抖音小说《摊牌了:我就是校花男友》北极熊不回家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摊牌了:我就是校花男友

小说:都市

作者:北极熊不回家

简介:刘浪,一个小混混,靠一技之长被大学破格录取。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浪给萝莉美女孙梦雨当家教,孙梦雨渐渐对刘浪暗生情愫。没想到,孙梦雨的父亲孙晓武是当地手眼通天的人物,当地的恶势力更是设计了一个连环局,一步一步地把刘浪拉进局中,刘浪受尽了委屈,也见到了不一样世界。而这些阅历,让他从一个受尽屈辱的小白,一步步变成了江湖上“教父”级别的人物。

角色:刘浪,黄毛

摊牌了:我就是校花男友

《摊牌了:我就是校花男友》第1章 大学!老子来啦免费阅读

坐在去南大的火车上,刘浪还对昨天晚上的事心有余悸。

刘浪父母离婚后,母亲一直在饭店干服务员,根本没时间管教他。

所以从高中开始,刘浪就跟很多社会青年混在一起,放荡不羁,久而久之就成了黎山二中的扛把子。

不过如果他要算是个痞子的话,大小也算是个“文痞”,因为他作文写得奇好,就是因为在一个全国性的作文大赛里获了奖,这才被保送的南大。

昨天晚上,他带着几个小兄弟去KTV唱歌,又跟人发生了争执,刘浪一个啤酒瓶子给对方头上开了花,对方报警,警察赶到的时候,刘浪已经跑了。

好在陈飞一个人把这事扛了下来,这才让刘浪今天能有机会去上大学,坐在火车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势装逼,顺便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大学!老子来啦!”刘浪背着个破背包,在南大门口喊道。

新生报到处更像是一个游客聚集地,站满了拉着行李箱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精神抖擞,都怀着对大学校园的无限憧憬。

刘浪生性不羁,此时更是孑然一身,没什么牵挂。办报到手续的时候,接待他的一个文质彬彬戴眼镜的学长问:“高中的时候有社团工作经验吗?”

“有啊!手底下几十号人呢!”

眼镜男眼神放光地说道:“加入我们科技协会吧,填张表就行了。”

“有女的吗?”刘浪问。

“暂时还没有,不过会有的。”眼镜兄充满信心。

“那你跟我扯什么蛋,我高中就天天带着一帮糙老爷们,上大学了,老子要谈恋爱!”刘浪说到最后一句时,激动地喊道。

偌大的报到现场立刻就静了下来,众人侧目望着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衣衫不整的怪物。

办完报到手续,刘浪来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刘浪冲了个凉水才发现,昨天来的急,洗漱用品都没带,只能从卫生间捡了半块不知被哪两位兄弟一起用过的香皂,在身上涂了起来。

洗完澡,刘浪望着镜子里那张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斜飞英挺的剑眉、冷酷锐利的双眸,嘴角微挑,长发齐肩,他指着镜子里的人骂道:“让你帅!让你帅!”

即使走得再匆忙,刘浪也是吹风机和发蜡不离身的,换了身衣服,又在宿舍好一阵打扮之后,才下楼去吃饭了。

刘浪吹着口哨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路上也能见到三三两两的女学生,有的衣着朴素,一看就是成绩好的老实人;有的衣着时尚,要么就是包臀裙,要么就是JK学生装,仿佛下一秒就会蹦沙卡拉卡跳起来那种。

快走到食堂转弯处的时候,只听一声大喊:“兄弟!”,着实给刘浪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烫着烟花烫,戴着墨镜,打了耳钉,浑身上下一身潮牌的年轻男子,不知道突然从哪儿蹦出来的,站在刘浪面前,身后还带着几个同样衣着时尚动感的女孩。

正诧异间,男的开口了:“怎么了浪哥?不认识了?”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说完摘下了太阳镜。

“宫少泽?”刘浪的眼睛瞪得像玻璃弹珠一样。

“是我是我!哈哈!”宫少泽笑着就把刘浪抱了起来。

这一幕被路过的几个女生看到,纷纷避而远之,生怕被眼前的基情四射了自己一身。

“哎哎哎!放下来,傻逼吧你!”刘浪骂道。

“嘿嘿!人家太激动了嘛。”宫少泽说。

“你特么少跟我用这种语气说话啊,老子高中忍了你三年了!能不能像个爷们。”

宫少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没想到被刘浪一巴掌从后脑勺扇了过去:“操!把头抬起来!你看你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跟个娘们似的。”

宫少泽抬起了头。

“你小子怎么也上了南大?”刘浪问。

“嘿嘿!第一志愿没考上,我爸掏的赞助费。”

“就你那成绩,还填了好几个志愿?”

“嗯!反正我就是奔着你来的,咱兄弟俩在这里又胜利会师了,你可要罩着我呀?”

宫少泽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学生装衬衫、蓝色蛋糕裙的女生从对面走来,刘浪痴痴地望着:女生个子不高,身材微瘦,白皙稚嫩的脸上泛着红晕,小鼻梁,单眼皮,薄嘴唇,两道细眉挑着额边的飞霞,单眼皮下嵌着似水的双眸,路过的时候传来一阵茉莉清香。

刘浪闭上眼睛吸了口气。

“浪哥?浪哥?你怎么了?”宫少泽好奇地问道。

“别说话。”刘浪慢慢睁开了双眼,望了一眼宫少泽,甩了下一头长发,说道:“少泽,你浪哥恋爱了。”

“什么?”

“想继续跟我混,得先纳个投名状。”刘浪伸出大拇指往自己身后指了指,继续说道:

“一天之内,我要那个女孩的全部信息。”说完,也不再跟宫少泽逼逼,独自一人往前走去。

刘浪吃了饭躺在床上,刚想眯一会就接到了宫少泽打来的电话。

“这么快就摸清楚状况了?”刘浪接起电话就问。

“浪哥,我被人打了。”宫少泽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在电话里说。

“哦。”刘浪满脑子还是那个女生。

“浪哥,你不来替我报仇吗?”

“浪哥,可疼了。”

“浪哥,我可提你了,他们说不好使,这就是不给你面子。”

“浪哥……”

“哎呀别逼逼了,说,在哪?!”刘浪实在忍受不了,骂了一句。

刘浪赶到的时候,宫少泽一个人坐在校外的花坛上,还抹着眼泪,一看到刘浪,立刻站起来迎了过去。

“谁打我兄弟?”刘浪上去问道。

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站了出来,摇头晃脑地指着刘浪身后的宫少泽说:“你他妈说要摇人,让老子在这等着,等了半天就摇来一个人?”

黄毛说完,隔着刘浪,扬起手来要打宫少泽,不过在手要落下的那一刻,被一只铁钳一样手抓在了空中。

“哎哟卧槽,给老子放开!”黄毛呻吟着骂道。

“就你一个人?”刘浪往四周看了看。

“就老子一人,怎么了,给我放开!”黄毛招架不住。

“你爹没教你怎么跟人说话?老子教你!”刘浪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黄毛疼得受不了,慌乱中伸腿就向刘浪的小腹踹去,被刘浪侧身一让,反关节把黄毛的胳膊又压了下去,提腿一个顶膝,不偏不倚落在了黄毛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

“错了没?”刘浪问道。

“错了错了,老大饶了我吧。”

“算你小子识相!老子打架的时候武藤兰还没出道呢!”刘浪放开了黄毛。

黄毛手上一轻,立刻向后撤去,愤恨地望着刘浪,边往后跑边骂道:“你摊上事了,懂吗?给我等着!”说完,擦了擦鼻子上的血,一溜烟就跑了。

黄毛走后,刘浪看了一眼宫少泽,转身就走。

“浪哥,浪哥!跟你商量个事儿呗?”宫少泽追着刘浪说。

“那女生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呃,时间太急,我只查到了她老爸是校领导,其他的还没来得及查。”

“我管她老爸是谁!我让你查的是她的年龄、班级、什么性格、喜欢什么!”

“别急嘛浪哥,会查到的,我先跟你商量个事,你搬我宿舍住呗?两居室套间,现在就我一个人住,我女朋友偶尔去一次,还空着一间房呢。”

“你女朋友?夏梦洁?”刘浪问道。

“是啊,你还记得她呢。”

“你小子够有本事的,把她也弄过来陪读了?”

“嘿嘿!她是自己考上的。”

“我考虑考虑吧。”刘浪说完就走了。

南州的夏天是一种潮湿的热,热浪一阵接着一阵,敷在人的皮肤上,让人静不下心来。

刘浪躺在宿舍的床上心烦意乱,墙上的风扇倔强地摇着头,把湿热的风吹在刘浪身上,他回想着自己的高中生活,一帮整天混在一起的哥们。

那段不愿想起的过去,此刻都往他的脑子里钻,让刘浪痛苦不已。幸好这时候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男生,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家长。

“哎呀,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连个空调都没有,还臭臭的。”女的捂着鼻子说。

男生发现了上铺的刘浪,但没说话,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在了角落。女的跟着走到了宿舍中间,才发现上铺穿着大裤衩躺着的刘浪。

“哎呀!怎么还有个人!吓死我了!”女的喊道。

“你好,怎么称呼?”刘浪没理女的,跟男生打招呼。

男生看了看女的,又思索了一下,说:“喊我ABC吧,毕竟我们还不熟。”

这逼装的,老子给你99分,少一分那是父亲对你的鞭策!刘浪在心里骂道。转念又一想,不行不行,老子才不要找个这样的女人。

没想到男生不说自己的姓名,反而问了刘浪一句:“你呢?怎么称呼?”

“哦!我叫E、D、M,ED,EDM。”刘浪说完,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宝宝啊,听妈妈的,我们不要住在这里的啦,你看第一天遇到的人就好奇怪啦,以后你会跟着学坏的!”

刘浪旁边的上铺还没人住,上面摆了几个塑料盆,他此时再也受不了这一家子的装逼行为了,所以拿着一个洗脸盆就往下面没人的地方扔了下去。

“咚!”洗脸盆的质量倒不错,在地上弹了几下还没碎。

“要死啊你!干什嘛!要造反啊!我家宝宝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室友啊!走,宝宝!我们换豪华套房!”女的骂道。

刘浪翻身一跃下了床,捡起地上的洗脸盆拿在手里,望着女的。

“你要干嘛!”女的惊恐地望着刘浪。

只见刘浪微笑着扬起洗脸盆,突然重重地朝地上摔去!洗脸盆应声而碎。

“啊……要死啦要死啦,我们快走我们快走!”女的捂着耳朵喊道。

“你们不用走,老子走行了吧!”刘浪把衣服塞进背包,路过一直没说话的男生父亲身边时,拍了拍男的肩膀,笑着说道:

“大兄弟,你不容易啊!趁着年轻,再找一个吧。”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宿舍。

大兄弟?我儿子的大学室友喊我大兄弟?男的愣在原地,一脸黑线。

原创文章,作者:北极熊不回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9%83%bd%e5%b8%82/7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