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非常宠爱》耳丰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非常宠爱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耳丰

简介:重生回高二,孟听短暂生命里最好的一年。她这回一定要好好活。重拾跳舞的梦想。不再为了救火灾里的白眼狼妹妹毁容,保护好自己的容颜。更不会去招惹江忍,那个后来高举屠刀杀人的恶魔少年。然而高二这年夏天,孟听回去拿自己的英语书。楼梯转角处,不良少年们聚众抽烟。她停下脚步不敢过去。却不期然听见那个痞坏少年江忍笑得肆意张狂:“老子喜欢什么样?孟听那样的。”

角色:贺俊明,舒爸爸

非常宠爱

《非常宠爱》第1章 重回高二免费阅读

“姐,我求你了。底下那么多人,你总不希望我以后在学校过不下去吧?”

孟听意识清醒的时候,就被人推着往前走。

听清这个熟悉的声音,她心中一颤,下意识转身狠狠抓紧了女孩的手。

舒兰差点尖叫出来:“姐姐,疼啊,你放开我!”

孟听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她眼前一片灰暗,像是世界被遮上了一层幕布。

孟听怔怔去摸自己的脸,她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眼睛涩疼。而眼前的舒兰看上去十六七岁,声线也要稚嫩些,舒兰看她一眼,警惕道:“你都答应我了,不会反悔吧?”

反悔?

孟听用疼痛的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她们在一个很暗的地方,前台音乐声响起,传到后面成了很模糊的音律。孟听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白皙纤弱的手在昏暗的光下美丽精致,完全没有烧伤以后的狰狞可怖,她不由出神。

舒兰见她不对劲,心里一惊,生怕她看出了什么,放低声音:“姐姐,这是很重要的考核,要是没有通过,爸爸知道了病发怎么办……”

孟听这才转头看她,她想问问舒兰:为什么松开了那条绳子,让自己死在了山体滑坡中。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然而可怕的失重感以后,再睁眼,就回到了五年前。眼前的舒兰稚嫩,场景也很熟悉。孟听记得这件事,这一年她高二,被舒兰求着帮忙过艺术考核。

舒兰说,如果不过的话,以后在学校会被人瞧不起。舒兰的钢琴只学了两年,并且没有什么天分,充其量是个半吊子,孟听被她磨了很久,顾及到舒爸爸的身体,终于答应帮妹妹这一回。

兴许是第一次做坏事,她的人生从此走上了糟糕的轨迹。

被人挖掘出李代桃僵后,学校的同学看她眼神微妙。

而两个月后眼睛好了,孟听一跃成为七中的校花。她的眼睛不见天光三年,大家都只当她是盲人。然而这样的美丽却在这年毫无保留绽放出来,让学校很多男生甚至见了她走不动道。

孟听却为了救舒兰被烧伤毁容,然后舒爸爸遭遇不幸,自己被亲戚排挤,最后悲惨死在滑坡中。

而此刻,眼前的舒兰小声说:“姐姐,我保证,这是日常考核,不是排名计分的,不会对别的同学造成影响,你也不想我高中三年被人瞧不起吧。我们家本来就穷,因为你的眼睛……”她猛然打住,忐忑看孟听一眼。

孟听心中微颤,几乎一瞬间懂了她的意思——为了治疗你的眼睛,我们家如今才这么拮据。

但好笑的是,舒兰在这所学校,一年的学费也高昂得吓人。

而且重活一回,孟听知道舒兰在骗自己。

这哪里是什么艺术考核,分明是为了台下的江忍。这年江忍犯了错,被江家逐到利才职高来念书,一整个年级的女孩子都在为了讨好他做准备。

开学的才艺大赛,舒兰死要面子报了名,临阵才知道自己的才艺拿不出手,求孟听李代桃僵。

在H市,没有人不知道江家。

江家百年大族,这所临海城市,一大半房地产都是江家名下的。新开盘沿海地带的海景别墅也是江家的楼盘。没人知道江忍犯了什么错,但哪怕是杀人放火,这样的有钱人,一辈子也可能只遇得到这么一个。江忍作为江家唯一继承人,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个好玩意儿,然而还是铆足了劲往他身边凑。

舒兰也不例外。

舒兰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老江总对亡妻的感情。江忍的母亲是名副其实的贵族淑女,才华横溢,冷傲如雪。纵然死了很多年,老江总都没有再娶。

于是舒兰打算用才艺讨好江忍。

孟听只觉得浑浑噩噩,重来一回,她既感激又茫然。不说别的,此刻面对眼前这个白眼狼妹妹,孟听就不知道该怎样对她。

而江忍呢?

她记起上辈子翻墙过来看她的少年,追公交车三公里只为让她回头看他一眼的江忍。

大家都知道江忍有暴躁症,克制不住脾气。可是孟听还知道,他的感情近乎病态偏执。她这辈子不要和他沾上半点关系,她的记忆里,他几年后杀了人。

这种人惹不起,难不成还躲不起吗?

“有请高二(八)班,舒兰同学。”

主持人清脆的声音传过来,舒兰一咬牙,连忙把白色的礼花蕾丝帽给孟听套上。还伸手拿走了她的墨镜。

暗色光下,舒兰对上她那双明丽空灵的眼睛,有片刻失神。

谁会想到盲人墨镜之下,是一双比星空还漂亮的水瞳呢?舒兰觉得又恨又快意,快意的是,三年以来,大家都以为孟听是个残缺的盲人。

一个盲人,几乎没人把她和美人联系起来。美丽被敛住锋芒,无人窥其左右。

舒兰回了神,知道这个姐姐温柔脾气好,轻声道:“姐姐,我提前给我朋友说了打暖黄暗光,你待会儿眼睛疼就闭上。你记得琴键的吧?应该没事,拜托你了。”

想到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舒爸爸。

孟听愣了愣,她思绪有些迟缓。直到被舒兰推上了舞台。灯光一瞬打在了她身上。

舒兰没有骗她,舞台的灯光为了顾及她不能见到强光的眼睛,成了昏暗的暖色。这一年孟听的眼睛才做了眼角膜手术,戴了三年多墨镜,一直用盲杖走路。月前做完手术,原本还要两个月才能摘下来的。

台下从她出场后就鸦雀无声。

白色蕾丝花帽子盖住她大半张脸,隐隐能看见美丽的轮廓和小巧白皙的下巴。她穿着白色丝质长裙,腰间红色系带,及腰长发披散在腰间。脚上一双黑色小皮鞋。

她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月光女神。

孟听敛眸,她知道江忍就在礼堂最后面。

她告诉自己不要慌,他都还不认识她。她现在代替的是舒兰。

不远处灯光下有一架钢琴,黑白琴键熠熠生辉,有种别样的雅致。

孟听看着它,心中有片刻温柔。

她在凳子上坐下来,双手放在琴键上,久远的记忆温暖,琴声响起的一瞬让她身体微颤。她终于有了重活一回的真实感。

下面静成一片。

这里是职高,大多数人会辣舞吉他,然而很少有人选择弹钢琴。

半晌,下面轻声道:“八班的人啊,好漂亮。”虽然轮廓朦胧,但是莫名就觉得美,说不上来的好看。

“她弹的什么?”

有懂钢琴的人说:“贝多芬的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

“卧槽啥玩意儿名字这么长?”

“……也叫月光奏鸣曲。”

“她叫什么?”

“主持人有说,八班的舒兰。”

舒兰悄悄从帘幕后看,既高兴又愤恨。她知道孟听多厉害,从小就知道。如果不是眼睛受伤,孟听的美丽有所收敛,这几年早就闻名整个学校了。

然而高兴的是,这一场以后,出名的人会是她。

孟听再厉害又怎么样?荣誉全部是她的。

而且,舒兰往大厅后面望。

展厅最后面,银发的少年扔下了手中最后一对K,钢琴声响起的一瞬。他抬眸往台上看过来。

她心跳加快,江忍。

江忍这年头发是灿烂的银色,穿着黑衬衫和夹克外套,外套敞开,有几分不羁。他没有规矩地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更高的扶手,腿肆意曲起,脚踩在旁边男生的软座位上。

那同学被踩脏了座位却不敢吭声,只能僵硬坐着。

贺俊明看着台上,嘴巴张大,半晌回过神:“她是我们学校的啊?”他心里嘟囔,不像啊。

利才职高是有钱子弟的天堂,一群人成绩死烂,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就真还没这种感觉的女生。

怎么说呢,纯然干净得不像话,把他们秒杀成小混混似的。

方谭也啧啧称奇,忍不住看了眼江忍。

江忍点了根烟,也没抽,夹在指尖。觉察到方谭的视线,他把烟叼唇间:“看老子做什么?你还真信那些传言?”

方谭怕他生气:“不信。”

他们清楚,江忍其实最讨厌这种女生了。

因为忍哥的母亲嫌弃他父亲一身铜臭粗鄙无知,看忍哥和他父亲永远只是像在看脏东西。

这种女人,永远都是心比天高。也不想想,没有钱哪里堆得出她的衣食无忧和高雅。

江忍离得远,看不清她长什么样。然而琴确实弹得好,他双指取下烟。目光仍是落在她身上。

孟听垂下长睫,她最敏感的,就是江忍的目光。这回她可不傻,手指按下去,她右移了一个键,刻意弹错了一个音。孟听少弹了好几个黑键,下面观众这才没了这股子惊艳感,叽叽喳喳开始吵闹起来,各玩各的。

舒兰不可置信地愣住了。

孟听怎么弹错了?

江忍嗤笑了声,这种也敢出来丢人?他移开了目光,让贺俊明重新洗牌。

孟听不想让舒爸爸难过失望,但是也不会再帮舒兰。上辈子就是因为今天太过瞩目,让舒兰成了学校的名人,报出李代桃僵的事,影响才会那么大。

她弹完鞠了个躬,撑着涩疼的双眼退了场。舒兰赶紧把她拉到更衣室:“你怎么弹错了……”

孟听摸索着戴上墨镜,光线这才让她好受些。她并不回答舒兰的话,舒兰更急别的事,也不在意:“我们快把衣服换回来。”

两姐妹换好衣服,舒兰忍住腰线紧绷的感觉,嘱咐孟听道:“你记得要从后门走。”

孟听猛然拉住她的手臂:“舒兰,你讨厌我吗?”

舒兰神色僵硬了一瞬,半晌笑道:“姐,你想什么呢,你那么好,我怎么会讨厌你。舒杨不喜欢你,可是我一直很喜欢你啊。”

孟听放开了她的手,无力地闭了闭眼。撒谎。

重活一回她才懂,舒兰和舒杨这对龙凤胎兄妹,一个表面喜欢她,却恨不得她去死。一个表面冷淡,却愿意筹钱帮她治疗烧伤。人心隔肚皮,偏偏要付出太多代价才能懂。

只遗憾她前世还没来得及长大就死去。

但这辈子不会了。

重回高二这一年,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孟听目送着舒兰提着裙摆匆忙往外走,她知道她要去找江忍。前世因为江忍漫不经心说了句不错,舒兰就兴奋到不行。这回呢?江忍还会对冒牌货舒兰感兴趣吗?

她拿起自己的盲人手杖,推开后门走出去,一瞬间十月金秋落入眼帘,眼前却是一片灰色。鸟鸣声清脆,有几分秋天的冷意,路两旁花儿盛开,有种雨后淡雅的香气。

太阳出来了,孟听闭上眼,慢慢向前走去。手术很成功,还有两个月,她就可以重新看看天空和阳光。这辈子什么都来得及。

“忍哥,看那里。”贺俊明一脸欲言又止。

休息室窗外看下去,天空碧蓝如洗。一个穿着七中校服的女生,拄着手杖往校门外走。

江忍手搭在窗台,目光顺着贺俊明的手指看过去,落在孟听纤弱的背影上。

原创文章,作者:耳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9%83%bd%e5%b8%82%e7%94%9f%e6%b4%bb/8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