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重生:全职道士》风间彻的迷弟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全职道士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风间彻的迷弟

简介:王衍出身琅琊王氏。外表清明俊秀,风姿安详文雅,笃好老庄学说,颇有时名。少时沉迷五术,后步入仕途,惨遭诬陷,身死之时天生异象,人生种种皆成过往。从恍惚中醒来,王衍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殊不知:重生轮回一夕间,世上繁华已千年……(重生+都市修真+道术+医仙+无后宫)五术:山、医、命、相、卜五术。山:就是仙术。医:就是医术。命:命理之术。相:现象界形相的一种方术。卜:卜算之术。

角色:王衍,吴愆

重生:全职道士

《重生:全职道士》第1章 时也命也免费阅读

“天下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这样的人害的!”

“孤如此器重他,但是他并没有心怀天下,是只想着自己!”

“不用说了杀掉他!”

这个愤怒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但是不能用刀枪剑戟伤到他,去吧,孤倦了……”

恍惚中,似乎有个长相俊逸跪拜在地的男子,他似乎想要辩解什么,只不过言谈举止略带几分阴柔,用风姿卓越来形容也不为过。

还来不及听清楚跪拜的男子说了些什么,突然一片漆黑。

下一刻那男子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扔进一个深坑之中。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土坑上的士兵拿着铁铲开始往下铲土。

黄土慢慢没过他的脸庞,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大道通天,气御阴链,拘魂锁魄,封吾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语毕,王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咬碎了藏在口腔内的那颗花生仁一般大小的黑白双色丹丸——阴阳墨。

王衍穷其一生也就炼制了这样一枚,他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一枚小小的丹丸之上。

所有人都没发现,天上的云团忽生变化,涌动之中,出现一个酷似阴阳鱼的图案……

夏季的长沙,天亮得比较早,这才刚过六点,天就已经大亮。

“咳咳咳!”王衍猛咳了几声,然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那样子特别像窒息昏迷之后被人救醒一般,自己好像躺在一张蓬松的沙发之上,身边好像有人,那一股芬芳淡雅而又清甜应该是一个女孩子。

“爷爷,这个小哥哥醒过来了!”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传入王衍耳中,王衍努力的睁开眼,看清了面前的女孩子,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算不上明媚动人,却给人一种看上去很舒服的感觉。

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现在这社会,别人看到老人家摔倒在地都不敢过去扶一把,你倒好,捡一个被西瓜砸的回来。”

“爷爷,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咳,你可拉倒吧,我还不了解你,要不是这小子还有几分姿色,估计你也不会叫人把他抬回来。”说话的是一个瘦瘦的有些佝偻的老爷子,前脚踏进门内,忍不住白了自己孙女一眼。

“生怕你捡个祸害回来,没想到这个小子命还挺硬,看上去没啥事了。”老爷子背过手去,走到一面满是小抽屉的巨大立柜前,从衣衫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一副老旧的花镜慢慢戴好,然后双手叉腰仰着脖子仔细打量着药柜上贴着字的标签,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王衍勉强起身,刚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腿使不上劲,双手在两只腿上分别抱住轻抬了几下,脸色有些难看。

“你没事吧?喂?你怎么了?”女孩神色有些紧张,“你是个瘸子?”

女孩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是疑惑,女孩的爷爷是省中医院附属医院的退休名医,女孩从小耳濡目染得也懂一些中医之道,在这个男子昏迷的时候,女孩有替他把过脉,男子身体健康只是有些气虚,应该无大碍才是,怎么现在看上去下肢瘫痪了一般?

王衍忽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双手将双腿慢慢抬了起来,以盘膝的姿势放好,女孩不知道眼前的男子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看得出应该一种运气的方式。

王衍双手掌心相对,放置丹田处,随即勾起手指成爪状,女孩还没来得及看清王衍的动作,王衍的右手如鬼魅一般,在半空之中留下一道虚影。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王衍引气于指尖,以气力冲击双足足底的涌泉穴,后绕手肘直取脖颈右侧天柱穴,经由百会穴,最后双手反绕气冲肾俞穴。

当自己的孙女询问那个被救回来的男子时,老爷子便撇过头看了一眼那男子。

没想到却看到了刚才那一幕,老爷子忽然有些激动得走到男子跟前,“小兄弟,你这可是那引气归元点穴法?”

“呼……”王衍吐出一口浊气,又尝试起身,这一次没有任何障碍,看来是治好了这癔瘫之症。

“没想到竟然有人认得这引气归元点穴法。”王衍的声音温润如玉,让人听着如沐春风一般。

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不禁想起了久远的那段过往,自己名扬四海、身居高位,长幼相伴,共享天伦,然而风气所趋,积重难返,最终死于黄土之中。

他从来不觉得顾小家而不顾大家就是错误的,就是该遭受唾骂甚至被迫至死,天道轮回从未降罪于有才之人,有才未必就得为国为民,自己没有那居庙堂之高的抱负,只想简单平凡的度过自己的人生,可一切事与愿违,好在老庄之道给了自己一个重新活过的机会……

这具身体的魂魄虽然已经逸散,但脑海之中还留有一些跟这具身体有关的信息,让王衍了解到——此人名为吴愆,是长沙吴氏后人,本该是豪门少爷,却因其母婚外与多名年轻大学生有染,被其父发现而家暴致死,其父情难自禁最终也选择服药自尽,导致吴氏族人视其为不祥之子,父母双亡之后家族中再无亲情可言。一次在与族中长辈辩理之时被当众掌嘴,吴愆不堪受辱,夺门而出,夜里买醉稀里糊涂地走到湘江风光带,在一处阴暗过道处不幸被人从后面用西瓜砸昏了脑袋,当场晕了过去。偷袭者掳走他的钱财后便转身逃走,没想到这一砸碰巧砸到了脑干,如果换做常人或许只是昏迷一下,而酒精麻醉下的吴愆直接呼吸抑制一命呜呼,没想到却被钟情五术的王衍附身……

王衍打量了一下房屋内的摆设,看了看靠近门边的立柜,忽然拱手施礼,“多谢老丈搭救,没想到醒来遇见的第一个人竟然也懂得五术之医道。”

“咳咳,我可没功夫救你,要不是我孙女去江边晨跑碰到你了,你可能不是昏死就是冻死了,穿的那么单薄还一身酒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孩子。”老爷子似乎并不买账,往前走了两步,“少跟我来这些虚的,你家人在哪?看你的样子也没有钱,打个电话喊他们来接你走,顺便把雇人抬你的钱给我报了,住宿费我就不收你的了。”

“爷爷,你怎么开口闭口都是钱啊,再说了,那两个外卖小哥也没找我们要钱啊。”女孩有些不好意思戳穿了老爷子的谎话。

“你你你,你要气死我嗷,现在这社会干什么不要钱?要不是咱们家有这老房子,我们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开这么个诊所了。”

“好了好了,别气别气。”女孩连忙跑过去温柔地拍了拍老爷子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他。

吴愆倒是十分耿直,“我被家人赶出来的,哪还有什么家人啊。”

“那你有手机没有,微信转账也可以。”

“我没钱没手机,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没了,我有的就是你们能看到的。”吴愆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却是身无分文。

“可是爷爷,咱们也没做什么啊,本来不是想着天亮送他去医院吗?没想到他自己醒了。”

“什么都没做?怎么就什么都没做了?咱们没有给他号脉吗?没有我们的好心,估计他早就死在江边上了。”

“没关系的,我爷爷说笑的,既然没事了,你就走吧,别说什么气话,家人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就像我和爷爷是彼此的后盾一样。”女孩笑得很灿烂,“是吧,全世界最最最帅的爷爷。”

“你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哼,气死我了。”老爷子假装生气拿手指戳了戳女孩的头,不过却没有再坚持索要报酬。

可接下来吴愆说的话,让原本不愿再咄咄逼人的老爷子怒火再次被点燃——

“可是我不知道去哪,我现在无家可归,只能听天由命了。”

“要不我就留在您这给您打个下手?”

老爷子并不知道吴愆刻意要求留下并非其耍无赖,而是因为身体里精于五术的王衍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

作者有话说:

改文,重新整理

原创文章,作者:风间彻的迷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9%83%bd%e5%b8%82%e4%bf%ae%e7%9c%9f/3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