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糖百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小说:种田

作者:糖百万

简介:【空间&锦鲤&甜宠1V1】现代孤女魂穿古代八岁奶娃,刚穿越就被后娘卖到更穷的人家当预备儿媳…宁金金自掐人中:心态啊你再挺一会儿!不料重生后运气爆棚:准公婆善良明理;两个弟弟聪明懂事;遭后娘虐待的丧门星被婆家宠成掌上珠;洗个衣服肥鱼上钩;打发个极品还能得到灵泉空间…宁金金挽起袖子带着全家脱贫暴富,可就在她准备功成身退游山玩水的节骨眼,征兵离开的未婚夫堵上了她:夫人,哪儿走?

角色:宁金金,杜二哥宁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

《福运农娇:一品锦鲤夫人》第1章 白捡一条命免费阅读

“老娘就没见过这样的人,翻脸就不认账,白眼狼!”

妇人尖锐的骂声刺进宁金金的耳膜里,叫她猛地打了个激灵。

宁金金眼皮似有千斤重,好不容易睁开条缝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纤细的腿,在干燥的土路上拖着,烟尘阵阵。

宁金金甩了甩昏涨涨的脑袋,顺着视线仔细看去,腿上裹着灰蓝色布料做成的裤子——宁金金一眼就认出来这料子,粗糙的麻布,居然没有一点混纺,拿来做抹布都嫌硌手。

再往下是补丁绽线的破布鞋,裤子明显短了一截,露出黑黢黢的干瘦干瘦的脚踝来,细得不像个大人,倒像个六七岁的孩子。

她这是在哪儿啊?

她明明记得自己毕设刚通过,正准备回出租屋找闺蜜小小庆祝一下,结果刚走到学校门口,一辆重卡就碾了过来,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应该是死了的,那种程度的车祸,她绝对活不下来。

现在是怎么回事?

“娘,阿娘,阿娘……”

女孩儿一声声叫着“阿娘”,声音模模糊糊,嘶哑难听,像是随时都能被风吹断,叫人听了心下不忍。

但这“不忍”并没有蔓延到把宁金金骂醒的妇人身上去。

“叫什么叫?!赔钱货!让你叫,让你叫!一个死鬼,有什么好叫的!”

妇人像是急了,手下的力气越发重了,宁金金疼得倒抽了几口凉气,倒是更清醒了一点。

原来叫“阿娘”的女孩儿不是别个,正是她自己。意识到这点,宁金金果断先控制着闭上了嘴,而后才发现自己是被一路喝骂不停的妇人揪着后脖领子拖行,怪不得一睁眼先看到拖在地上的腿,怪不得胸口闷得喘不过气。

宁金金连翻了几个白眼来回敬妇人的粗鲁行为,可惜对方根本看不见,嘴里依旧不干不净地换着花样骂,听得宁金金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脑子嗡嗡地响。

那妇人拖着宁金金一路走一路骂,宁金金也已经过了最早的不适应,试着扑腾了几下手脚,又换来几句又尖锐又难听的骂声,但也成功让她反应了过来。

她怕不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白捡了一条命回来!

她现在在哪儿?现在又是怎么个情况?穿越了也就罢了,怎么她穿得这么破旧?还有,为什么背后这个女人要把她拖在地上走?!

土路上难免不平,遇到个石头什么的,她这具身体好像瘦到了极致,双腿偶尔蹭过石块都有种直接硌着骨头的疼。

兴许是她太瘦太轻了,加上拖着她的妇人力气又足,从宁金金醒过来这一路上速度丝毫不见慢。

宁金金忍着身上的不适,脑子里一大片问号,抬起眼来看了看周围,只见土道周围一片光秃秃的干黄,太阳斜斜地挂着,一阵风扑过来凉意透骨,正是深秋时节。

宁金金刚想张嘴说句什么,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感,热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滴下来,洇进一只眼睛里,视线顿时被模糊的红色覆盖。

宁金金连忙颤颤巍巍抬起手摸上去,额头上没伤,紧靠着发际线的头发却被血给浸湿了,好歹不是伤在脸上。

只是就着这股子痛感,她脑子里又是一阵疼,浑身酸乏得让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嗓子干渴嘶哑地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妇人拖着她一路疾行。

只要,只要不是带她再去死一遍,怎么着都行。

宁金金抱着这个想法,决定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说,先看看情况再说,反正眼下什么都干不了。

宁金金被脑袋上的伤口和丝毫不人性的交通方式折磨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直到被拖过了一个路口,路口上种着一棵已然光秃秃的大柳树,柳树底下是个巨大的磨盘,宁金金想,这必然是个村口了。

再往里走,拖着她的妇人拐了个弯,宁金金才看到了低矮的房子和人。

“呦,这不是宁家夫人么,怎么又来了?还是来找杜二家?”

村里路上三三两两走过一群妇人,身上穿着粗布的袄褂,手里要么拿簸箕端着新鲜的菜,要么背着脏衣篓子,看样子像是要去河边洗衣洗菜去,但现在都停下了脚步,一个个眼神不善。

几个妇人脸上带着笑,却不是好笑,最先开口的那个话里虽没有什么不对,但阴阳怪气的,宁金金只觉得死死攥住自己后脖领子的手更紧了。

“你们管我是干啥来了,一天天的饭都吃不饱还管上别人家的闲事来了?!我呸!”

“你啐谁呢!也不看看这里是哪儿,这里是丁家堡,不是你们青里堡!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宁家大奶奶了,还说我们穷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儿,一个暗门子,腌臜货,白倒贴都没人要的东西!”

“杜二哥宁嫂子是多好的人,怎么就被你这么块狗皮膏给沾上了!”

拖着宁金金的妇人是个泼妇,村子里碰上的这几个女人也不是好相与的,话不投机半句多,在村口就骂了起来。

“我呸!你个贱人死娼妇,老娘今天非撕了你的嘴不可!”

妇人被几句话气得浑身发抖,竟一把撂下了宁金金,张牙舞爪地就要往村里几个女人身边扑过去。

几个本村的妇人人多势众的,哪里怕她这个,这个摁了手那个扯住腿的,几个回合下来,妇人发髻也松了,身上穿的半新不旧的桃红袄大红裙沾满了浮土粉尘,看起来异常狼狈。

若非宁金金重伤在身,定要挣扎着爬起来拍手叫好。

那妇人吃了一个大亏,被薅下了不少头发,疼得狠了,脸上青青红红的,一层厚厚的粉都花了,连拉带扯地离开战圈。

几个女人也同仇敌忾地出了气,脸面越发高昂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妇人不是孤身一个来的,地上还半死不活地躺着个宁金金。

“哎呦,这不是宁家的姑娘吗,怎么伤成这样?!这死娼妇,心也太歹毒了!”

“这可咋整,这孩子不能……不能没了吧!”

宁金金躺在地上,听着一声比一声高的猜测,连忙动了动腿,示意自己还活着,还值得抢救。

“还动呢还动呢!快叫人去,快把宁嫂子叫来!”

“还叫啥叫啊,天怪凉的,就这么躺着非死了不可!”

宁金金用余光吃力地觑着,见说话的是那个背着脏衣篓的村妇,脸上的焦急不似作假,把手里的衣服篓子往地上一放,直直地走过来,村里的女人常年惯做活计力气大,一伸手把宁金金从地上给抱起,大步就往村子里走。

看样子应该是要把她送到那什么“杜二哥”“宁嫂子”的家里了。

宁金金仍旧是迷迷瞪瞪的,听着他们说的人像是认得又像是不认得,脑子里虽然有些画面,但都同她穿越前的记忆搅合在一起,一时根本想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被打的妇人是“宁家夫人”,又有一个“宁嫂子”,她自己又是“宁家姑娘”,实在是有够乱的。

宁金金在妇人的怀里,知道自己大概率能得救,一直强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彻底昏了过去。

——

作者有话说:

新人发文,给读者老爷们避个雷点:女主还小,所以男主出现的比较晚一点点;空间出现也需要一个小小的过程,金手指稍迟但到!最后,觉得还可以的话就加入收藏给个高分吧~给小可爱们比心~

原创文章,作者:糖百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a7%8d%e7%94%b0/5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