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都市玄黄至尊》六子吃凉粉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玄黄至尊

小说:神医

作者:六子吃凉粉

简介:世间谁敢称无敌,唯我玄黄至尊!玄黄之气乃是开辟天地之气,万法之源头修行、风水、医术、星象、问卜……无所不能上可摘星拿月,下可定人生死富贵三年前,王宇是创建阿腾网络的互联网首富,遭好兄弟算计死亡。三年后,王宇获得玄黄之气传承,在另一个叫王宇的渣男身上复活。在复仇的过程中,拳头渐渐挥向了世家、古族、皇族、修行、神话……

角色:王宇,杨宙

都市玄黄至尊

《都市玄黄至尊》第1章 前世今生免费阅读

“老公,我生了,是个女儿。”

王宇因为工作,没有赶上女儿的出生,看着手机上发来的照片,万分心痛,脸色都有些扭曲。

一脚油门猛踩下去,红色的跑车如同一道火焰利箭划破夜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急速向前。

大雨倾盆而下,却浇灭不了王宇焦急的心情。

“咦,怎么回事?”

王宇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阵恍惚,耳朵也听不清声音,却还是强打起精神,踩下了刹车。

“砰!”

一辆大货车急速撞了上来,红色跑车开始扭曲、变形、破碎,在空中翻起了跟头,洒下一地的玻璃碎片。

“哧!”

红色跑车四轮朝上,在地上划过长长的痕迹,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并留下长长的血痕。

这时,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打着伞,从大货车上走了下来,长相英俊,气度不凡,只是眉宇间透着一丝狠辣,漫步来到红色跑车跟前,缓缓点上一支烟,蹲下身子,看着车里的人,嘴角出现一丝笑意:

“王宇,你放心的走吧,你的老婆、孩子,我都会帮你照顾好的!”

“哦,对了,在我的带领下,阿腾网络会更上一层楼的。”

王宇感觉到生命在飞速流逝,手脚无法动弹也感应不到,用力抬起头,眼皮似乎有千钧重担,双眼一片血红,嘶声问:“杨宙,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这时,腰间祖传的玄黄玉佩因为碰撞出现一丝裂痕,并且浸染上了王宇的鲜血。

杨宙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把烟丢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用力碾了两下,仿佛在踩死一个蝼蚁,大声咆哮:

“你竟然在问我为什么?我只是在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没有我杨宙,你王宇算个什么东西?只是一个臭写代码的废物!”

“是我拉来的投资,是我开拓的市场,是我打造了整个阿腾网络,可世人皆知你王宇,不知我杨宙,这公平吗?”

杨宙很快平静下来,再次蹲下,点上支烟:“你放心的去吧,我都打点好了。”

“明日头条,阿腾网络天才CEO王宇,酒驾身亡!”

“好兄弟杨宙挺身而出,成为女儿教父,照顾妻儿老小,带领阿腾再次腾飞。”

王宇拼命挣扎,重伤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用最后的力气呼喊:

“杨宙,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报仇……”

眼前一黑,微弱的生命之火熄灭。

祖传玉佩,已经浸染了鲜血,闪过一丝玄黄光芒。

王宇感觉冰冷、枯寂,一望无际的黑暗,内心涌起巨大的恐慌,大脑中出现一个念头:我真的就这么死了?

这时,眼前出现一丝玄黄光芒,仿佛飞蛾扑火,王宇便跟了上去。

轰!

穿过天地玄黄,越过宇宙洪荒。

一眼万年,贯穿古往今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一刹那也可能是永恒。

这丝玄黄光芒,终于脱离黑暗,回归现实。

王宇睁开眼睛,感觉光亮有些熟悉与刺眼,展开白嫩的双手,感叹:我竟然又活了过来?

“嘶,头好疼!”

王宇双手捂着脑袋,脸上青筋抽动,大脑撕裂般的疼痛。

海量的信息仿佛火山爆发,一下子全部涌入脑中!

玄黄之气,开辟天地的气息。

大道之机,天地之源头。

古有老子一气化三清。

后有姜子牙封神天下,

诸葛孔明、刘伯温算无遗策,扶天子以上位,救万民于水火。

天地间各种奇人异事,都有玄黄之气的影响。

王宇祖传的玉佩其中,蕴含一丝玄黄之气,受这丝气息影响,成就一番伟业,成为最年轻的互联网首富。

却没想到,因为杨宙的算计,在死亡重生之下,王宇与玄黄之气完全融合,彻底掌控,更胜以往千百倍。

王宇消化着大脑中的信息,微微摇头:这个身体竟然也叫王宇!

“杨宙,等着我的报复吧,我要让你失去一切,千万倍的承受我的痛苦!”王宇缓缓站了起来,脸色铁青冷酷,随后变得柔和与迫不及待起来:

“女儿,爸爸来看你了!”

他准备回去看望自己刚出生的女儿,以及向好兄弟杨宙复仇。

“咔。”

房门打开,一个拎着菜、肚子微微突起,长相貌美的女人走了进来,看着起身的王宇,脸色上出现一丝慌乱:

“你饿了是吧?不要着急,我马上去做饭!”

女人吃力的蹲下身体,熟练的处理食品袋中的蔬菜,为午饭做准备工作。

王宇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女人,大脑中出现熟悉的信息:

伊梦,他的老婆,大学时的校花。

由于他的长相,以及热情的追求,从无数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抱得美人归。

然而,却得到丈母娘的全力反对,遭到从生活到工作的全方位打压。

夫妻两人虽然也是名牌大学出身,却一事无成,没有哪家公司敢要,生活困顿无比。

两人也不甘示弱,生米煮成熟饭,直接怀上了孩子,用来表达不妥协的态度。

当然,引来了,更为严重的打压。

“唉!”

王宇叹了口气。

伊梦对他倾心一片,王宇却是别有用心,一切追求都是为了伊家的家产。

从头到尾,说不上有多少有真爱在其中。

后来,谋求家产不成,剩下便全是厌恶与反感。

轻则谩骂,重则动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惜,实在是渣男中的渣男。

这般让人怜惜的女子,实在不该如此对待。

不过,他还有要事要处理,刚出生的女儿与老婆等着照顾,实在不能多耽搁。

大不了,以后多加补偿。

王宇想要迅速离开这里,道:“你别做我的饭了,我有事情要处理!”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灵验的。

伊梦似有所察,脸上有些恐惧与哀求:

“你要走了是不是?”

“能不能不要走?我会好好听话的,我刚找到第二份工作,能赚更多的钱,我们娘三可以好好活下去的。”

“我从小没有爸爸,我不想我的孩子也没有爸爸,能不能不要走?”

王宇的脚步停下了,变得沉重起来,再也迈不出下一步。

往日的记忆缓缓涌上心头,他终究放不下这个女人。

王宇转过身,打量着伊梦,缓缓走了过去,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放心,我不走。”

终日的劳作让伊梦皮肤稍显粗糙,却也掩盖不了本身的天生丽质,只是左边脸上有一些淤青,那是昨夜王宇酒后留下的伤痕。

伊梦看着缓缓靠近的王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以后会好好听话的,再也不惹你生气。”

王宇心中出现一丝绞痛,一把抱住了伊梦:

“你放心,我不走了,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伊梦愣了一下,更加用力的抱住了王宇。

“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些日子受的痛苦与委屈,都值了,一颗悬着的心,也缓缓放了下来。

“王宇,你快给老子滚出来,你欠的债该还了?”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道残忍的怒吼从门外传来。

“嘭!”

出租屋大门,被人用暴力从外面一脚踹开,走进来三个彪形大汉。

陈虎走在前面,脖子上戴着个巨大的金链子,一口大黄牙,嘴里叼着烟,轻蔑的扫了王宇一眼,嘿嘿笑道:“小子,你借的钱,该还了?”

王宇皱眉,有些不满:“还款日不是七天之后吗?你急什么?”

这钱乃是他昨天晚上借的。

当天下午,母亲病重病住院,急需用钱。

王宇万般无奈之下,便拿着仅有的1000块存款,走进了陈虎所开的麻将馆,妄图赢个医药费就收手。

谁知,很快输个干净!

输红眼之下,王宇便借钱回本,失智的情况下,越输越多。

最后,都不知道怎么走出的麻将馆。

如同行尸走肉般,在家疯狂喝酒,借酒消愁。

面对劝阻的伊梦,更是大打出手,在身上留下许多伤痕。

陈虎脸上出现一抹狞笑,全是不怀好意,直接甩出一张纸: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本金是七天后还,利息却是每天要付的。”

“你借了十万,今天的利息是一万,快点拿钱?”

一天百分之十的利息,一年近乎36倍的利息!

王宇眼角一阵抽动:“这么黑?你怎么不去抢?”

陈虎神色得意,不屑道:“抢,哪有这赚钱?”

陈虎目光打量着屋内环境,最后落在伊梦身上:“没钱是吗?按说,我应该断你一支手!”

“小子,也别怪我不给你机会,让她陪我一夜,今天的利息就免了!”陈虎舔了下嘴唇,色眯眯的看着伊梦。

伊梦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王宇平移一步,如同一座大山,站在伊梦身前,挡住不怀好意的眼光,目光冷冷的看着陈虎:“嘴里放干净点,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陈虎脸上出现猥琐的笑容:“这不更好?另有一番滋味!”

“哈哈……”

陈虎与身后两个混混,放声大笑起来。

王宇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玄黄之气疯狂运转,一丝冰冷的煞气散发出来,嘴里吐出两个字:

“道歉!“

出租屋内瞬间安静下来,针落可闻,陈虎都愣住了。

随后,陈虎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小子,你在让我道歉?”

两个混混脸上全是冰冷残忍的笑意:“敢让我们虎哥道歉,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找死!”

“嗯,今天必须卸他一支手,长长记性!”

伊梦这时站了起来,脸上虽然害怕,还是咬紧牙关,强行打起勇气,手紧紧拉着王宇的衣服:“宇哥,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暂时跟他们走。”

“你去伊家,我妈一定会救我的,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王宇脸上出现温柔的笑意,轻拍伊梦,发出令人安心的声音:“还记得我刚刚说的话吗?”

“我要让你过上好日子,今后不让你受一点委屈,就从现在开始吧!”

王宇大脑中涌出玄黄之气传承而来的古代杀敌之术,体内的玄黄之气在怒火之下,疯狂游动,强横的力量爆发出来,冷冷的看着陈虎:

“钱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给我道歉!”

一个混混再也忍耐不住,卷起袖子,一步迈出,一拳打向王宇脸庞:“小子,不动手,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拳风呼啸,气势惊人。

这混混也是练过的,一拳下去,普通人怎么也要十天半月下不了床。

王宇脸色平静,在玄黄之气的作用下,拳头在眼中变慢了起来,缓缓前进,仿佛电影中的慢镜头。

王宇脸上出现一抹自信的笑意,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打来的拳头,并用力捏了起来,轻声问:

“就这?”

混混拳头上钻心的疼痛传来,额头冷汗直流,嘴唇都有些哆嗦:“小子,快给我松开!”

“好,我松开!”

王宇点头答应,右手轻轻一折。

“咔嚓!”

混混手臂被折断了。

王宇松开手,抬起一脚,踹在混混胸口。

混混身体腾空往后飞起,“扑通”一声,摔在出租屋门外,抱着右手,身体痛得蜷缩在一起,嘶声道:

“虎哥,我的手断了,你一定要给我报仇!”

陈虎脸色铁青,表情阴沉无比,恶狠狠的盯着王宇: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可惜你不该伤我的人!”

陈虎与另一个混混摸出一把蝴蝶刀,锐利的刀锋上闪烁出白森森的寒光:

“我一辈子打鹰,最后反倒被鹰给啄了眼,你让我的脸往哪放,我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你必须死在这里,只有用鲜血才能洗刷我的耻辱!”

“杀!”

陈虎与混混一起持刀,同时冲出,刺向了王宇。

王宇微微摇头,低声呢喃:可惜,我不是以前无用的废物王宇了。

“铁山靠!”

王宇没有闪躲,直接一个突进,撞进混混怀里,肩膀上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

“咔吱!”

混混胸口传出一阵巨痛,肋骨断了两根,蝴蝶刀从手中掉下,身体不控制的飞了出去。

“扑通”一声摔在地上,短时间内无法起来。

王宇脸上带着笑意,手指掰得咔咔作响,随意的打量着陈虎:“现在,就剩你一个了?”

陈虎仿佛中了定身术,一动不动,只是握刀的手一阵颤抖,脸色阴晴不定。

很快,陈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把手中的蝴蝶刀扔向一旁,大声求饶道:

“宇哥,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识小人过,饶过小的这次吧?”

陈虎跪在地上不停抱拳作揖赔罪:

“我给您赔罪了,我给嫂子赔罪了。”

伊梦惊魂未定,有种做梦的感觉,看着跪在地上的陈虎,一阵心软,轻拽王宇的衣服:“宇哥,要不,就让他走吧。”

陈虎一阵感谢:“多谢嫂子!”

王宇摇了摇头,看向陈虎,颇为好笑道:

“有句话说得好,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

“你自断一臂,我就既往不咎,饶过你今天的冒犯!”

陈虎闻言,眉头微皱,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含笑解释道:“宇哥,我是为龙哥做事的,您看是不是,高抬贵手下?”

王宇疑惑:“龙哥?”

陈虎连忙道:“黄金龙王会所的张小龙!”

“没听说过。”

王宇摇头,一把抓住陈虎的右手,用力一折,发出“咔嚓”的声响,道:“滚吧!”

陈虎额头冷汗直流,左手紧紧抱着垂下的右手,冷冷的看了王宇一眼,缓缓退出了出租屋。

原创文章,作者:六子吃凉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a5%9e%e5%8c%bb/8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