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偏执祁爷的青梅成了团宠》香草萘昔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偏执祁爷的青梅成了团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香草萘昔

简介:马甲、团宠、娱乐圈,偏执传言祁家太子爷的未婚妻,是一个‘废物’后来那些人‘废物’身份打脸了,她是:古风音乐人、配音大神,舞台剧御用女主、钢琴大神、小提琴家,以及金牌编剧……又说司柒柒,厉害又如何,还不是没人疼后来司柒柒被一群人宠着:黑客大哥、霸总二哥、金牌导演三哥,国民影帝四哥、车神及天才医生五哥然而……他们的宠爱都不及祁衍御;祁衍御搂着司柒柒,满脸宠溺道:“柒柒,你是我一个人的。”

角色:季铭泽,祁衍

偏执祁爷的青梅成了团宠

《偏执祁爷的青梅成了团宠》第1章 有病的祁爷免费阅读

“柒柒,不要……”

男人的哑声低吼,弥漫了整个客厅,低吼声透着撕心裂肺,男人的梦里,仿佛经历一场浩劫一般,还在梦中的男人伸手想要去抓住什么,刚伸出手……

嘭的一声。

男人从躺椅上滚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响,下一秒男人猛然地睁开双眼,血红的眼眶直逼前方,有的只是那空无一人的客厅。

站在偏厅外的夜三,听到巨响,飞奔过来,看到那个倒在地板上的男人,夜三想要把倒在地板上的男人扶起来,他还没有过去,就看到倒在地板上的男人,双眼变得猩红,一看就是……发病了。

立管家听到那一声巨响时,就往偏厅这边赶,奈何他的年纪有点大了,走起来的速度,不如夜三的快。

等立管家赶到时,已经看到发病的男人,在揍着夜三了,而夜三就站在原地,任由祁衍御揍。

立管家看到这一幕,腿有点软,他家少爷一到下雨天就发病,刚才那场雨来的有点突然,把所有的计划都给打乱,立管家赶紧把手机掏出来,按了置顶位置的号码,拨了过去。

“季少爷,我家少爷发病了,你赶紧过来栖园一趟。”

手机那端的季铭泽,刚接通立管家的电话,就听到立管家说男人发病了,他说了一句马上过来,就把电话挂了。

而这边……

立管家挂了电话后,想要上前帮夜三,却被夜三阻止了。

“立管家,你不要上来,你受不住祁爷的一拳。”

夜三的话刚说完,男人狠狠地揍了夜三一拳,让常年训练的夜三连连地退了几步,差点……差点要跪下。

立管家一听,连忙地停下了脚步,对着夜三说:“夜特助,你这样会受伤的……”

受伤二字,落入失控男人的耳朵里,男人那双紧握成拳的手,忽然松了一下,可男人的双眼,还是猩红的,冰冷的目光直逼立管家,像是要把立管家给凌迟了一样,嘭的一下,男人紧握成拳的手,直接砸在墙上,发出巨响。

立管家看到男人自残时,立管家的脸上都是心疼的表情,自从三年前那场车祸,让他家少爷变了一个人,一到下雨天,他家少爷就会梦到三年前那场车祸,梦里的场景会让他家少爷发病,没有人能控制住他家少爷。

“少爷,你不要再伤害自己,如果柒柒小姐在的话,不想看见你受伤。”

“如果柒柒小姐在的话……”这句话,如同一颗镇定丸,让失控的男人安静了下来,连带砸墙的动作都停了。

立管家看到男人停下了砸墙的动作,知道是他说了司柒柒如果还在的原因。

“少爷……”

前一秒还安静下来的男人,忽然又失控了,一下接着一下,往墙上砸。

夜三看着男人自残的样子,他上前想要阻止,却被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给震慑住,男人那冷到极致的声音落下。

“滚出去……”

这话像是在对夜三说的,又像是在对夜三跟立管家一起说的。

这一声滚出去刚说完,一抹熟悉的身影,提着医药箱,飞奔过来了。

立管家看到那飞奔过来的男人,他顿时松了一口气,说:“季少爷,你终于来了。”

季铭泽对着立管家点了点头,抬眸看着前面那个失控的男人。

顿时,季铭泽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一会他自己不要被眼前这个失控的男人揍就好,他一想到每次过来,给眼前这个发病的男人看病,他都会被揍几拳,总是要挂点彩,才能从栖园离开。

季铭泽提着医药箱,盯着那个失控的男人,看了好几秒,他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对着那个失控了的男人说:“祁衍御,你给我冷静一点,不然我不帮你找你的柒柒了。”

果然,‘柒柒’二字,便让祁衍御冷静了片刻,也正是这片刻,给了季铭泽机会,季铭泽给夜三使了一下眼色。

夜三心领神会,才出手去按住安静的祁衍御,也只有祁衍御安静的时候,这些人才能靠近祁衍御,不然都是挨揍的。

在夜三把祁衍御按到躺椅上,还不忘用东西绑住祁衍御的手,不让祁衍御继续自残。

被夜三按在躺椅上的祁衍御,眼底深处,都是红的,冷漠无情地说:“夜三,松开。”

这话是命令,不容拒绝的那种。

“少爷,等你冷静下来,我给你松……”

夜三还没有说完,就挨了祁衍御一脚,祁衍御失控的时候,力气就比平常要大两倍,这也是没有人制止住祁衍御的原因。

祁衍御身上散发着戾气,眼神如同要把夜三给杀了一样,冷言冷语地说:“滚出去……”

“是,少爷。”

夜三怕再刺激到祁衍御,领命般点了点头,才转身走了出去。

顿时,偌大的客厅,只剩下季铭泽跟立管家,还有一个失控被制止住的祁衍御。

季铭泽提着医药箱,在躺椅旁的沙发坐了下来,抬眸看了一眼祁衍御,面不改色地说:“祁衍御,你再不冷静,我就用针扎你。”

站在一旁的立管家,额头上滑下三条下划线:“……”

在心底吐槽了一下:季少爷,你忘了你上次说这话,被我家少爷揍成什么样?

祁衍御闻言后,那冷漠的目光直逼季铭泽,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急促地说:“我的柒柒,是不是要回来了?”

季铭泽闻言,他拿针灸包的手,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脸上那一抹紧张,被季铭泽掩饰过去了。

“对,你的柒柒很快回来了,只要你不揍人,她马上就回来。”

音落,祁衍御盯着季铭泽看了几眼,加重语气,说:“泽,你在骗我。”

这话,他听了第几百遍了,可他的柒柒还是没有回来。

季铭泽:“……”

这人是不是清醒了?

随后……

季铭泽用着试探性的语气,说:“御,你是不是清醒了?”

祁衍御瞥了一眼季铭泽,咬着牙关,说:“你、想、死?”

季铭泽:“……”

祁衍御这个家伙都知道说想死两个字,看来是清醒了。

季铭泽把手抵在嘴边,轻咳一声,道:“咳咳,看来这次不用给你打镇定剂了。”

祁衍御听到镇定剂,他脸色一沉,血红的眸子逼视季铭泽,话语十分地认真:“我没病。”

原创文章,作者:香草萘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7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