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甜宠密令:慕少放肆宠》微维安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甜宠密令:慕少放肆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微维安

简介:慕北辰回国的消息一经散布,各路‘妖魔鬼怪’纷纷开始作妖,前有狗仔爆出慕北辰与某女星深夜共处一室的高清照,后有某名媛自爆与慕北辰共度良宵的精彩画面。每天晚上真正与慕北辰同处一室,共度良宵的唯一女人叶念初,终于忍无可忍,揪住慕北辰的衣领质问。慕北辰宠溺的拥她入怀,一吻封喉,用身体力行的给了叶念初答案。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角色:魏然,李倩

甜宠密令:慕少放肆宠

《甜宠密令:慕少放肆宠》第001章 是爱,不是喜欢免费阅读

时至午夜。

“盛世”夜总会里,热闹依旧。

一楼的大厅里各种电子音乐混合着喝酒调笑的声音震耳欲聋。

穿着各种奇装异服和超短裙的辣妹,脸上厚厚的妆容掩盖着真实的喜怒哀乐。

仰头喝酒的动作魅惑性感,顺着嘴唇滑落下来的酒,更是成为了引爆荷尔蒙的爆点。

一瞬间,在男人贪婪渴望的眼神中,她们便可以将身材扭曲成最完美的形状,靠在身旁男人的怀里,笑的媚趣横生,也不知道在取悦他人,还是在取悦自己。

相较于一楼大厅的热闹,顶楼的VIP大厅则显得安静了很多。

今晚。

著名的影星沈星儿在这里举行她的庆功宴。

沈星儿可谓近期最炙手可热的女星,因为一档真人秀中不做作开朗的性格圈粉无数。

才二十出头就拿下了首个国内含金量最高的电影的最佳新人奖。

这也是今晚她在这里举行庆功宴的原因,庆祝自己的首个大奖。

缓缓的钢琴曲如瀑布一般倾泻在大厅的各个角落,让各位宾客交谈和碰杯的声音都小了好几度。

大厅的角落里,黑色的薄纱帘子后面,放着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弹奏钢琴的女子,背影消瘦笔直,黑色的及腰长发用一根和裙子同色系的绿色发带环在后背。

未施粉黛的侧颜,鼻子高挺,嘴巴小巧,白的过分的皮肤在灯光下几近透明,随着弹奏小幅度摆动身体的样子,犹如即将翩翩而舞的蝴蝶一般美好。

今晚来到这里都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非常有名的人物,可弹奏钢琴的女子却完全沉溺在音乐里,没有丝毫的好奇和探究他们绯闻的心思。

直至时间到了午夜,随着宾客们渐渐的离开,钢琴曲才戛然而止。

叶念初有个习惯,每一次不管在任何场所演奏完钢琴之后,她都会用随身带着的手帕擦拭一遍钢琴。

今晚是她在‘盛世’弹奏钢琴的最后一晚,因此,擦拭的越发认真。

“恭喜你啊,星儿大明星,终于如愿以偿,拿下了这么重要的奖项,”苏驰举着酒杯看着曾经的初恋情人,眼里却已毫无波澜。

尽管如今的沈星儿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

“谢谢你,阿驰,你知道的,我的如愿以偿另有他人,”沈星儿笑,眉眼生动的如三月的桃花。

“Gino,你就那么喜欢他,”苏池莞尔,“这么重要的场合,他怎么没来。”

“他刚回国,陪伴他的家人比陪我更重要,我不想让他有任何为难,”沈星儿说话的声音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阿池,我对他的是爱,不是喜欢。”

叶念初擦拭钢琴的动作一顿,心头突然蔓延出大片荒芜的感觉,回忆轰然倒塌。

那个盛夏,白衫黑裤的男子,将她拥在怀里,轻声的说道,“念念,那是爱,不是喜欢。”

那时的阳光都是柔和的,空气都是甜甜的,叶念初差点以为他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时候。

他却逃离了她的世界,带着对自己的恨意,逃离的那么彻底。

这么多年来,叶年初还以为自己早就变的无坚不摧,却未料到无意间听到的陌生人的那句话,便让她溃不成军。

黑色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

叶念初脸上的情绪还未收拾起来,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眼神里明显有了惊吓到的痕迹。

苏驰发誓,他真的是害怕面对突然认真的沈星儿,下意识的伸手去拉开帘子的。

却没想到遇见了他的爱而不得。

此去经年的很多时候,苏驰也会想,如果那天他没有拉开帘子,没有看到叶念初如同受惊的小鹿那般的表情,是不是他的心就不会小鹿乱撞了。

愣了几秒,叶念初最先回过神来,朝面前的人点了点头,便拿起自己的包转身离开。

一不小心撞上了老板娘李倩,“小叶你急什么,魏少爷在门口等你呢?”

“我先回去了,李姐,有事给我打电话,”叶念初小跑着离开了。

有些情绪一旦爆发就很难收回,叶念初害怕在陌生人面前泄露自己的悲伤,所以,只想逃离。

“姐,刚才弹琴的仙女谁啊,你不知道她刚才受到惊吓的样子,太他妈像受惊的小鹿了,”苏驰看着叶念初离开的背影,碰了碰李倩的肩膀问道。

“打住,不管是仙女还是小鹿,都不是你该碰的人,没看见巍家的小公子都得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吗?人在我这弹了两个月的钢琴,巍少爷每天按时按点的接送,端茶送花请吃饭,也没见仙女下凡来,你还是去找你的那些小妹妹吧。”李倩的玩笑话里有最真挚的劝阻。

当初叶念初来找自己的时候,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蓝色的牛仔裤,抬头的一瞬间着实惊艳到了李倩。

这几年也有气质干净的大学生或是从事体面工作的年轻女性,被生活所迫来她这里工作,却没有一个像叶念初这般气质出众,美丽得体。

说话时软声细语,却逻辑清晰,三两句表达出自己想要在这里工作的想法,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让自己曝光。

李倩觉的这个要求实在无理的过分,她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况且在我这里弹琴有那么丢脸吗?

在她这里能当上小姐都不是丢人的事情,更何况是个弹琴的。

还不让自己曝光,真是可笑至极,李倩刚想拒绝,可看到那件白色T恤领口处那个简单的LOGE后,瞬间便答应了下来。

李倩常年混迹在上流场所,哪里会不知道LOGE代表的意义和身份,可既然有那样强大的靠山,为什么还要来她这里弹琴赚钱呢?

相较于这些问题,李倩更关心的是那个男人何时会出现,可叶念初在这里弹了快两个月的钢琴,那个男人却从未露面,一度让李倩怀疑自己哪天看走了眼。

可即便那个男人没有出现,隔着魏家的小少爷这层关系,李倩也不想叶念初和别的男人有任何纠缠不清。

这些年李倩处理了太多男女之间的纠纷,实在是有够麻烦的。

“我今晚不喜欢小妹妹,只喜欢大姐姐,不知道这位大姐姐该不该碰,”苏驰眼里有翻云。

李倩眼里有覆雨,一个简单的碰撞足以勾起万千情动的开始。

李倩这些年取悦了太多的男人,所以,后来她学会了取悦自己,越是年轻的身体,越让人的愉悦感深刻,她明白的,及时行乐便是对自己最好的回报。

苏驰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的风花雪月,也乐在其中,可今晚他却不再责无旁贷。

有些东西,如同正在慢慢变大的气球,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但总归有一天会爆炸。

该死的一见钟情,该死的小鹿乱撞。

……

魏然生性活泼,交友颇广,因此,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笑话,一路上逗的叶念初笑个不停。

可魏然却觉的她的笑意太过牵强。

车子不多会便到达了叶念初的家。

魏然还未来得及询问叶念初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快速的下了车。

“魏然,谢谢你,这么晚了还送我回家,”叶念初隔着车窗说道。

“哎,我说叶同学,你这话我已经听了快两个月了,真想谢我,就来点实际的,”魏然试图用玩笑的语气缓解一些气氛,却发现自己的话多少有些轻浮。

要知道他在叶念初面前向来中规中矩,小心翼翼,但好在叶念初并没有多在意。

“我知道,紫萱明天就回来了,我请你们吃饭,还是要谢谢你,这些日子一直送我回家,回去吧!很晚了,晚安,”叶念初摆摆手,走进了身后的别墅里。

魏然靠在椅背上,燃起了一支烟,看着叶念初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

魏然处心积虑的打着朋友的幌子和叶念初相处了三年多,可是仍然觉的对她的了解少之又少。

比如他今晚为什么不开心。

还有就像这个别墅的主人姓慕,叶念初却可以堂而皇之的住在里面。

有一次,他们共同的好友林紫萱实在好奇问她和别墅主人家的关系。

叶念初只淡淡的回答,借住在亲戚家,语气里没有自卑,也没有炫耀。

魏然见过叶念初在学校喊慕家的小儿子慕北嘉二哥,两人动作亲昵,言语熟络,便知慕家将她照顾的很好。

却没料到这个暑假开始,他无意间得知叶念初去‘盛世’弹琴的事情。

魏然不知道叶念初是不是因为缺钱去弹琴的,有意无意间提醒过她好几次,如果缺钱可以找自己。

叶念初却从来都像是没听到一样,魏然看着她身上限量版的衣服和几乎没有重复过的包包,便知她根本不缺钱。

而自己无法从叶念初那里得知真正的原因,便开始每天晚上各种蹩脚的借口,送她回家。

那是魏然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叶念初说话软软的,实在是好听极了,风吹起她的长发,散发出的阵阵清香,沁人心脾,让人回味无穷。

魏然真的希望送叶念初回家的这条路还可以更长一些。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之前魏然让在‘盛世’暗中保护叶念初的人打来的,告诉他叶念初今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之后,魏然才放下心来。

收起手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空气中还有叶念初存在过的香气。

晚安啊,我的小初。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得到你。

不管你是住在别墅里的公主,还是无家可归的孤儿,都是我的终其一生。

我似乎有些等不及了,请你不要让我等很久。

明天就要开学了,终于我又有了无数个能见到你的机会和借口。

……

慕家的客厅里留着一盏小夜灯,叶念初一走进去,背靠在沙发上看书的男子,听到动静便起身走了过来。

浅色的家居服,衬的他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苍白,微笑的样子纯良无害,活脱脱一个谦谦君子。

“小初你回来了,”慕北嘉笑着问道。

“二哥哥,你怎么还没睡,这样对身体不好的,”叶念初皱着眉责怪,伸手拉了拉他披在肩上的衣服。

慕家的小儿子慕北嘉从小身体就不好,好像是心脏方面有问题,却对叶念初极好。

“我刚研发出了新的甜点,没人帮我试吃,我睡不着,小初你行行好,帮二哥哥尝一尝,”慕北嘉将甜点推到叶念初面前.

叶念初闻到甜点的香味食指大动,也许是小时候过的太苦了,叶念初非常喜欢吃各种各样的甜食。

“哇塞,二哥哥你做的甜品也太好吃了吧!它有名字吗?”叶念初问道。

“就叫它爱你在心口难开吧,”慕北嘉的声音闷闷的,却有难以言说的情愫。

伸手擦掉了叶念初唇边的奶油,两人相视而笑的样子美如画。

落在楼梯拐角处已经站立许久的男子眼里,却又是另一番景象,那只快要被他捏碎的玻璃杯,显示了此刻他的愤怒有多么浓烈。

叶念初好久不见,你还是这般的水性杨花,不知检点,我放任你把过久了舒坦日子,如今我回来了,你的好日子就快到尽头了,凭什么做错了事情的人可以笑的那么开心。

原创文章,作者:微维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5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