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重生后,冷酷无情的千亿霸总每晚都黏唧唧》一个于阿诺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后,冷酷无情的千亿霸总每晚都黏唧唧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个于阿诺

简介:她是被一枪崩头重生回来的杀手。一朝重生被传闻中的苏爷收养回家,从此,抱上了粗大的大腿,上天入地样样在行。前世,她被恋人一枪崩头横死野外无人问津。重生后,她发誓要手撕渣男,将渣男碎尸万断!然后死命抱上粗大的大腿不放,奈何男人太无情,只能撒娇,腻歪,求亲亲…苏爷见到在自己怀里的娇软小人儿,邪魅地一笑——“还想使个美男计把你骗到手,没想到你自己就送上门来。”她:“???”

角色:萧兮子,苏爷

重生后,冷酷无情的千亿霸总每晚都黏唧唧

《重生后,冷酷无情的千亿霸总每晚都黏唧唧》第1章 收养免费阅读

“怎么还不醒?干脆烧死她算了,就一赔钱货。”

身上被人用力推了一把,萧兮子迷迷糊糊睁开泛红的双眼,眼前就出现一个妇人凶神恶煞的看着她。见她醒来,手里的棍子一棒子打在她身上,嘴里还念念有词:“赔钱货,就知道花钱!哎哟,家里都被你败光了,你怎么不去死呢!赔钱货,给我起来做事!”

萧兮子懵了一瞬,她不是死了吗?这是哪?天堂还是地狱?

妇人看到萧兮子还躺在床上,又一棍子下去。只是这一下,被萧兮子截住棍子,瞳孔里折射出冰冷的光。妇人被吓一跳,想不到萧兮子会这样看她,平日里这小妮子都是怕她怕得浑身发抖,哪里敢反抗她的命令。顿时,妇人更生气了,一巴掌打在萧兮子脸上:“你还有脸瞪我?你就一赔钱货趁早死了算了!”

萧兮子怎么也没想到,想她堂堂杀手榜上的第二名居然被自己的恋人亲手了结就算了,还被一个粗鄙的妇人又打又骂,这说出去怎么也侮辱她的名声。她忍了忍,最终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在经过房间里放着一面破烂的镜子时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下。

这根本不是她,这还没发育完成的身体,这矮矮的小身板。萧兮子脑袋转了一下明白了,合着被一枪命中脑门死亡重生到才不满十岁的小女孩身上。重生就算了,这个家也太穷,家徒四壁没一处地方是好的。她还发现,有两个小男孩就站在门口往里看一脸的幸灾乐祸,所以说又穷又生了三个孩子。

“你站在这里干嘛?给我快点去干活!没干完别想着吃饭。”妇人扯开音带对着萧兮子吼,用那双像是常年未洗过黑成碳一样的手推了一把萧兮子。

萧兮子想站稳,但是这身子太弱了一下子支撑不住跌倒在地。妇人还双手叉着腰,指着她:“要你有什么用?赔钱货!哎哟,我的两个小宝贝,快来妈妈这。”

好恶心。萧兮子被恶心到,转头对着地面干呕。身在同一个地方,小女孩看着干干净净,只是脸蛋有点蜡黄,身上有很多伤口,身子瘦骨嶙峋。估计常年受到虐待有一顿没一顿,还要做粗活,女孩子的手本身漂漂亮亮细皮嫩肉,这双手看着不像几岁的孩子拥有反而粗糙。再看那两个小男孩,被养得肥肥胖胖。

“我的两个小宝贝,今天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们做啊。哎哟,这小脸蛋又瘦了。”妇人抱着奔向她怀里的两个男孩,一脸的含着嘴里生怕化了。只见其中一个小男孩挣脱出怀抱,小跑到萧兮子那边,用小脚踹了一下萧兮子的腹部,很天真无邪的对着妇人撒娇:“妈妈,我想吃姐姐做的。”

妇人哪里不答应,用力点头说‘好好好’,面对萧兮子又换了个脸色,一脸厌恶地说:“去给你弟弟们做饭!除了会吃还会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干脆把你卖去隔壁村老头给他生个儿子算了!”

萧兮子低头没回话,撑着地面站起来。她现在还找不到抗衡的资本,虽然她可以给那两个小男孩一个教训,老东西也不会放过她。

所以,她很听话的出去干活,坐在小凳子上,拿着抹布搓着碗。太阳很是毒辣,没一会萧兮子就被晒得浑身黏糊糊。她左右望了一下,那两个小男孩坐在菜园里玩,而旁边就是水池。她勾起嘴角,装作不经意的经过。农村没有监控,就算弄死个人也发现不了,这正是大早上没有什么别户人家出现。

萧兮子一向有仇必报,作为一个杀手她想谁死就谁死。竟然那老东西那么对待,弄死老东西一个儿子算是初见的礼物吧。她走到水池旁,假装摔了一跤到泥土上,果然,两个小东西看到她摔很兴奋的跑过来嘲笑。

萧兮子掩盖着上扬的嘴角,伸手扯过其中一人的脚踝。

还没将人甩到水池,就见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车窗降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邪魅的脸,那双眼睛就像淬冰似地冷,此刻正一瞬不瞬盯着在泥土地上浑身脏兮兮的萧兮子,目光中像是透着嫌弃的意味。

男人前座开车的特助低声说:“就是这里,苏爷要下去看看吗?”

男人交叠着双腿,淡漠扫视一圈周围,随后打开车门迈下去。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萧兮子已经松开抓住男孩的手站起来,眸子里对他的审视和警惕。

妇人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着萧兮子和她两个宝贝儿子在水池旁吓得脸色发白,冲着萧兮子骂:“你这个赔钱货!带着你两个弟弟在水池边干什么,是不是想死啊!”她小跑过去拉过宝贝儿子,先是一巴掌打在萧兮子脸上,然后又推萧兮子再次跌到泥土里。

前来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狠劲,他不顾泥土踩入地里下去,身边的助手惊讶地连忙跟过去。

“请问,这个女孩跟你什么关系?”助手开口,语气不太好。刚看到粗鄙的女人打一个女孩子,就算是自己的孩子下手也太狠了。

妇人瞥见两人的气质非凡,再看站在首位的男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停在门口的车就算认不出牌子也能猜到不是她这等能接触得到。妇人以为是萧兮子做了什么得罪别人的事,急忙撇清关系:“就一赔钱货,死了爹妈丢在我家养,不关我们的事。”

“苏爷,您看?”助手更加对妇人鄙夷,询问着身边的男人。

苏昔掀起眼帘,浑身充满很强烈的煞气:“你就是这样对待顾家的遗孤?”他一眼就认出女孩是顾家遗留下的遗孤,那双蓝色的瞳孔是顾家家族的遗传。

妇人吓呆了,说出的话都是断断续续:“什……什么?什么顾家,我就一个粗鄙的农家妇女,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眼前的男人神色异常的冷,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死物,她抖得不行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物。

苏昔懒得跟妇人再说,直奔主题:“我要带她走,这里是一万块,算是你们对她那么多年的养育。”

妇人被砸得晕头转向,一万块买萧兮子这赔钱货太值了。她这辈子还没见过一万块,生怕男人反悔快速拿过袋子点头:“好好好!带走带走,我也养不起她,我会跟我丈夫说的你们尽管带走。”

萧兮子就这么看着男人收买了老东西,而她只用一万就轻易被卖。要知道她在悬赏榜上的金额高达上亿,哎,真的是一夜跌入谷底翻不出水花。

“不走?”苏昔淡淡的目光瞟了一眼女孩,转身向劳斯莱斯走去。

助手连忙摆出一个‘请’的手势:“顾小姐,请走。”

虽说萧兮子就算不靠这男人也可以逃出这个地方,可是为了日后吃饱住好穿好,她还是屁颠屁颠跟在助手身后。转头往老东西那看了一眼,老东西像是很高兴,抱着两个儿子又亲又抱。不过就一万块钱,以老东西两个儿子以后估计穷得连家都住不起了,萧兮子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亲自去看老东西他们更落魄的样子,也好给原主一个交代。

上车之后,她很自觉的离身边的男人远远的,免得遭嫌。一路上都是沉默,没有人开口说话那个男人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带她走。萧兮有些好奇,睁着圆碌碌的双眼转头看男人,男人的侧脸棱角分明,鼻梁高挺。

“好看吗?”男人冷冷的嗓音传来,淡漠的眼眸看着萧兮子。

“好看。”萧兮子不喜欢说假话,当然现在还是小孩子的她说得更不是假话。

苏昔顿了一下,眼里浮现一丝笑意转瞬即逝:“跟着我,你想要什么都会有。”

“好。”

——

七年后,坐落西城苏氏大厦,萧兮子一脚踹倒挡在她前面的男人,手里拿着一小刀抹向男人脖颈处,血溅当场。她撩起一撮头发卷在手指处,嫣红的嘴角勾起:“那么废?还想偷苏昔办公室的文件?”

不远处有不少人跑过来 ,是苏昔身边的得力保镖,个个都是杀手榜数一数二的人物。看到这一幕,都习以为常,只是很无奈对着萧兮子说:“小姐,你又杀人。要是苏爷知道了,肯定又要不高兴了。”

萧兮子转换成可怜巴巴的眼神,双手不知所措的放在一边,委屈巴巴的说:“这男人非礼我!他……他还想偷苏爷的文件。”

保镖们面面相觑,眼里都是不相信。从看着苏爷在萧兮子十一岁的时候带回来养成现在无法无天,而且还发现了萧兮子惊人的枪械拆卸组装能力,开枪手法,甚至跟人打斗都是很强大。苏爷就一直顺着这个长处去培养萧兮子,以至于萧兮子无法无天动不动就杀个人回来,还说得义正言辞。

为首的保镖熊一上前一步,摇头指挥着身后人员托尸体。

“小姐,等下苏爷来了,看你怎么解释。”熊一叉着腰,一股带孩子的心酸感油然而生。

萧兮子从刚带回来干瘪瘪的身子和瘦黄的脸蛋长成现在如花似玉,又娇又媚,让人心生荡漾。外界都传言苏爷屋里金屋藏娇,可不是嘛,这金屋藏娇的小家伙长大了,苏爷更舍不得让她抛头露面,只能使劲宠。

萧兮子把小刀塞进裤头后面,对着熊一吐舌头。她才不怕呢,作天作地那么多年,也没见苏昔拿她怎么样,每次一发火还不是被她撒个娇就过去了。

她笑靥如花地对着各位保镖:“不用跟着我,我进去办公室等苏爷。”推开大门,萧兮子就朝沙发上躺着。

那么多年过去,这具身体早就被她练得如同之前的她一样,只是还差点意思。苏爷收养萧兮子之后,什么都是给最好的,吃的用的穿的都是国外的顶级货。还教她防身,练格斗,使用枪,虽然这些她都熟练得不得了,为了让自己更强为了杀了那个一枪崩她头的混蛋!

苏昔的身份很神秘,萧兮子只知道他涉及的领域很多,甚至白吃黑。西城估计是他的天下,反正没人比得过苏昔。但也有想要弄死他的很多,比如悬赏榜苏昔的悬赏金额比以前的她还要高,高达百亿。

这苏爷的命,真值钱。

“又不听话杀人了?”苏昔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惬意躺在沙发上的萧兮子。

这小东西真够给他惊喜的。

他向萧兮子迈步走去,眼眸冰冷的从上看着她。萧兮子感到一股寒冷从四面八方涌来,她立马从沙发上坐起,坐得端端正正,幽蓝的瞳孔折射出光。

“苏哥哥,我错了。”

主动道歉是好事,主动撒娇更是好事。

苏昔居高临下注视着女孩,眼里不明的情绪一闪而过。

后面走进来的墨钧深吹了一声口哨,玩味地说:“哟,小兮兮是做了什么坏事惹你苏哥哥生气了啊?”

“滚!”苏昔不客气地对着墨钧深踹了一脚。

墨钧深捂着腿一副受伤的小媳妇样:“不就是叫了个小兮兮而已,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苏昔眼都没看他:“也是你叫的?”

墨钧深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调教好她小爷去外面等你。”他走出门外顺带着关上门。

萧兮子面带微笑僵硬地坐了很久,也不知道苏昔是要干嘛,坐在她旁边翻着文件头也不抬也不问也不说教,实在让她害怕极了。当杀手的她还真没怕过谁,认识苏昔后唯一怕过的就是他,活阎王一样。

她小心翼翼地瞅着苏昔:“苏哥哥,我……我可以先回去吗?”

苏昔听到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怕了?”

萧兮子立马挺直背脊:“怎么可能,我这不是为了苏哥哥嘛,这叫为民除害。”

“还挺会说,在学校也给我惹事,在外面也给我惹大事。为民除害,确定不是我为你除害。”苏昔狭长的眼眸一眯,翻身压住萧兮子,语气森然:“小兮长大了就越来越飘了是吧?”

萧兮子看着越来越近的邪魅的脸,心跳跳得不行,男人太帅容易犯罪啊!她吞咽了一口口水,眨巴眨巴着眼:“苏哥哥……”

“嗳,我说苏老头你能不能快点……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在外面等了很久的墨钧深很不耐烦的推开门,看着眼前的场面沉默了一瞬立马关上门。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发配到南极北极甚至非洲去,头皮顿时发麻。

苏昔很淡定的起身,收起文件拿过外套:“走吧。”

“去哪?”萧兮子紧跟其后,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男人生气。

“俱乐部,上次你不是说想开车,墨钧深有个俱乐部。”男人冷然道。

萧兮子郁闷的心情顿时消散,开车啊。从死后到重生七年多都没开过车,都忘记飙车的爽感是怎么样,她欢乐地蹦蹦跳跳打开门。

墨钧深被突然打开的门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站不稳:“我去!那么快。”

她装作一脸懵懂:“什么?”

眼看着苏昔又要将他凌迟,墨钧深赶忙换了个话题:“走走走,小兮子,带你去飙车看比赛。”

原创文章,作者:一个于阿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5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