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颈窝上有玫瑰痕》言不酥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颈窝上有玫瑰痕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言不酥

简介:林安只出现在蒋源生命中一年的时间,却让蒋源惦记了林安六年。“小孩子喝什么酒,怎么,是哥哥给的奶茶不甜吗?”婚礼上,林安问蒋源,“你为什么都不对我表白?”蒋源笑了,“这辈子只能是你,一定得是你。”我的意思是“我不想错过你。早就对你表白了,在看你的每个眼神里。某蒋姓校霸的自述:我只想对她好,但这憨嘚多少有点不知好歹。

角色:林安,林瑞国

颈窝上有玫瑰痕

《颈窝上有玫瑰痕》第1章 林安,你欠我的免费阅读

天灰蒙蒙的,有点阴,机场人声嘈杂,隐隐让人觉得烦闷。

林安将耳机丢到口袋里,拖着行李箱径直出了机场。

“师傅,科达华苑二期去吗?就府前大街那个地方。”

“上来吧,给你打表走。”

说来奇怪司机大热天戴着帽子口罩,可能是最近查黑车得严吧,机场外出租车就一辆在接客。

林安也没有多在意,一路自顾自听着音乐。

“小美女,外地来的啊?”

“嗯,老家是这边。”

听着说话的声音并不像常年工作的那般老成,倒具有几分少年气,林安抬眼打量了一下司机,虽然穿戴捂得严实可确实能看出司机年纪不大的样子。

“师傅,您今年多大岁数?看着挺年轻的样子。”

“十九。”

可能是与一开始接客的戏谑不同,林安竟觉得他说出来的这句话有了几分重量感。

“小美女,你说插足别人家庭的人是不是很可恨啊!”

“啊?”被突然这样一问,林安有点懵,随口附和了句,“是挺可恶的。”

林安隐约觉得这个司机有些异样,偷偷对着后视镜的拍了张照片,以防万一有备无患嘛。

“对待婚姻就要忠诚,你说搞的人家家庭支离破碎的像什么样子。”

林安觉得他话里有话,歪头正好对上反光镜里干净的眸子,“师傅,你也家庭离异?”

少年眼中流露出一丝苦笑,“算是吧。不过小美女你马上就拥有美满的家庭了。”

林安一惊察觉到了不对劲,手扣住车门把手,发觉车门好像被锁住了。

车子缓缓停在路边。

“林小姐”摘下口罩和帽子,一张白净的脸露了出来。

少年一头黑发对着车窗外的光肆意飞舞着,眸中尽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果真是十九岁的样子,白衬衣尽显这他身上的少年气,与同龄人不同的是他干净的眼中多了几分仇恨的意味。

“你,你想干嘛!”林安拔开安全锁就想往外跑。

“你不是想当我妹吗?连哥哥都不认识?”

蒋源从驾驶座上下来,将林安塞进车里,转手捏住她的衣领。

林安后知后觉这是自己后妈蒋青云的儿子——蒋源。

“林小姐,我妈变你妈好玩吗?你爸挑唆我妈离婚了,你觉得对我公平吗?”

林安挣扎了几下,领子被死死攥着动弹不得。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来给林小姐提点几句。别指望我会认你当妹妹。”

“蒋源,这是父辈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

一口气长舒,林安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对他的不屑一顾满是不卑不亢。

“而且蒋源你是小孩子吗?你妈妈的选择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蒋源不屑的看着林安,语气中尽是嘲讽,“尽管如此,你是林瑞国的女儿,这是你无法改变的事实!林瑞国让我妈离婚,你觉得你就能安心做我妹妹?”

林安沉默。

那点隐藏在冷漠下的厌恶表情也浮现在蒋源脸上,手上攥着领子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

“怎么,就这么想当我妈的“好”女儿啊?你们父女俩就图我妈的那点钱吗!”

蒋源咂舌,手从衣领滑下,指尖摩擦在脖颈的皮肤上,一把掐住林安的脖子。

“你爸勾搭我妈啊!怎么说你也让我上一次啊!要钱我给你啊!”

他的嘲讽中带着挑衅,嘴角玩味的上扬,眼中尽是对眼前人的厌恶。

林安没出声,被掐了许久,呼吸有些困难,看着他的目光不再炽热,缓缓闭上了眼睛。

“别装死!我用的力道还不足以掐死你!”

蒋源松手,一个巴掌大的红印显现在她白皙的脖颈。

“咳咳!”林安咳嗽了几声,“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掐死我。

蒋源愣了神,随即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一死了之?一笔勾销?”

林安闭上的眼睛缓缓睁开,粗喘了几口气后,直愣愣的盯着他。

“你爸妈早就离婚了吧?只是你自己不想承认,对吧?”

林安粗喘着气,冲着蒋源莞尔一笑,“蒋大少爷,您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让她嫁给我爸。”

随即摸了下脖子上的红痕,自嘲道:“哥哥,见面礼我就收下了。以后希望我们不要有过多的交集,这对我们双方都好。”

不等蒋源有下一步举动,林安拖着箱子就准备离开。

蒋源保冷冷盯着林安的背影以一种莫名其妙的语气说道:“林安,这是你欠我的。”

没有回头,林安拖着行李箱的脚步一顿。蒋源,我并不欠你什么。

光照耀着女孩飞舞的发丝,谁可知她眼中只有无尽的黑暗。

蒋源盯着林安渐远的身影,拨了通电话,“刘叔,给我查个人。”

“大少爷,您想查谁?”

“谁?呵,当然是我那不知所云的干妹妹啊!”

—奴奴,到家里了吗?”

电话那头是林奶奶打来的电话。

“奶奶,我刚才走错了路了,这就过去,您等等吧。”

挂断电话,林安看了眼地图, 导航到离家最近的公厕,她想整顿一下自己。

没想到这大少爷倒还挺良心,距离自己800米便有一处公共厕所,从公厕步行十五分钟的路程便到科达华苑。

林安将脖子和手用消毒液仔仔细细洗了三遍,厕所隔间内将蒋源碰过的衣服换掉,扔在垃圾桶里。

看着镜子中焕然一新的自己,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才勉强压了下去,小时候的阴影导致了长大后林安不喜男人的接触。

见孙女回来,林奶奶和爷爷就笑呵呵的帮林安拿行李。

“哎哟哟,奴奴路上累不累呀。这么长时间没见过奶奶了想不想爷爷奶奶啊~”

林安冲奶奶笑了笑,她对爷爷奶奶的记忆是很模糊的。

只有童年时相处过一段时间,自从读书以后自己常年生活在国外,见到长辈的次数屈指可数,只不过印象里爷爷奶奶都很疼爱自己。

“都怪你爸那个混犊子,非要炒股票,你看看这搞的我们奴奴家都没有。”林爷爷骂骂咧咧的数落着林安她爸。

林奶奶帮着林安把行李箱提到提前准备好的卧室。

“奴奴啊,奶奶提前帮你把房间收拾了收拾,奶奶年纪大了,也不知道现在你们小姑娘都喜欢什么样的。”

“没事奶奶,有的住就可以了。”

虽说一直生活在国外,可并不是生活的多奢侈,甚至有点小拮据。父亲炒股,时常赔的家底都不剩。

“那奴奴你先收拾收拾,我去给你做点爱吃的。”

林奶奶出去时悄悄的给林安带上门。

林安一头砸进床里,刚才的事情一幕幕浮现。

父亲林瑞国本跟离婚不久的蒋源母亲蒋青云合伙投资一支股票,不知何时两人看对眼搞到了一块。

蒋源母亲在这节点上选择再婚,这便出现了蒋源误以为林瑞国是导致自己父母离婚的罪魁祸首而迁怒自己。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林安手机铃的音乐。

“喂……”

“喂!”见没有人回答,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吼骂:“林安,你死了!哑巴了?!给我说话!”

是林安的爸爸——林瑞国。

“你有事吗?”

“小兔崽子,你这是什么态度跟我说话!”

又是一声吼骂:“老子是你爸!我告诉你,我已经跟东苑一中的年级主任打过招呼了,你明天就可以直接转过去了。老子砸了好多钱才把你塞进去的,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嗯,知道了。”

正准备挂电话之际,林安低声说了句“真希望你不是我爸!”真不知道蒋青云是怎么看上自己这窝囊废了……

不等林瑞国破口大骂,林安一把挂断通话。

东苑一中?校董好像有个姓蒋的,不会跟蒋源一个学校吧!

正当林安想的出神,林奶奶叫了一声:“奴奴,出来吃饭了哟。”

刚出房门,林爷爷就拿着一个小袋子塞给林安,脸上都是慈爱的笑,褶子堆在一起怪可爱的。

“安安,爷爷给你买了条小裙子。爷爷记得安安小时候最喜欢公主裙了。”

林安愣了神,对着手里的东西发呆了好久。

是啊,小时候最喜欢公主裙了,那群男人也喜欢她穿公主裙拍照……

“奴奴,发什么呆啊,快来吃饭啦。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一见礼物就走不动路。还记得小时候,哭着喊着买裙子不肯走。”

林安吸了吸鼻子,啜泣道:“奶奶,都多大的事了,您还记得呢。“

林奶奶一直忙着给林安夹菜,时不时问几句林安在国外的生活怎么样。

“瑞国也真是的,炒股成瘾,自从玉琳走了以后啊越来越无法无天,没人管得住了……”

“老头子,别说了。”林奶奶看林安心不在焉的样子示意林爷爷结束这个谈话。

一桌上,相顾无言,可谁都知道,最难受的还是林安。

林安的生母王玉林,在林安八岁那年便去世了,那年父亲炒股欠了一身债,讨债的人拿着刀子上门。

如果不是父亲欠债,自己也不会去当童模,也不会遇到那个恶心的老男人,母亲也不会在报警的路上出车祸,现在自己也不会遇到蒋源。

——

作者有话说:

希望每一个角色都能留下记忆,希望蒋源也能成为某些人的青春。

原创文章,作者:言不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4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