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报告总裁:夫人桃花有点多》圆大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报告总裁:夫人桃花有点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圆大头

简介:(女强,豪宠)父亲离世,婚姻失败,双重打击下蓦然出国弃医从商。一朝回国惊艳四方,手撕绿茶、叛徒,两位身价过亿的青梅竹马保驾护航。某天,前夫忽然造访,只为求得爱妻原谅。“顾总有事?”某前夫挑眉浅笑“没事,就是商量一下复婚的手续。”年少时一见钟情的结果就是追妻慢慢路,只是这位前妻的桃花有点多。

角色:阿默,阿瀚

报告总裁:夫人桃花有点多

《报告总裁:夫人桃花有点多》第1章 前尘往事1免费阅读

“让一下,让一下!”

担架床被推的极快,随着车轮声音的急促,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的生命在悄然流逝。

“快,立刻送到抢救室,通知血库准备RH阴性血。”

干练的女声回响在医院冰冷的走廊中,那声音却带着几分虚弱。

随着担架床被匆匆推进手术室,身穿白大褂的她步伐早已没有节奏,她实在想象不到,身为急诊医生的她,接的一位车祸患者竟是自己的父亲。

就快要进手术室的时候,一股力量将她拦在手术室门口,昔日沉稳冷静的双眼此刻夹杂慌乱。

她怒视眼前的处变不惊的男人“让我进去。”

“阿默,你不适合这场手术。”

没错,身为医生,最忌讳的就是为自己的亲人做手术,这也是医院里不成文的规定。

因为事关自己的亲人,无法做到客观公正的判断,这样严重影响病人的治疗。

她不顾男人的阻拦,执意要进手术室,情绪上也是愈加的激烈。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女人猩红的眼睛,更多的只有焦急与激动。

“阿默!你冷静点!”

男人双手扶住她的肩,似是要用强烈的摇动摇醒失控的她。

“我怎么冷静,那是我爸!”撕心裂肺的吼叫,泪水充盈着猩红的眸子,这是她记事以来的第一次。

“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伯父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隐忍

她缓缓抬起眸子,泪水滑过脸颊留下两道泪痕“阿瀚。”

这是她仅能说出的两个字,任何多余的话语都没有了任何的音色。

情况紧急,男人朝她重重点头后,身影消失在手术室的门口。

她第一次觉得手术室外是那么的冷,刺骨般的冷与无助,除了向上天祈祷之外,没有任何可以帮助的。

明明两个小时前和父亲通过电话,父亲还嘱咐自己注意休息别累坏了。一转眼,此刻,父亲毫无声息的躺在手术室里。

“老白,我以后才不要进你的公司呢,我要学医。”

“老白,今天有没有按时吃饭?你的胃不好,不能忙工作忘了吃饭。”

“老白,快点儿睡觉,不许工作了!”

“老白,我好想你。”

往日的回忆一幕幕重现在她的眼前,那亲切和蔼,孩子气的老白此刻,却躺在手术室内生死未卜。

她靠在冰冷的大理石墙壁,顺着墙壁一点一点蹲在地上,像个被丢弃的孩子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陌生与绝望。

忽然想到了什么,颤抖的手拨出了那个号码。

“嘟……嘟”机械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回响,抓着手机的手慢慢攥紧,好似这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她的心愈发的冰冷麻木。

电话那头在她快要放弃挂断电话的时候,被接起,她的唯一可以勉强依靠的希望再一次被染起。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喂?”

她的眼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光芒,好似她并不是被世界遗弃的人。

许是哭了好久,沙哑的嗓子即便咳嗽几声也难以被掩盖“喂。”

对方微微一顿,沉默片刻后“有事?”没有过多的话语。

“你……能来一趟医院吗?老白……出车祸了。”

刚平缓的气息因为这一句简短的话再一次聚集。

揪心的痛再一次蔓延在她的全身上下,哽咽的话语再一次直戳心窝。

对方沉默几秒,低沉的声音直言拒绝“抱歉,恐怕我不能抽身过去。”

她嘴角微微咧开,似嘲讽又像绝望,仿佛她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

时间的静止维持近十秒,对方忽然开口说道“我马上派石灿去医院。”

“不用了,不劳你费心了。”沙哑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绝望与委屈,不带一丝犹豫,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果然,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两个人的坟墓,是两颗心的封闭。

“白医生,RH阴性血不足。”从手术室匆匆跑出来的护士扶起一直蹲在地上的她。

许是蹲久了双脚发麻,全身七成的体重倚在护士的身上,不待护士继续说话,直径走进手术室。

“抽我的。”

手术室内,她躺在床上,幼时丧母因为年龄太小没有许多印象,是老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无限的宠溺与关爱浇灌着她,成了温室里花朵。

望着隔板另一边的手术台上苍老的手,她的心骤然一痛,泪水不自觉的浸湿了枕头。

急诊室患者较多,工作一天没有吃饭,再加上输血,她身心俱疲,恍惚间她看见输血管里,自己的血慢慢的被输进父亲的身体里。

“老白……”

双眼一沉,陷入昏迷。

再次醒来已是半个小时之后,她是被眼泪浸湿的枕头弄醒的。

身旁有一个护士一直守着她,见她醒了,将营养针拔掉,轻声询问“白医生,你醒了。”

“我爸呢?怎么样?”她顾不上身体精神的疲惫亏损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焦急询问。

护士支支吾吾不肯说话,她的心再一次被揪紧,似是窒息一般。

去往ICU病房的路上,这是她日日夜夜工作的地方。此刻,却令她恐惧。

脑海中还在回响着护士的最后一句话“白医生…去看白董最后一面吧。”

护士的话如同致命的匕首狠狠的扎进她的心窝,疼痛令她感到麻木。

她终于理解那些痛失亲人在手术室门口嚎啕大哭的人的心境了,悲伤至极后真的会没有一丝泪水。

他在ICU病房门口徘徊许久,见到那颤颤巍巍走过来的身影,忙去扶稳她的身子“阿默……对不起。”

她木讷的看着他的眼睛,充满红血丝的眼睛令他心疼,用嘶哑的声音回答“不怪你。”

她拂去在她双肩的双手,平复好心情,沉重的打开了ICU病房。

病房内,机器的滴滴声仿佛是病人生命最后的警钟,看着父亲戴着氧气面罩艰难的吸氧,她的眼睛再一次酸涩起来。

许是父女连心,父亲缓缓睁开双眼,带着氧气面罩艰难、努力的笑容依旧慈祥“默儿,来。”

原创文章,作者:圆大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3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