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天价前妻:纪少你老婆要翻天》酒心味糖果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天价前妻:纪少你老婆要翻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酒心味糖果

简介:唐瑾钰的世界崩塌了,拜他所赐!南洋最尊贵的男人,中恒集团董事长纪沉寒。接踵而至的,是未婚夫秦烨家中破产倒闭,疼爱她的未来公婆被逼债自杀,秦烨锒铛入狱,她精神失常,被丢到疯人院……五年后她强势回归,誓要玩死纪沉寒。他突然发现,他对她的报复是多么可笑。他卑微的祈求她能原谅。她笑得冷漠绝情:你不是说对不起我,想弥补我?那好,你把中恒打包好,双手捧着,跪到我脚边送给我,我就考虑原谅你,如何?

角色:唐瑾钰,秦烨

天价前妻:纪少你老婆要翻天

《天价前妻:纪少你老婆要翻天》第1章 真不记得?还是装不记得?免费阅读

金梦。

南洋最大的销金窟。

这里有南洋最好的美酒,最辣的姑娘。

三天后,南洋世家圈子里,有一件盛大的喜事,唐家大小姐唐瑾钰与秦氏集团大少爷秦烨喜结连理,今晚的疯狂,是唐瑾钰自幼玩到大的小姐妹们,帮她办的告别单身派对。

她将从唐家大小姐变为秦家大少奶奶。

觥筹交错,纸醉金迷。

做了二十二年的乖乖女,唐瑾钰今夜难得的多喝了几杯,有些微醺。

耳畔是震耳欲聋的歌舞声,七彩的霓虹将每个人的脸映衬得不甚分明。

热烈的气氛下,谁也没注意到,东南角真皮的黑色沙发里,安安静静的坐着一个男人。

他面容冷峻,一身黑色西装,深如古潭的墨眸流露着锋利的凛冽,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的扣着一只漂亮的高脚杯,昏暗的灯光下,轻轻晃动,淡淡的抿了一口杯中红酒,视线扫过人群中微醉的唐瑾钰,薄唇勾着一抹凉薄的浅笑,舌尖扫过唇角,墨眸微眯,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好玩的念头。

或许,亲自动手报仇,更有快感。

深夜。

老天爷心情不好,遂大哭!

局散,唐瑾钰叫了代驾,与一众小姐妹们告别,各回各家。

白色的奔驰开回她住的小区。

毕业后,她搬出唐家别墅,进入唐氏集团工作,过起属于成年人的生活。

这处一百八十平的大平层,是母亲送她的毕业礼物。

威尼斯花园,高端小区,物业极好。

今夜却是个例外。

暗沉的地下停车场,安静得渗人。

回来的路上,唐瑾钰酒醒了些,付过代驾费,打开车门。

人还没走到地下停车场电梯口,脖颈间突然横过来一条强劲有力的手臂,嘴巴被人从背后捂住,甜腻的气息沁入口鼻,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

她头疼的按着太阳穴,从地上坐起来。

抬眸,入目是一个俊美的男人。

他邪肆的靠坐在近前咖色的沙发上,双腿交叠,身上的墨色西装是极少见的牌子,价格昂贵不说,还是私人订制,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两指间夹着一支白色香烟,轻轻袅袅的烟雾,在他眼前散开,气质冷沉,那双眸子生得很好看,蕴着浓稠得化不开的狠绝与凌冽。

唐瑾钰害怕得脸色惨白。

眼前这个男人,非富即贵,性子又定是个凉薄的,不是她能惹得不起的。

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她平视他的眼:“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想到什么,纪沉寒眸子沉了沉,嗤笑:“真不记得?还是装不记得?”

他的声音很冷,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

细看之下,唐瑾钰只觉这男人似是有些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在哪里见过?

局面于她不利。

眸子转了转,唐瑾钰试图与他谈判:“先生找我来,是因为唐家?先生在商场上和唐家有过节?”

“没有。”

俊美的男人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身体往前倾,拿过桌上一早备好的白水,也不避讳唐瑾钰,打开水杯旁白色的药瓶,取了一粒小小的白色药片丢入水中。

男人起身,将水杯递到唐瑾钰近前:“喝了。”

不容置喙的两个字。

唐瑾钰意识到,这个男人的目标是她。

可思来想去,还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何时得罪过他?

那药片,不用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作为唐氏集团大小姐,她自幼养尊处优,唐家近年来虽有些没落,但在南洋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以及深厚的底蕴,都足以支撑她体面的活在这个圈子里。

并且,她如今还是秦烨的未婚妻。

南洋商圈的小姐,名媛千金,世家少爷们,多少都会给她几分面子。

从来听得最多的,都是些阿谀奉承的话。

自然,她的确生得极美。

性子有些清冷,却又不会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温柔中又隐隐透着几分距离感,这样一张脸,这样的性子,可以温柔似水,也可以张扬妩媚。

思来想去,这个男人怕是图她的身子。

往后退了几步,唐瑾钰害怕的背脊湿透,修长漂亮的手指紧张得直发抖,伪装得镇定自若的声线,也变得颤颤巍巍:“这位先生,请你想清楚,我是唐家大小姐,我未婚夫是秦氏集团总裁,你如果伤害我,你自己也讨不到好,你只要现在放我走,绑架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呵~”男人冷笑:“果然,还跟当年一样自以为是,以权压人,唐家,秦家,我都不放在眼里,好好学着,今夜我教你用别的手段羞辱人,今夜过后,你可以好好享受被人以权欺压的滋味。”

话落,男人耐心耗尽,狠狠扼住她的下巴,将那杯水灌进她嘴里。

“咳……咳咳咳……”

唐瑾钰用力挣扎。

可惜,徒劳无功。

她被呛得猛烈咳嗽,面色通红。

而那杯水,到底还是一大半入了她的肚子。

男人讽刺的笑了一声,坐到沙发上,兴味的看着她,耐心等待药效发作,点燃一支烟,戏谑的动了动唇,舌尖滑过唇角:“忘了告诉你,这里有监控,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唐小姐,我等着你的表演。”

时间分秒流逝。

唐瑾钰渐渐察觉到身体的不适。

穷途末路,她试图跑。

刚抬起脚,双腿便是一阵的乏力,耗尽力气,艰难的走到门口处,却怎样也打不开房门。

脑海中的清明越来越少。

房中陌生的男人,突然变成一张熟悉的脸。

秦烨。

那个与她大学四年,相爱三年,订婚半年,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身上忽然有了力气。

一双漂亮的眸子水雾雾的,染着不自然的红,勾人得紧,一步步走到纪沉寒近前,跨坐在他腿上,抬手捧着他的脸,温热的气息扑上他的面门:“阿烨。”

两个字,叫她唤得婉转悠扬,拖着长长的尾音。

像是一只无形的小手,轻轻挠着纪沉寒的心,痒得厉害。

只是那两个字,委实刺耳。

心口处一阵烦闷。

原创文章,作者:酒心味糖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b0%e4%bb%a3%e8%a8%80%e6%83%85/3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