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我家图腾才不是王八呢》邪气凌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家图腾才不是王八呢

小说:玄幻

作者:邪气凌烈

简介:那年十万黄家郎出江夏杀海寇,战死七万子弟,江夏人人披麻,户户戴孝,赚了一块匾上书“国族所基”。那年江夏一黄童,当着万千人的面喊道:祖先之地血尤腥,北国枯骨堆京观,除非山河再一统,否则不配承父祖!那年江山倾覆,中原横尸遍四野,黄家儿郎立京门前嘶声呐喊:今日不吝己身铸国门,日后待我万千兄弟夺回此门,自有吾魂归家时!那一年伏波镇海将军载民南渡被贼暗算,拼着最后一口气驾船毁码头,南渡者沿岸泣不成声……

角色:孙显薇,张夜叔

我家图腾才不是王八呢

《我家图腾才不是王八呢》第1章 恶使来朝免费阅读

本书讲的是三朝五代黄家郎之故事……

在乱世之中,只有强者才配谈仁义;而会谈仁义的却又未必是强者….

太乙坠龙锏、天晶蝉翼刀、好儿郎当灭四夷,手握兵刃斩敌首,不惜己身铸国门,披荆斩棘利社稷!

玄墨朝国都开元,紫辰殿。

身着兽皮的贪狼使节赛斯嘿面带诡色手持用羊皮制成的文卷,当众念着据说是贪狼酋长耶律阿北写给当今玄墨太后孙显薇的情书,“….太后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为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此文翻译大致为:“….我没了老婆,你死了丈夫,你我都不快乐,咱俩结为夫妻好了,共享快乐…”

这封“情书”如果是寻常人寻常地,倒也词句正常,但是出现在一国朝堂,而且还是以使者之口宣于百官,欺辱意味不言而喻!

紫辰殿上玄墨朝的大臣们听到此处顿时骂出声来。君忧臣辱,君辱臣死!

“什么东西?贪狼是找死么?”

“都被我们赶去西北雪原了;还这么不知所谓!”

“蛮夷就是蛮夷,他们永远都只是类人而已。骨子里还是非人哉!”

龙图阁大学士开元府尹清河张氏执掌张夜叔拿着笏板就想朝贪狼使节赛斯嘿砸去,被一旁官拜太师的蔡元长急忙拉住。

暴怒中的张夜叔眼神犀利盯着蔡元长,蔡元长被张夜叔盯得难受至极,流着冷汗小声解释道:“这里是朝堂,陛下和太后都没说话,你怎如此无理?再说你就是现在就杀了他又能如何?”

塞斯嘿见张夜叔似乎忍不住想要打杀自己,他也不恐惧,反而还继续挑衅张夜叔,念起手中羊皮卷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张夜叔冷哼一声,朝前走了几步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赛斯嘿,。下一刻,张夜叔身体却摆出躬身对奏的姿势,弯腰施礼后,口中对着玄墨皇帝萧天衍高喊道:“臣,张夜叔跪乞陛下、太后圣旨!斩此恶使,发兵尽诛贪狼全族!以贪狼之血,宣我玄墨天威!”

太尉李博记斜着眼睛瞄了一眼太傅孙景休,眼神里充满询问。孙景休与太后孙显薇面庞相似,他与孙显薇是亲兄妹。太尉李博记掌管玄墨大部分修士军团,发兵开战这种事自然和他息息相关。孙景休除了是当朝太傅之外,还有个国舅身份。孙景休见太尉李博记投来目光问询,直接伸手指了指太保秦慧之。意思是跟着太保秦慧之表态。孙景休、李博记、秦慧之、蔡元长四人都是玄墨朝第十三代君王庙号墨明宗萧星渊留下的辅政大臣,至当今皇帝萧天衍成年亲政后,四位辅政大臣将监督太后孙显薇还政于皇帝萧天衍。

太保秦慧之默不作声,其余三位辅政大臣也跟着装聋作哑,而此时玄墨朝堂的公卿大臣们高声附和张夜叔者甚众。

玄墨朝第十四代君王萧天衍端坐御座之上,面对贪狼使节赛斯嘿的无理,同样面露不快。

见玄墨朝堂上大臣们对自己喊打喊杀赛斯嘿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心中甚是狂喜,贪狼族酋长耶律阿北派他此行就是来挑衅玄墨的,若是玄墨上下群情激奋兵出垄边关,那么他的使命也就达成了。

萧天衍的九龙至尊皇座后,一只玉手缓缓将垂帘掀起,太监总管李若水躬身上前搭手服侍,一位头戴九龙十二凤花钗冠,身穿百鸟翟衣,腰束十玉十金革带,下穿青袜青舄的盛装女子缓缓走到萧天衍右侧站立,面朝百官。她就是萧天衍之生母,出生江东孙氏封号庄烈太后的孙显薇。孙显薇和萧天衍母子二人站在一起,萧天衍倒好似年长孙显薇一般。

原本有些嘈杂的紫辰殿,随着太后孙显薇的动作变得寂静。

孙显薇生得一副倾国倾城的好姿色,瓜子脸,秀眉,丹凤眼,中原族女性少有的高挺鼻梁,精致俏鼻让人正面注视如赏花王牡丹。如不知底细的寻常百姓见了亦会觉得这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贵气逼人,令人升起自卑之念,不敢冒犯。

东极大陆人族修炼有两个体系,武者淬炼肉身修得真气御敌,修士念控元能手握乾坤万法。其中武者修为至宗师境后才有益寿延年的功效,而修士大乘者不仅能永葆青春,个中佼佼者甚至能返老还童。

孙显薇面容看似少女却已经是皇帝萧天衍的母亲,显然孙显薇也是修士!并且已经是超一流高手。

孙显薇面无表情朱唇轻启,对贪狼使者赛斯嘿的冒犯好似无动于衷,平淡道:“继续念!”

贪狼使节赛斯嘿看着站在御座右侧的孙显薇,心中莫名蹉跎了起来。此刻从孙显薇身上散发出典雅华贵的气势当真是应了世人对她的评价,“人间凤后”。

赛斯嘿想起临行前贪狼酋长耶律阿北的交托,“你此行务必激怒玄墨上下!令玄墨兵出垄边关,否则当天变来临时,我们贪狼族裔根本无法在大雪山脚下幸存一人….”

玄墨朝堂一众公卿大臣盯着赛斯嘿,如果不是顾及皇帝箫天衍和太后孙显薇在此,似张夜叔般冲动者不知凡几。

这一刻赛斯嘿心中自己就如同亵渎神祗的乞丐一般,卑微和惶恐之感遍布心灵。想起自己的使命,赛斯嘿最终咬牙念到:“期盼携美….天为衾裘….地为软塌….共赴巫山….”

萧天衍怒不可遏就要从九龙至尊皇座上站起,孙显薇微笑着右手搭在萧天衍的肩膀上,将萧天衍摁了回去。对着萧天衍的右耳着轻声说道:“皇帝要学会荣辱不惊,应当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因你是皇帝。是中原万万民的君父!”

“母后!….咳!”萧天衍不服气还要继续开口,孙显薇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萧天衍话到嘴边收了回去,随即他满脸不忿端坐皇座,却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孙显薇站在皇帝萧天衍九龙至尊皇座右侧俯视着赛斯嘿,脸上的神情多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嘴里继续催促道:“还有么?继续。”

赛斯嘿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中原人最重那莫须有的礼教,身为太后的孙显薇如此冷静,赛斯嘿心中嘀咕,“不应该啊。”

赛斯嘿收起羊皮卷,口中唯唯诺诺说道:“没….没有了。”

孙显薇此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玄墨朝堂上站立的公卿大臣们面面相觑,不懂得一向智勇双全的太后孙显薇为何如此失态。难道是气坏了么?

原创文章,作者:邪气凌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84%e5%b9%bb/8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