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吾梦踏道行》老蟹爱吃蟹老板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吾梦踏道行

小说:玄幻

作者:老蟹爱吃蟹老板

简介:玄历2996年。这一年,新生出,气运现,天地醒,此乃是大世,无人可阻。金墙红瓦龙凤现,百官俯首笑声来。北地深渊魔气腾,百姓黎明接叹息。霸气威压震天地,云开雾散喜道来……

角色:程文,张武爷

吾梦踏道行

《吾梦踏道行》第1章 学府免费阅读

骄阳初升,微光洒落海岸。

海面上,一座岛屿云雾缭绕,岛内群山叠翠,层林尽染,宛若人间仙境。

此刻。

青山绿水旁的学府内。

一群年纪不大的孩童,正在场地上扎着马步,说是一群,也不过是两手之数。

学府课堂上。

“白逸,你来讲解一下腿部破境之法。”

席位上,白袍先生开口之后,一位身着黑色短打的男孩,缓缓起身。

男孩只有一米四的个头,可长相却十分白净,而那一袭长发,让白净的脸庞多了几分俊俏之色。

白逸起身说道:“腿部破境,最主要在于对自身腿部力量的掌控,想掌控力量,就要进行日复一日的坚持锻炼和学习。

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精益求精的状态,一但达到精益求精,双腿便可顺利破境。”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激发自己的潜能,快速达到精益求精……”

正当白逸准备继续往下说时。

一只以气所化的手掌,在他头顶轻轻一拍,示意他停下。

白逸挠了挠被拍的头,识趣闭上嘴。

可他嘴是闭上了,课堂却炸开了锅。

众人一听还有快捷之法,也是你一嘴我一句开始讨论起来。

“还有这好方法?我这么没听过。”

“先生不是一直说,只有脚踏实地才行吗。”

“怎么可能是真,白逸都没修为,指不定瞎说的。”

“我也觉得,一个没修为的知道什么。”

“那可不一定,你们可别忘了白逸的剑道造诣。”

……

质疑声,疑惑声,充斥着课堂。

白逸见此一幕,也是习以为常,毕竟自己毫无修为,被质疑也是在所难免。

谁让这修行世界,修为为尊。没有修为,你在别人眼中什么也不是,所言也不过风言风语罢了。

就好比,关公面前耍大刀——自不量力。

先生扫了眼乱哄哄的课堂,轻叹口气,缓缓起身背过双手。

“好了,安静!”

听到先生发话,众人马上安静下来。

“白逸前面说的很好,修行靠的就是不懈的努力和脚踏实地的学习。”

“但他最后所讲,是真也好,是假也罢,对此我也不过多讲解,但你们要记住,欲速则不达,没有什么事,是一蹴而就就能完成的。”

说到这,先生微微摇头,再度看向白逸。

“白逸,你现在尚且年幼,一些不正当的修行典故最好少看,以免误入歧途,先生我也就说这么多,你先坐下吧。”

听到先生教诲,白逸只好耸了耸肩无奈坐下。

误入歧途?只能说先生多虑了。

自己好歹来到这方世界已有十年,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他也在慢慢了解。

其心智,岂会真如十岁孩童这般简单。

更何况他也没法修行,误入歧途?那也得有修为才能误入歧途啊。

如果真能误入歧途,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恩赐了。

十年来,对于修行二字,白逸可谓是朝思暮想。

他也曾幻想过成为这方世界的无上强者,举手投足便可上天入地,摘星夺月,剑开诸天,受世人膜拜。

甚至连成为大佬了后穿什么样的衣服他都想好了。

可偏偏现实却给他了个大逼兜子。

穿越重生没个金手指不说,连最起码的修行之路也被封死。

在他还是婴儿刚觉醒前世记忆时,便听人谈论,自己的身体被规则所束缚,这辈子怕是无缘修行。

为此,张武爷带他寻遍岛上能人异士,只为破这规则束缚,但都无果。

现在十年过去了,张武爷也早已接受白逸是个平凡人的事实。

甚至连白逸自己,也不得不接受这该死的命运。

穿越重生修行界,既没有金手指也没修为,他的人生可想而知,以后怕是连杀只鸡,他都得掂量掂量对方修为几何。

这要放在前世,他就是个既没人脉也没能力的混子,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就在白逸感叹人生之际。

突然。

一条细小水柱,破窗嗞在了的他侧脸,瞬间将其思绪拉回。

白逸抹了把湿润的脸蛋,脸上并未有丝毫怒意,口中轻声说了句,“老子早晚炖了你们!”

与此同时。

窗外池塘内,那条嗞完水的幕后黑鱼,正四仰八叉露出它那雪白的鱼肚慢游在池水中。

其行为,仿佛一位胜利者在高歌炫耀。

白逸见此一幕心头一凛,将握紧双拳捏的咯吱作响,可最终,他也只能无奈松拳叹气。

对于池塘这一窝鱼,他也是无可奈何。

这些鱼嗞人的本事可谓是与生俱来,凡靠窗的学子平日也没少挨嗞,长年以来惹得民声载道。

可再怎么民声载道也没用,谁让这些鱼有背景呢,若非它们背后站着程院首,他真想一天炖一条给它们全给吃咯。

可没办法,实力和背景都不允许,他只能默默承受。

时间飞逝,转眼课程接近尾声。

席位上,先生缓缓站起。

“好了,今天的理论知识就先讲到这,大家先回去吃饭吧,午后还有实践课,都记得早些回来。”

话完,眨眼先生便消失于学堂内,没有任何拖延。

一听放课,白逸也回过神来,他得快些回去吃饭了,毕竟修行哪有干饭重要。

倒是下午还有实践课。

实践课于白逸而言可有可无,但明令规定,实践课所有学子必须到场,所以他也无法抗拒。

学府的课程就分两点,理论和实践。

理论课程过于枯燥,一些底蕴深厚的学生很少来听。

不过对于白逸这外人而言,听听这方世界的修行之法,大能故事,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而实践课。

顾名思义,就是修炼的课程,想要快速提高修为,唯一的办法就是修炼。

学府的实践课,自然也有其独到的修炼方法。

通俗而言,就是排位赛。

白逸他们这一届51人,前25人,都有各自的战桩排名,而后25人,要在九个月内进行争桩战。

争桩战一月一次,一但过了九个月你还没有桩位,那就只能告别学府了。

争桩战之所以如此激烈,也是有原因的。

在末尾25人中,一部分人,因为不想放弃期末考核奖励,所以拼了命的给自己争个桩位。

毕竟修行界,机缘这东西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哪天他就变强了呢。

而另一部分,大多都是天资较差的平民百姓,有些学生还是学府赞助入的学,他们不为争什么排名,为的就是能在如师桩上多练一刻。

如师桩,桩如师。

你每击打一次,如师桩会根据你的不足对症下药,直至你完美掌控自身的力量。

因此强者恒强,你不争只能被淘汰。

如师桩于白逸而言,无用,因为他没有修为,如师桩给他就是浪费。

不过没修为归没修为,可白逸剑道超绝,倾尽全力,如师桩怕也扛不住他一剑。

不论修为论战力的话,他起码战桩前三。

学府之所以让他免费在此学习,也正是因为他的剑道造诣远超同龄人。

特殊学生,特殊待遇,所以他也不用争桩。

虽说白逸剑道超绝,可毕竟修炼才是长久之计,没有修为加持的剑道,纵使你剑招再华丽,再惊艳,也不过只是空谈罢了。

剑道与修行,孰轻孰重白逸还是清楚的。

没有修为的剑道,虽能强一时,可能强一世吗?

收回思绪。

白逸收拾好书卷,右脚刚迈出座位,一道声音便喊住了他。

“白逸,别急着走啊,对你那野方法,我们哥俩可是很感兴趣的,不妨现在给我们俩讲讲?”

白逸目光微凛,听这口气,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

程家程武。

放在前世,这家伙就是典型的熊孩子,还是那种皮痒的,一天不收拾上房揭瓦的那种。

熊孩子,他最讨厌了。

若非他不想给张武爷惹麻烦,岂会惯着对方。

白逸怀中夹着书卷,微微转身看向趾高气昂的程武。

面前程武一米六几的个,顶着毛发唏嘘的大脑袋,脸上长着点点红斑,活脱脱一副小霸王样儿。

再一看躲在程武身后的程文,白逸显然知道这小子今天为什么找他茬了。

看来是来报仇的呀。

什么想听野方法,不过都是借口。

“程武,你也别跟我在这打马虎眼的,不就是想给你弟程文报仇吗,你就没问这小子我为什么揍他?”白逸平淡说道。

程武也是冷哼一声,程文为什么被揍他自然是知道的。

他弟弟也不知从哪听来的,说是岛上有个叫白逸的,没有修为很弱。

这小子一听对方没修为,问了地址,带了个人,就准备去欺负欺负对方,可他哪里知道,白逸虽然没修为,但实力可是实打实的。

当天中午,程文见白逸不在家,架着人梯,对着人家厨房窗口的那锅饭,就是两把沙石。

而此情此景,刚巧被取东西回来的白逸看见。

见一锅饭被人糟蹋了,白逸自然也不会惯着对方,操起木剑追着程文砍去。

程文七岁才开一锻不久,哪里是提剑白逸的对手,被对方暴揍了十来分钟,鼻青脸肿的回到家。

这刚今天才消的肿,他就带程文找场子来了。

找茬不过媒介,其目的自然是报仇。

“程文即便有错!那也是我们程家人,我们程家人犯错自会有人管教,还轮不到你个外人插手教训!”程武大声说道。

白逸闻言,白眼一翻冷冷一笑。

糟蹋我一锅饭,搞的是我错了一样。

这换平时张武爷在家,这小子怎么说也得被吊在房梁上,抽个一天一夜老头子才肯罢休。

比起张武爷,自己这还算小施惩戒了。

白逸翻完白眼平淡开口道:“行,你们程家人牛行了吧,那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

程武其实早就想好了。

“怎么解决,自然是手底下见真招了,我们程家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程武嘴角上翘微微一笑道:“你我毕竟也不是小孩了,下手指不定没轻没重,既然如此,地点就在学府擂台,我们擂台上解决此事,白逸,你看如何。”

白逸也是毫不犹豫点头说道:“行,那就依你,下午学府擂台上解决,你记得带上赌注,我的赌注…你赢了再说。”

学府擂台并非生死擂台,所以学生比斗都会相互赌上彩头,为了这彩头,双方也能放开手脚打。

程武见白逸答应和自己擂台上见,也是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毕竟他以前也喜欢欺负白逸,但其下场,不言而喻。

对于白逸出什么赌注,他其实一点也不在意,毕竟白逸穷的,能指望对方出的起什么,他只不过要名罢了。

白逸在学府可有天才剑的称号,其剑道造诣很是了得,甚至在整个岛上,天才剑的名号也是颇为响亮。

毕竟白逸的剑道是受院首们肯定的,他若能将其战胜,在岛内的知名度自然不言而喻。

“行白逸!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程爷爷我已经六锻了,你剑道虽强,但不会强一辈子!一年前我四锻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我肉身已过圆满,你输定了!”程武自信道。

课堂内,众学子一听程武六锻,都也惊讶不已。

“六锻!?”

白逸虽然没有修为,但对于现目前的修行境界他还是知晓一二。

所为锻,破凡境界中一小境的称呼。

破凡共九锻,前四锻分别对应着,头,躯体,手,脚,这四个部位。

而头部包含众多,也是最难锻的一个部位。

只有将每个部位炼至大成,即可开启下一锻。

五锻被称为肉身圆满。

而后五锻,则是对整个身体和奇经八脉进行淬炼,只有达到真正的肉体极致,才能突破凡体。

通俗来讲,破凡境就相当于个武夫,空有一身力气和强劲的肉身罢了。

可令他没想到是,程武竟然六锻了,十岁六锻确实难得,也难怪对方今天这般自信,要和他擂台上解决。

“哦?六锻了都。”

白逸摸了摸下巴微微皱眉,思索道:“那你这赌注怎么说也得加点呐,都超越肉身圆满了,我这也不好对付不是,你说呢?”

程武见白逸有些认怂,十分自信道:“哈哈!行!就依你,区区赌注而已,反正小爷我今天赢定了!”

白逸见程武满口答应,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果然小屁孩就是小屁孩,他若没点自信和底牌,岂会应战。

希望这小子下午带个大宝贝来。

对于修行界的东西,他可是喜欢的紧。

二人四目相对,战火一触即发,周围看客也是摩拳擦掌。

学府最年轻的破凡六锻,对战学府毫无修为的天才剑,这场战斗看点十足啊。

原创文章,作者:老蟹爱吃蟹老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84%e5%b9%bb/4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