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极黑的终末》墨卿望雀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极黑的终末

小说:玄幻

作者:墨卿望雀

简介:作为天使和恶魔的孩子,霜白从他七岁那年就背负着为父母报仇的这件大事。为了替父母复仇,他进入杀手组织嗜血收集相关信息,在为父母复仇的道路上不断成长,在杀了几个仇人后,彻底放下了仇恨,明白了许多他以前曾不知道的道理,但是却被突如其来的战争袭卷,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角色:血卫,姜严

极黑的终末

《极黑的终末》第1章 越狱免费阅读

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满五彩斑斓的灰白世界。当你经历了挫折,痛苦,灾难,然后勇敢的坚强的活了下来,并在某些领域获得了足够的成就,你以为你看透了这个世界,你以为你已经了解了现况。其实,你在那些强大的存在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自以为是的无知的蛆虫,一个搞笑的跳梁小丑。

2023年9月8日。

不知何时起,一轮诡异的满月悄然地挂在天边,无边的黑暗充斥着整个千石市以及它周边相邻的城市。

千石市——是蓝星,旧时代的东亚前华夏国,千石市一个位于前华夏川南某处的中型城市。市中心大厦地底的牢狱里,霜白突然睁开他那双深棕红色的大眼睛,同时嘴角也轻轻向上扬起,露出妖艳却不失妩媚的笑容。

他浓妆艳抹,一身绯红,高跟鞋,低胸装加上恰到好处的艳红色眼影,使隔壁的狱友都对他露出了下流的表情。

他身材高挑,有着水蛇般的腰肢,眼神柔情似水,连绵不断,勾人心弦。

也不怪这些室友会对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看见这么一个花枝招展的尤物女人在自己隔壁,他都会忍不住升起这样的邪念,尽管有好多人知道霜白是真正的男人,也丝毫不印象他们心中诞生这样的邪恶想法。

霜白睁开眼睛知道是时候出去了,待在这个顶级杀手的地下牢房“蹭吃蹭喝”也不是个办法,而且自己还有一个必须要保护的人,因为明天要有大事发生在这座城市了。

他将自己的“房间”收拾整齐,手轻轻一挥手,像是一个浓妆艳抹的舞姬。牢房的铁门“哐当”一声,碎了一地,他轻轻抬腿,走了出去

整个监狱阴暗潮湿,蟑螂满屋跑。其他大部分狱友的牢房更是像一个垃圾库一样,从来都不打扫。

霜白不同,自打他来,都两个月了,还是很干净,几乎没有什么异味。

他走着猫步慢慢地走了出去。

监狱的走廊里,有好几个年久失修的电灯在一直闪烁着。一股股生活的异味,掺杂着一阵阵的阴风向霜白袭来,这都是霜白的狱友的牢门里传出来的。

他才刚走两步。

翁——警铃响通整个走廊。

一些狱友传来羡慕的眼光,一些狱友怜悯地感叹:“一大美人儿,被关了还想逃跑,我都进来三十年了,就没见一个逃跑成功的,这下惨了。还不如让爷享受享受!”

然而牢门的小窗仍然有不少大叔老头投来痴汉的眼神,还流着口水。他们大多知道这妖艳的“美人儿”是个男人,但丝毫不影响爱看漂亮事物的兴趣。

霜白没走出几步,两队狱警就已经来到霜白面前,拦住了他。

他们整整有20人,个个身穿杀手标配的黑色劲装,一身黑衣将整个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带着不同的恶鬼面具,用于区别个体。人人体型都相差不多,各自配备着统一的武器——一柄黑色的横刀。

他们训练有素,站姿整齐划一。

这两队狱警都紧张地看着霜白,严阵以待摆好架势,做好了霜白拒捕的准备,人家好歹也是顶级杀手组织的狱警。但是才一会儿,好些狱警的背就被汗打湿了一片。

霜白倒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包薯片,自己吃了起来,还时不时问旁边的狱警要不要整一袋。

没有人回答他。

狱警心想:这TM都什么时候了,还吃?

终于,狱警的队长开口了:“大人,您这,要不您回去吧?您看,您后天就可以出去了,能不能不要为难小的?”他恭恭敬敬地小心翼翼地问。似乎生怕说错了,惹着这尊大佛。

“奴家只是想早些出去而已,这样吧,我把这些零食都给你,你通融通融。”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大堆零食,连忙递给他。

这队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接吧,就如同放他走了,那上头怪罪下来,就是个死;不接吧,要是惹怒了眼前这尊大佛,就是要立即到地狱报到的啊。

嚣秋,深夜的千石市还略带一丝冷意。

千石市城北,温馨公寓天台上,一个小女孩在窗台边正注视着那轮圆月。

小女孩体型娇小,一身淡蓝色连衣裙与随风掀起淡淡涟漪。一头淡黄色的飘逸长发时时舞动,棕红色的眼眸闪烁着一丝担忧,随即又化为没有感情的冷漠脸庞。

她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要说她与同龄人有什么不同,除了比同龄人还要矮一点,或许是她仿佛看穿世事,经历过太多世间万物中的喜怒哀乐般的眼神。

那轮诡异妖媚的圆月没入云层,女孩也悄然无声地消失了。只留下一句:“小白,我并没有忘记哦……是你改变了我的生活,不管以后怎样,我决定了,这一次我要重新活过,为自己而活,为你而活。所以你到底在哪里?”

过了一阵子,圆月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又跑了出来。月光像侵入一般,覆盖在整个千石市,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的来到。

这边,霜白提着猫步巧妙地从这些杀手狱警的“尸体”旁走过,手里的零食就没有停过。

他放肆地吃着零食,光是听着这咀嚼的声音就感觉他吃得很香,他一边吃着还不时看向监控摄像头,像是在征求谁的同意又像是在炫耀。

一个昏暗的办公室里,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的中年男人正在静静地看着书,时不时地眉头一皱。一件好看的白衬衫,外面一件严肃的黑西装,给人一种文静男人遇到了书中疑难的样子。

姜严,他是【嗜血】的头儿。他这副羸弱,遇风就倒的样子,让人实在不相信他竟然是这世界上七个最强的杀手组织之一【嗜血】的头儿。

“大人,『嗜血魅影』他好像要叛逃了。”一个全身黑色劲装不露面的精壮男子悄然无息的出现在姜严的办公桌前,弯身一鞠。他是姜严的左右手——狡鲨。是姜严亲自培养,只效忠于他一人。即使是面对杀手总部也一样。

姜严眼皮微抬,继续看书:“让血卫去,看能否劝他留下,如若不行,就只能下杀手了。作为【嗜血】最好的三位杀手之一,他知道太多东西了。”

“是!”没有太多的话语,他生来就是效忠于姜严的,除了汇报情况,就只有服从命令。

狡鲨刚走,一股杀意就向千石市袭来。

这一次,姜严终于惊得一下子站起身了。扶了扶眼镜,向门外夺门而去。

霜白也感应到了什么,加快了向电梯走去的步伐。

两队巡卫又追了上来。

他一边逃,还随机破坏一些牢房的禁制,使得这些关押的囚犯可以出来。

看见禁制被破除,一些囚犯自然是忍不住逃了,还有些经验老道,并没有出来,因为他们知道要是被抓住下场就更惨了。

每个囚犯出来后表现都不同。有的赶快逃跑;有的以破坏禁制向隔壁的“狱友”敲诈勒索,狠赚一笔;更有和他的好“狱友”大打出手的;自然也少不了想要将霜白就地正法的,这类人自然是被霜白解决了。

霜白将这些囚犯放出来,只是为了自己逃跑叫上一道保险。

如果说姜严是【嗜血】的老大,有着顶级杀手的实力,在哪里都有独当一面的强横实力。但是并不经常出手霜白是【嗜血】里三大主力,拥有着【嗜血】里的尖端力量。

那么血卫就是【嗜血】里的中坚力量,是不可多得的。因为数量的缘故,培育起来也是最耗费资源和时间的。霜白知道,每一个杀手组织的情报网都是极其强大的,更何况是在【嗜血】总部的地下。

血卫个体实力还算可以,有几个勉强达到了金牌杀手的实力,其他全是银牌杀手。但是他们从来不单独行动,尽管杀手大都不一起行动,更喜欢单独行动。可血卫就是一个特例,他们单体实力就不错,更何况一群人。

自己一个人肯定逃不出去,就算逃出去了,自己也肯定浑身是伤,更别说在即将降临到千石市的灾难中,自己还有要守护的人。

所以将这些人放出来,那么这些人可以抵挡大部分的巡卫甚至血卫,自己只需要出极少的力就可以浑水摸鱼逃出去。

霜白想着这些,再次加快了速度。

电梯就在眼前了,一道道红色劲装束身的“红人”将霜白团团围住,这赫然就是血卫啊。

霜白稳住身形,定睛一看,足足有三十个人。

霜白又拿出一袋零食,边吃边看着监控摄像头:“好啊,姜老头儿,我就出去玩会儿,您老至于这么较真吗?”他撸起袖子大口吃着零食,瞪大眼睛看着监控摄像头,龇牙咧嘴,把飘逸的红色长发揉得凌乱,看起来像一个女汉子,不更像一个女疯子。

见血卫和监控摄像头都没有反应。

“好好好,姜老头儿,下血本儿啊!不怕损兵折将啊!血卫总共就五十二个,抓我一个你就派三十个,你真看得起我!”霜白表情愤怒。

血卫见霜白终于发完彪,才叹一口气。

血卫似乎有个领头羊,她站在霜白后面,她上前走了一步\”大人,请回吧!\”叶香野子微微欠身,伸出右手作出一个“请”的动作。

\”野子,让我走吧!\”霜白平静地说。

“大人,这恐怕不妥,请不要让属下为难…\”埋予子。

\”好!好。\”霜白无奈地摆了摆手。

“呼!”众血卫长舒一口气。对于霜白愿意束手就擒,可以避免与之一战,大家都放下了心中的那颗石头。

显然,他们可不愿意对上霜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即使是这足足十十个人,都没有一丝这样的想法。

“那么,『魅影』大人,请回到你的房间吧,如果住的不舒服,我们会让管事换点好的被褥或房间。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告诉我们。”叶香野子作出一个“请”字,甚至将腰弯了下来。这几乎就是请的姿态了。

轰——

十几股危险的气息刹那间就充斥在众人的感知范围之内。

血卫齐刷刷地看向霜白,紧紧地盯着他,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空气瞬间安静下来,似乎这就是他做的。

“额。”霜白退了一步:“啊,这可不是我做的,那些气息你们也能感觉到的吧,相信我啊!”霜白满了讪笑:“比起这些,我想,你们应该不会喜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所以,我建议,对,建议你们还是别管我或这些即将没用的天花板了,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远离千石市最好。”

咔嚓——

天花板裂开,再一次打破了这个平衡。

咚——

天花板,掉了一大块下来,大片尘雾扑面而来,随之好四道巨大的黑影一闪就进入了这一层的监狱里,血卫也被冲散了。

尘雾过后,走廊里到处都是石块和沙砾,叶香野子整个人都晕晕乎乎地趴在地上,一身的灰,一脸哀怨地看着霜白:“你怎么知道天花板……”

霜白双手抱在胸前,满脸坏笑地向灰头土脸的叶香野子走去,不时还对她挤眉弄眼,满是嘲讽的意味。

看着霜白无时无刻不散发的“恶意”叶香野子下意识的害怕了。身体几次想要挣扎起来,但除了天花板突如其来给她带来的皮肉伤,使她衣服好几处破损,有的甚至可以看见一些肉,不时还有一丝鲜血流出来。但霜白的“恶意”使他惊恐得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仿佛是一种来自无尽黑暗里的无力感。

霜白终于来到叶香野子的面前,蹲下看着笑着看她:“怎么样,不信我的话吧,现在这样谁都不怎么好受了,你瞧瞧,你这个样子。唉,难受。”

“不对,莲思洁,苏白还有清玉她们呢,她们在哪?”叶香野子焦急起来。

“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别人。”霜白一脸坏笑。左手慢慢伸向叶香野子,仿佛要对她做不可描述的事。

“你想要对我做什么,别过来要!”叶香野子挣扎着坐起来,无力而又警惕地看着霜白慢慢靠近。

原创文章,作者:墨卿望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84%e5%b9%bb/4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