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谁人剑》董大别愁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谁人剑

小说:玄幻

作者:董大别愁

简介:慢节奏修仙文,不无脑。剧情徐徐展开,你会看到一个玄幻世界的海贼王和他的小伙伴们历险的故事。一个灵气受限的世界,男主白心安到底会带着他的小伙伴探索出多少关于世界的奥秘?跟我一起来吧。

角色:张头儿,陈胖子

谁人剑

《谁人剑》第1章 少年进城免费阅读

豫州城墙之上,一乞丐醉卧,似宿醉未醒,却喃喃自语:“数万年了,没想到界外还有修士能进来,因果往复,天道轮回,小子,你会做什么选择?”

这乞丐垂垂老矣,不修边幅,洒脱出世。明明大大方方躺在那里,却无人能看见他。这些日子,他留意到一道因果,这因果竟在一个平凡少年身上,即便是他也看不透。

“区区千余年,这凡人界竟不知仙人为何物了,古籍上写的明明白白,咋就没人愿意相信呢?不怪你们,不怪你们,那一族要生事端,你们凡人怎能拦得住?”老乞丐继续喃喃自语。

他睁开惺忪睡眼,一眼望去却是数里之外,看到了城郊那个小村子和那片茅草屋。炊烟袅袅,鸡鸣狗叫,一派凡人气息。

“天有多少重来着?地狱有多少层来着?嘿,看我这记性。也罢,也罢……”老乞丐哀叹一声,瞬间消失。

乞丐刚刚所在的城墙,是豫州城的城墙,极不起眼!

偏远古朴的豫州城不大,百姓生活安逸。哪家死了只猫都恨不得办个丧事,请上街坊四邻吃上三天三夜的流水席。

天大亮后,城门吏按往常的时辰打开城门,随着老旧木城门嘎吱嘎吱的响声,百姓们也开始像往常一样进进出出。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城门口一早便来了不少狱卒,一水儿穿着州狱的官服,持刀不语等在那里,表情凝重。

城中的百姓们一看见狱卒便知豫州城的州狱要来新囚犯的消息,属实。不少好事的百姓早早就三三两两的分列在城中主街两侧,准备看热闹。

早上城门刚开,一个少年就匆匆进了城。少年名叫白心安,家住北城郊,进城是要去城中的永安药铺。

昨夜。

少年的母亲病情加重。前半夜还有力气咳嗦几声,可后半夜便气若游丝,看着早已无药可熬的药锅,少年心急如焚。

少年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颇为清苦,但知足常乐。如今母亲病重,少年丝毫不敢往坏处想,只盼着明早城门打开,好去城中药铺求药。

永安药铺是豫州城里最大的药铺,同样是各家药铺都有卖的药,这里偏偏会贵出那么一点儿,药匣上写着的草药名字,像是都有爱买不买的笔法。

永安药铺根本不靠寻常草药赚钱,而是靠铺里研制的各种秘药。除开疑难杂症外,一些常见病症,永安药铺的秘药往往能药到病除。深得城中大户人家信赖,一些寒酸的小门小户,根本不敢踏进药铺半步。这让药铺的伙计们颇为得意,平日里根本不正眼瞧人,只有看见大户人家的管家们,才会点头哈腰。

可今儿一开门儿,伙计们便看见一个少年站在门口。

这少年脚上蹬着一双破草鞋,脚面上隐有血痕,应是着急赶路磨破的。一身粗布麻衣好像风稍微大一点便能吹碎,腰间还挂着一个老旧葫芦。

平时对来药铺的有钱人恭恭敬敬、迎来送往的伙计们,好像终于找到了挺直腰板做人的机会。

“我说姓白的小子,你这来来回回几趟了?永安药铺是你这种穷酸小子能进的地方吗?弄脏了我们铺子倒还在其次,你这股穷酸气要是破了铺子的风水,我们可承担不起。毕竟我们永安自打开张以来,就没进过这么穷的人。”一个伙计饶有兴致的嘲讽着少年,引得其他伙计哈哈大笑。

“有劳,我想见见陈掌柜,上次过来,听几位小哥说陈掌柜出远门了,不知道现在回来没有?”少年并没有在意几个伙计的嘲讽,面无表情,也不正眼看他们,只自顾自往药铺的门里张望。

“吵吵什么呢?还做不做生意了?”一个中年嗓音从药铺后堂传出来,听口气像是这药铺的掌柜。

这时街上突然热闹起来。守在城门的狱卒已等到送过来的犯人,正押着犯人前往州狱,刚好路过永安药铺。

奇怪的是这次只有一个新犯人,这让围观过来的百姓颇感失望,但还是耐不住性子说三道四起来。

犯人一身江湖混混打扮,衣衫褴褛,光着脚,像是被富贵人家关门放狗咬了一通的样子。一些衣服的破烂处还隐隐能看到已干了的血迹。这犯人手上、脚上都带着沉重镣铐,伴随着他的闲庭信步哗啦啦作响。

犯人步子很慢,不停四处张望,颇有一种刚买了一处宅子,修缮后过来验收的味道。乍一看上去,这哪是去监狱啊,分明是荣归故里。

随着犯人越走越近,围观百姓才逐渐看清,这是一张青年男人的脸。

犯人眼神中充满难以置信,表情奇怪,有失望、有新鲜、有无奈,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偷来一件宝物,打开一看发现是空盒子,然后开始嘲笑自己竟信了这个圈套。

“长的这么大气凛然的,这是犯了什么罪啊?我看肯定是哄骗了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骗财骗色来着。看这身形也不像匪类,倒是像个书生。错不了,一定是骗财骗色。”

“我看未必,要是江湖骗子的话,州狱会出这么多狱卒过来押送吗?一定是身手不凡,犯了什么大案,不是一两个狱卒能镇得住的主儿。你们别被他的表象迷惑。”

“你们看见没有,他脸上一点颓丧气儿都没有,他这是来逛街来了啊。我看啊,一定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公子,过来就是走走过场,过些日子就会被偷偷放掉了。”

街边的百姓们三言两语的猜测着犯人的过往,平时他们真的很少这样动脑子想事情。

“小子,我听说你也来了几回了,也算是个孝子,你娘的病呢,我刚才也听你讲过了,不难,一副药的事儿。但是,永安自打开张以来,就没有白送药的规矩,这我想你一定早就听说过吧?”一个掌柜模样的人站在几个伙计身前,趾高气扬的跟少年说道。

“陈掌柜,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只想换一副药,我娘她……怕是快撑不住了。”少年恳求着,一夜没睡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诚恳又可怜。

陈掌柜冷笑,轻蔑的看着少年:“你一个十多岁的穷小子,能干啥?我看啊,你一辈子都凑不够这副药钱。这么着吧,陈爷我今日心情好,你跪下给爷磕一百个响头,我就帮你把药钱垫上,怎么样?”

少年救母心切,别说一百个响头,就是一千个,他今日也不会眨一下眼。此刻听了陈掌柜的话,毫不犹豫,马上就要跪下。

可不知何时,那戴着镣铐的犯人站在了少年身边儿,一只脚挡住了少年正要着地膝盖。

“小子,这种人也配你给他下跪?你的出息都让狗吃了?年纪轻轻不飞扬跋扈,难道等牙掉光了再倚着墙骂街?”说着,这犯人举起手,在少年后脑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犯人虽然戴着镣铐,但这一巴掌还是很有力道,好像镣铐对他的动作没一点儿影响。少年被扇得几乎要昏过去,一个趔趄,才勉强站住。他看向男人时,甚至有些眼花。

“他陈家不是有一味药需要人血入药吗?用血跟他们家换,用得着给这种东西下跪吗?蠢得没边儿。”犯人说完,转身继续沿着街往前走,嘴角多出了一丝笑意。

陈掌柜听到那犯人的话,如五雷轰顶。陈家的确有一味药需要人血入药,可这是他陈家的绝密,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一个下贱囚犯也敢诋毁我们陈家,怪不得有这个下场,活该。”陈掌柜尽量保持冷静,故作强硬,以掩盖他早已经惊涛骇浪的内心。

“我说老陈,你也这么大把年纪了,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干嘛?真他娘的丢人。”一个狱卒头头儿对陈掌柜呵斥着,不等陈掌柜答话,就一把拉过少年说:“小白,别上了这陈胖子的当,他们陈家从来是一手交钱,一手给药。我看你磕了头也拿不到药,走!”

少年从刚才眩晕中恢复过来,缓缓说道:“张头儿,我娘她……”

被叫张头儿的狱卒叹了一口气,拍拍少年的脑袋说:“等我把犯人押回狱里,你来我家拿钱。咱不受陈胖子这窝囊气。”

一旁的其他几个狱卒都看着张头儿,眼神异样,他们都知道,永安药铺的一副药,值张头一年的俸禄。

带着镣铐的神秘犯人也看着张头,眼中似有暖意,但只是一笑了之,继续往前走。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走着走着他突然回头,看见了那老乞丐。

四目相对,却都沉默不语。

原创文章,作者:董大别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7%8e%84%e5%b9%bb/1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