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学医救不了跑团刁民》观火人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学医救不了跑团刁民

小说:悬疑

作者:观火人

简介:尚白作为一名爱岗敬业的外科医生,死后进入了跑团游戏,打算继续作为一名医生造福队友,然鹅……尚白:求求你们了!不要再去搞邪神了啊啊啊啊——!队友:你放P,被盯上的明明是你啊喂!被邪神盯上的小可怜抱紧自己瑟瑟发抖,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邪神:我就静静地看你装,忘记大号密码了是吗,来,我来帮帮你。尚白:??!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角色:刘文西,郭明

学医救不了跑团刁民

《学医救不了跑团刁民》第1章 1D1免费阅读

医生静静地站在手术台旁,深色的瞳孔里渗出了些许的疲惫。

结束了,无论是这场手术,还是这个病人,都结束了。

助手已经先一步出去了,外面传来了家属阵阵的哭声,这对医生来说,就像是某种声嘶力竭的质疑,它虽然没有明确的逼迫与攻击对象,却让他感到十分的压抑。

推开手术室的门,医生缓缓地拉下手术口罩,长时间的手术消耗了他巨大的精力,但是手术结束,那位病人没能撑过来。

他对伤者的家属表示抱歉与遗憾,目光再一次落在身后的尸体上,然后轻缓又滞重地移开了。

没有人责怪他,因为在伤者送进医院以前,所有人似乎都默默地认定了一个悲剧的结果。

“尚医生,您快回家休息吧,接班的医生已经来了。”

远离了家属的悲伤,站在更衣室的柜子旁,医生有些恍惚地抬头看向助手。这个年轻的助手有一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眼里流淌着安慰的神色,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习惯性地捏了捏左手的无名指,这似乎是他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您也已经尽力了,那个病人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我想他的家属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医生木然地点了点头,脱下手术服,换好衣服就走出了医院,在走到空地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恍惚间,他看见明亮的大厅里乌压压地站满了人,他们脸色青灰,裸露的皮肤有的地方被精细地割掉了一块,有的地方像是破碎的布娃娃一样被人尽心补好,举着或是残缺或是扭曲的手臂,僵硬地向自己挥了挥手,像是在“再见”,又像是在说……

“你好”

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了脖子一样,他僵直在原地,突然回过神来。医院的大厅里,助手一人站在那里挥了挥手,并没有发现这边医生神色的异样。

他慌乱地撇开视线,慢慢地、逐渐加快地、最后几乎是奔跑起来地向停车场走去。

“崔医生,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护士长看着站在门口的助手,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我有些担心尚医生,他最近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

“有可能是没休息好,”护士长也转头看向外面,没有路灯的地方黑漆漆的,她什么人也没看到。看看左右都没有别人,她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问道:“我听说尚医生最近的那些病人都是……”

“现在警方还没确定呢,”助手崔行打断了她的话,微微地笑了笑,“这里又不是国外,哪来那么多……杀人魔呢。”

尚白不知道助手和护士长说了什么,他开着车,车速越来越快,就像是要甩开什么一样,以一种很焦急的速度回到了小区。把车停在车库里之后,他在驾驶座上坐了十多分钟,然后才压抑地下了车,走出了车库。

——————

“刘队,你还没回家啊。”

刘文西将手里的资料扔到桌子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你们先走吧,我再看看。”

最近市里出现了多起杀人事件,通过对受害者尸体的检验和作案手法的分析,可以肯定凶手是同一个人。

发现受害人的位置很集中,就限定在南区的范围内,分布在包括五个居民小区,两个大型超市,一个体育馆内的区域。

除了三天前抢救回来的和现在还在进行手术的受害者之外,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人之多。

正在这时,刘文西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医院那边打来的。

“嗯,好的,我知道了。”

刘文西沉默地看着黑屏的手机,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刚刚医院那边来了消息,今天发现的那位受害者在23:13死亡,法医已经到了。

刘文西赶到的时候,郭明正在进行鉴定,尸体仰躺在解剖台上,露出了被尽心缝合的伤口。

“这些都是刚刚医生缝合的吗。”

刘文西看着这像打补丁的缝合处,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了些许的不适感。

“不,是凶手干的。”郭明戴着手套翻看了一下,“缝合得很好,看这手法,像是专业的。”

“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吗。”

刘文西站在不远处,目光落在受害者年轻的面庞上。受害者年龄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都是外貌条件不错的男性。

“有性侵的痕迹,但是受害者体内没有精液残留。”

一番检查下来,并没有发现关于凶手的新线索。

“刘队,我感觉凶手似乎越来越兴奋了。”郭明关上解剖室的门,跟上了走在前面了刘文西。

“受害者身上的伤口相比之前有些凌乱,看样子他已经找到了目标,很快又要动手了。”

刘文西沉默地走着,显得心事重重。

——————

有些奇怪……

尚白心里喃喃了一句,但是到底是哪里奇怪,他也说不上来。

或许是最近手术做的太多了的缘故,从停车场一直走到楼下,那种浓郁的血腥味也没有散去,就像是粘着在自己的身上了一样。

最近小区里的路灯坏了一大片,都集中在他家的那幢楼附近。漆黑的视野让尚白有点莫名的恐惧,他加快速度走进楼道,进入了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闭合,电梯缓慢运行的声音让他有些困倦,他把头靠在电梯壁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他又想起了最近的那些伤者……

“叮——11层到了”

尚白睁开眼睛,刚开始视线有些模糊,但是很快就恢复了。

楼道里的灯亮着,他走到自己家门口,听到电梯运行的声音,他转过了头,目光落在指示灯那飞快变换的数字上。

11F、10F、9F、8F……3F、2F、1F、B1、B2……

尚白骇然地看着指示灯上的数字变换跳跃地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老虎机转盘一般看不清楚了。

在一片死寂之中,电梯的数字停留在了鲜红的B18上,停顿了两秒,然后电梯重新开始缓缓地、加速地上升……

尚白像是突然惊醒一般,颤抖着手从风衣的口袋里摸出钥匙,但是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晕眩般地开始旋转,手指不再是他的了,大脑也不是他的了,朦朦胧胧像是梦里一样,他被困在了原地。

【有什么要上来了……】

他这么想着,心脏竭力地跳动着,手上的动作却更加的不利索了。

终于,在电梯到达九层的时候,尚白慌慌张张打开了门,迅速冲了进去,将门从里面锁好。他打开灯,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甚至不敢透过猫眼去看门外的情况。

他有预感,当电梯重新到达十一层时,会有什么下来。

走廊里原本明亮的灯光忽闪了几下,霎时变得惨白惨白的,但还是顽强地亮着。

电梯门在“叮”的一声后缓缓地打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

对着空荡荡的走廊,一片死寂之中,电梯门重新关闭,缓缓地向下降去。

尚白倚在门上,心脏处传来了强烈的不适感,他大口的喘着气,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身后紧闭的门外渗透进来。

“汪!”

一个黑影从旁边窜了出来,重重地扑在尚白的身上。

尚白被吓了一跳,等到手上摸到了毛茸茸、热热的触感,才反应了过来。

“唔呃……塔塔,都告诉过你不要这么扑人了啊,你怎么又……”尚白抱住了金毛的脑袋,无奈地抱怨着,却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

“你这是在抖吗,怎么了。”

金毛除了刚刚一声短促的叫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没有了平时“哈、哈”地喘气,爪子踩在地上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它静静地缩在尚白怀里,看起来异常的安静。

“……到底怎么了。”

尚白感觉身后的门像是漏风一样,他的后背被冷风吹得发冷,怀里的大犬也抖得厉害。他捧起塔塔的脑袋,看到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里模模糊糊的一层水色。

金毛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尚白的胸口,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从尚白怀里跳了出来,咬住他的衣摆向卧室里拖去。

尚白顺着金毛的力道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发软了。

塔塔咬着尚白的衣摆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主卧,然后用头和爪子把卧室的门关上了,憨厚的身躯就那么挡在门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刻不离地看着尚白。

“你今天想要睡在卧室里吗……”尚白蹲下身来平视着金毛,摸了摸它的脑袋。

“塔塔……我有点害怕……”

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尚白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见金毛趴在门口不打算移窝,走到洗手间简单洗漱一下就躺到床上去了。灯一熄,四周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晚安,塔塔。”

金毛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尚白转头看向门口的位置,能看到两个亮亮的圆点,他知道塔塔还在看他。

明天就会变正常了吧……

尚白闭上眼睛想着刚刚的手术,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

真的会有杀人魔吗,在国内……

迷迷糊糊间,尚白睁开眼睛又看了门口一眼,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看到了趴在门边的塔塔,它的眼睛很亮,看起来没有要睡的打算。

不困吗……

尚白睡着了,他睡着了。

睡梦中的他突然听到了一阵痛苦的呻吟,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地看向门口处。

门是开着的,而塔塔不见了。

“……塔塔……塔塔?”

他摸索着打开了卧室的灯,走到了客厅,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也没有发现塔塔的身影,他眉头一皱,迅速走到玄关处,把客厅的灯也打开了。

“塔塔?”

尚白看着蹲坐在窗边面向外面的金毛,慢慢地走到它身后,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后背。

“你在看什么?”

尚白向外看去,整个小区都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只有自己家亮了灯,路灯都坏掉了,楼下也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不,等等,那个人在干什么!

他低头向下看去,跨越了十一层的距离,却清晰地看到楼下的小花坛旁,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人背对着自己的方向蹲在地上,似乎在挖着什么。

尚白看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有些无聊,拍了拍塔塔的脑袋,想要回去继续睡。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楼下的那个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转头看向自己的方向,露出一张沾染着点点猩红的、模糊惨白的面庞。

他的脚下躺着一个人,手里握着一把泛着冷光的短刀。

杀人了!

尚白呼吸一滞,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没了动作。

他看到那个人冲着自己缓缓地举起了刀,嘴唇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

在说什么……

尚白死死地盯着那个人一开一合的嘴唇,下意识地学着那个人的口型发音,他听到自己说:

“……八、九、十、十一。”

——————

“啊——!”

尚白短促地惊叫了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地喘息着。

他呆呆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感受着身上冷汗湿濡的感觉,思维还有些凝滞。

原来是噩梦啊……

他坐起身,转头看向门口。

四周漆黑一片,门开着,而塔塔不见了……

原创文章,作者:观火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6%82%ac%e7%96%91/7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