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蛇祭》杨肥肥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蛇祭

小说:悬疑

作者:杨肥肥

简介:双洁+甜宠+女强升级蛇君凶猛,千年之约,梦中相见,九龙骨镯,护妻周全,噬魂魔刀,魄散魂飞、恩怨终结…鬼节七月十五那晚,老宋从村里的灵蛇山抱我回来时天变异象,电闪雷鸣,万蛇齐出,一夜之间包围了整个村子。因村里没人见过我的父母,再加之抱我回来那天晚上巨蛇拦路,村里人私底下都叫我······

角色:薛一帆,小旭

蛇祭

《蛇祭》第1章 遥遥无期免费阅读

从悬崖上仿佛被人推下去的那一刻,我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一条金黄色的大金蛇出现在我的房间,正用一双深邃阴冷的眸子盯着我。

他全身散发着犹如万年寒冰般的阴凉,金黄色的鳞片发着晕光,像极了千年宝物,异常好看。

突然他血盆大口一张,嘶嘶吐血猩红的舌头,仿佛要将人连带着三魂七魄一起生吞一般。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我吓得身体紧绷,想要挣扎逃跑,全身就像被巨石压着似得呼吸困难,梦魇似得动弹不得。

黑夜中猛地睁开眼睛时,一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男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似乎与刚刚那个大金蛇的梦没有半点关系。

我吓得推了他一把,他身上阴凉如冰,身上还有七个拳头大的血窟窿,借着男人自己身上发出来的晕光,透过血窟窿,仿佛都能看见头顶的星空。

男人一双黑漆漆阴冷的眸子盯着我,仿佛在审视,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

那种绝望又冷冰的感觉,一点一点将我带进恐怖深渊。

就在我感受离死亡越来越近的异样恐惧时,身体沉重,脑袋昏沉,恍恍惚惚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畔说道:“遥遥,我的妻···”

听到男人知道我的名字,我越发的害怕,最终全身疼的昏厥过去。

······

我姓宋,叫宋遥,遥遥无期的遥,明天就满十九岁。

我也不知道老宋为什么会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可能大概是觉得找到我的亲生父母遥遥无期吧。

十九年前的鬼节七月十五那晚,老宋从村里的灵蛇山抱我回来时,天变异象,电闪雷鸣,万蛇齐出,一夜之间包围了整个村子。

村里人说灵蛇山那片不吉利,到处都是坟地,大半晚上的谁会不要命把孩子扔在那里,除非是蛇生的。

因村里没人见过我的父母,再加之抱我回来那天晚上,万蛇齐聚,巨蛇拦路,村里人私底下都叫我——蛇女。

村里人讨论我身世的时候,以前我小听不大懂,但是他们看见我便低头交耳,窃窃私语,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渐渐地,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他们也就毫不避讳当着我的面说,说完还总是带着一种嘲讽的语气啧啧两声。

八岁那年,我发现我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看到很多奇怪而血腥的物体在我身边围绕,他们有的裂着惨白色的嘴唇,露出发黄的牙齿,对着我阴森森的笑。

有的看起来死气沉沉,像鬼气森森的纸人。

有的会是支离破碎挂着腐烂肉丝的骷髅架。

有的是一只血淋淋,没有眼珠子、披头散发漂浮在空中的人头。

或许是因为我胆子小,每见到这样的场景一次,我就要连着发烧三天。

捡我回来那天,村前那条河里还淹死了一个孩子,从那年开始,每年夏天河里必定会淹死一个孩子,就连道法高超的老宋都没有办法解决。

小时候,我从来没有单独一个人出过门,老宋不让。

我不知道老宋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八岁生日那天晚上,我鬼使神差一个人来到河边,看见那个死去的孩子才知道,我有一双不寻常的眼睛。

老宋说,我这是阴阳眼,可以看见人死后脱离主体的魂魄。

老宋还说,看见那些魂魄的人大多是心灵和心思纯净之人,这种纯净却分先天和后天,有这种能力的人可以通灵,可猎魂,更是天生吃他这碗饭的人,所以老宋每次出去办事儿的时候都会带上我,想让我也成为他下一代传人。

七月的天,房子里异常的闷热,我躺在院子里桃树下的竹椅上静静的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

不远处的天空,火红火红的一片,看起来像极了一团团火焰。

我不由的皱皱眉头,心乱如麻,眼看着太阳快落山了,不知守在河边的老宋怎么样了,正想起身进屋给老宋打电话时,门口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心想不好,转身冲到门前才想起老宋将门从外面反锁了,要是以前,我还能找把梯子从墙上翻过去,可是老宋为了防止我翻墙,连家里高一点的凳子都砍了当柴火烧了。

要是平时,还能偷用这些年练就的翻墙术逃出去,可明儿是鬼节,搞不好一逃出去就被厉鬼盯上。

再说,我怕鬼,而且更怕死。

思前想后,只得趴在门前透过门缝打探外面的情况。

不知是谁站在门外挡住了我仅有的视线,听声音是邻居家小旭他娘在哭。

正当我着急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想着该如何是好时,薛一帆正趴在外面墙头朝我招手,他一脸紧张的说道:“遥遥,出事了···”

薛一帆比我大两岁,他小时候身体弱,他爹妈便将他送给老宋做干儿子,起初老宋不大同意,后来为了方便王婶照顾我,便也同意了,这一来二去,薛一帆也跟着老宋学起了道法,而且关键时刻能独当一面。

我疑惑地问道:“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薛一帆趴在墙头小心翼翼四下里看了看,伸长脖子说:“小旭掉河里淹死了,我跟老宋还在河边守了一天也没看见个鬼影,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老宋让我来告诉你,准备东西,今晚为小旭超度。”

听到出事的人是小旭,心脏顿时就像被人揪住一样的疼痛。

小旭才是个三岁的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平时没事的时候,总喜欢抱他玩,今早我到门口的时候还跟小旭玩了好一会儿,亲眼看见王婶将小旭抱回屋将门反锁,没想到下午就出这种事儿。

心里被一块大石头压的喘不过气,鼻子酸溜溜的难受想哭。

“还是老地方出事儿的吗?”

“嗯,还是老地方,师傅就怕出什么意外,让我们提前守着。

结果我们小心谨慎守了一天,越是下午我们越警惕,谁知道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出事那会儿,河边的玉米地里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我跟老宋两人追过去啥也没发现,来回也就两分钟的事儿,结果小旭就出事了。”

“那我师父呢?”

“师傅这会儿被村民围住了,他让你乖乖呆在房子里把东西准备好,门外有任何动静都别吭声,千万别出来。”

薛一帆紧张兮兮四下又看了看,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消失在墙头。

为什么老宋不让我出去?

十九年了,村里除了生老病死的,像今天这样淹死一个人,村民看我的眼神就越冷,冰冷又恐惧的眼神盯的人心里发毛,似乎这一切就是我主导的一般。

思来想去,脑袋乱哄哄一片,等今晚老宋回来,必须仔细问问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黑的时候,我满意的看着手中画好的最后一张黄符,心安了许多。

也不知道为什么,遇到这种让人悲伤的事时,似乎只有画符能控制心里的恐慌和担忧。

窗外已经黑漆漆的一片,隔壁王婶家悲痛欲绝的哭闹声也小了不少,倒是村民们进进出出的开门声,吱吱呀呀的听个一清二楚。

不知怎的,房间里突然阴冷的要命,感觉告诉我,有东西在向我靠近。

突然,一阵阴风穿堂而过,门窗重重地打开,门口阴气蒙蒙浓浓让人看不清楚,无形的力量让我睁不开双眼,身体承受不住后退几步重重碰在桌角上。

可以感受到,门口的阴气很重,鬼气森森的传来一声又一声空旷幽幽的声音。

“宋遥,这么多年了,原来你躲在这里。

是时候该回去了,你躲不掉的······”

原创文章,作者:杨肥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6%82%ac%e7%96%91/6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