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午夜说书人》孤灯客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午夜说书人

小说:悬疑

作者:孤灯客

简介:一个不为所知的行业,一段千古传奇的往事。一扇一案一抚尺,一事一言一荒唐各位看官,你请好………

角色:曹四爷,丁老三

午夜说书人

《午夜说书人》第1章 午夜说书人免费阅读

午夜闲人莫徘徊,午夜说书莫进来。

午夜笑听鬼神语,午夜听书几人还。

我叫江君泽,庐州谯郡人,年二三,祖传午夜说书人。

各位看官,你是否对这个职业有些不解呢?

其实我们午夜说书人是代代相传,我们一般或者说很少给活人说书,我们只给鬼神说书,说一些人间传说,阳世逸闻。为什么要给鬼神说书呢?

因为人有生老病死,鬼有烦闷苦忧。人有人节,鬼有鬼乐。

同样的,我们阳间有说书人逗人解闷儿,阴间自然也有说书人给那些鬼神说书来解闷儿,逗乐儿。

或许有看官不解询问,为什么鬼神需要听我们人间的乐子?他们不是游离在我们周围吗?他们自己不可以观察感受吗?

不错,有些鬼魂是游离在我们四周。

但是人有人路,鬼有鬼途。阴阳互不干扰,夜晚时分,我们都已睡了,鬼魂才开始出来活动,那么试问他们如何感受的了呢?

所以,我们这群说书人就网罗天下人间事,搜尽红尘百味音来给这些鬼魂说书,充实他们的娱乐生活。

午夜时分,阴气隆重,天干物燥。我一袭长袍,一把玉骨山河折扇,晃悠悠朝自己今夜说书的地方赶去…….

谯郡城隍庙,午夜说书人讲书到达讲书地方的第一站,沿着城隍庙进入庙堂,于神座下轻扣神像三下,不多会便有身穿白色袍服的人接引,蒙双眼,塞双耳,引入轿中,轿子四平八稳,约莫数分钟便停,下轿子后,身穿白色衣服的人便带着轿子隐入黑夜中。

四处张望,一片雾气茫茫,只有自己脚下的一条小土路蜿蜒朝前方伸去。沿着小路前行,十分钟左右便可听到前方一阵人声鼎沸,各种声音不绝于耳。

小路尽头有一座木质的栅栏,栅栏上左边挂着大红色的灯笼,右边挂着雪白色的灯笼,朝围栏密布排列。

栅栏前有一块黑色巨石,上面用古文字扭曲雕刻着“鬼市”两个血红色的大字。

我摇摇头,笑了一下,随后打开山河折扇,甩了一下衣袍,大步跨进栅栏内。

转入栅栏,仿佛自己置身于古代,宇榭歌台,高楼玉宇,鳞次栉比。古旧的建筑,古朴的店铺,身穿古代袍服的各色各样的人。

青色的石板铺成小路,沿街叫卖的小贩踩着,朝过往的人推销着自己的商品;

华贵的树木搭成楼阁,万花楼的妞儿甩着丝帕,甜糯糯的嗓音搭讪着过往的人儿。

“君泽,快来玩啊!姐姐今天只等你吖。”熟悉的妞儿站在万花阁上朝我笑盈盈喊道。

我停下脚步,看着阁上熟悉的丽人儿,山河折扇“刷”的一声合上,笑道:“圆圆姐,等今晚小生说书结束,定会捧你的场。”

“没良心的小冤家,那奴家今天晚上就等你了,姐姐要亲身试试你这小冤家的活计好不好。”圆圆用丝帕捂着嘴笑道。

“圆圆姐你好不知羞啊,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我还未搭话,圆圆身边的俏丽人儿就娇嗔道。

“哈哈,你们这群小贱人,别以为姐姐不知道,你们几个都想试江公子的电动小马达。”圆圆娇笑道。

我笑着看着楼上的丽人们调笑,圆圆看我这样,朝我甩了甩丝帕,娇嗔道:“嘿,小冤家,醒醒了。敢问你被谁勾住了魂啊。还不赶紧去乾坤楼说书去。”

我打开玉骨山河折扇,拱了拱手,深鞠一礼,笑着摇着扇子晃着身子离去。

乾坤楼,九层高,纯木质建筑,采用上等的南疆木掺杂檀木,楼内檀香盈盈,令人心神安定。

而我,说书的地方就在这,乾坤楼内。

一张杏花木桌,一把梨花木太师椅,一块醒木。简简单单,这就是我说书的地方。

午夜时分,听客陆续进来,我放下手中的玉骨山河折扇,拿起桌上的明青花蟠龙镶金白玉杯,撇了撇茶水浮沫,轻啜一口,润了润嗓。

待听客到的差不多,我猛地一拍醒目,大厅瞬间寂静。我抑扬顿挫的用清朗的声音道:

“上回书说到这一轮明月恰逢雨打桃花,花落长安月如霜。

这进京赶考的文弱书生正是遇到了这入世修行的小狐仙,那…….”

“欸,君泽,你能不能换一个讲啊,这些我们都听腻了。”突然一个听客突然道。

“就是嘛,君泽你不会不会讲其他的吧。”其他人起哄着。

我摇了摇玉骨山河折扇,嘴角淡淡一笑。随后,眉目紧锁,似乎抉择着什么,然后眉目一松,似乎决定了什么,笑道:

“好,那我今天就讲一下不一样的,讲一讲华夏诸子百家及一桩上古棋局的故事。

兔走鸟飞疾若迟,百年世事总依稀。

累朝富贵三更梦,历代君王一局棋。

禹定九州汤受业,秦吞六国汉登基。

百年光景无多日,昼夜追欢还是迟。

诸位,听好了!

1999年夏,子时,皖北谯郡上空群星璀璨,拱卫着一轮弯月,大地静谧无声。

突然,一颗斗大的星辰摇曳着尾巴坠向皖北平原。

一个急匆匆赶着夜路的老头子仰头看着那颗坠落的星辰,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怜哦,又不知道哪里走了一个人,人命如草贱啊。”

说完用力拍了拍脸,大步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老头子走后没多久,乡间土路旁的树林中窜出三个手拿家伙的人。

三个人中有一个老头子穿着蓝色的马甲,手里拿着颇有年头的罗盘,仰着头看着那颗坠落的星辰,喃喃道:“不对啊,我算的此行没有危险啊。这星辰坠落这皖北平原是不是寓意着什么?我们要不要停止今天的活计?”

老头子低喃声恰好被旁边精壮的汉子听到,精壮的汉子瓮声瓮气的不满道:“甚?恁说甚?

四爷,咱们几个好不容易才踩得点子,你就他孃的被一颗星星吓破了胆?

干咱们这一行的,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早就当自己是个死人了,恁怕个球。

不是俺说恁,四爷,你要记住一入墓途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亡魂,从此以后阴阳为路人。”

精壮的汉子还想继续说道时,被旁边瘦小的小年轻拉住了,精壮的汉子不满看着小年轻道:“六子,你小子干嘛?”

“三哥诶,你少说两句哦。你没看四爷脸都变了吗?”瘦小的年轻人无语的看着精壮汉子。

四爷仿佛没听到似得,手里紧紧攥着罗盘,说些听不懂的话。

三哥一看,噗嗤笑了一下,:“得,四爷吓傻了。”

四爷听到老三笑了一下,纳闷道:“丁老三,你笑甚?”

丁老三连忙摇了摇头,四爷见丁老三摇头也懒得问。

六子看着四爷,开口问道:“曹四爷,你说今天晚上我们还干活吗?”

曹四爷咬着牙,看了看天上的星辰,又低着头看了看手中的罗盘,狠声道:“干!富贵险中求。”

曹四爷话音刚落,丁老三憨厚的脸上漏出一抹笑意。随后三个人消失在皎洁的月色中。

皖北谯郡,某地,荒草遍地,枯败的老树张牙舞爪,夜枭桀桀叫着。

突然,三个人如鬼影无声站在一块空地旁。

“曹四爷,你说这里就是那个大官的家吗?这里也没有锅啊?”小六子看着这整齐的土地,疑惑道。

“就是啊,曹四爷。这里都是平地,哪来的蘑菇挖啊,没蘑菇我们怎么支灶啊。

还有寻龙三年,点穴十年。你不会打眼了吧。”丁老三挪愉道。

曹四爷撇了撇丁老三,嘲讽道:“有些兔崽子总是信以为真,以讹传讹。

寻龙三年,为什么点穴要十年?根据龙脉找墓穴,不是应该很简单吗?

前人墓穴为了不使龙气散,肯定会将墓穴埋在龙脉附近百里。

然后我们再根据古人墓葬规矩巡查,从太祖山开始查,查到我们需要的位置,一个穴场不过十丈大,为什么会寻找不到?

再说了,我们假使真找不到,那么我们从龙脉开始,将墓葬群划分十二地支和十天干,然后从四经遵循三合,查双山,排八宫,定五行。

古人都会将自己埋葬在风水宝地,而我们这样直接查风水比较好的地方,你告诉我怎么会不能快速点到我们要下的墓穴?”

“得得得,曹四爷,你厉害好吧,那么你告诉我我们今晚要扫谁的仓?有没有铜路啊?我丁老三最喜欢扫铜路了。”丁老三滚刀肉一样,打着哈哈。

曹四爷收起罗盘,叹息一声,扔给丁老三一张泛黄的布帛。

布帛上刻着山水,山水中一平地被水环绕,画帛右上角绣着“大汉丞相曹孟德之墓”九个大字。

丁老三脸色变了变,不再说话。小六子凑过脑袋看到布帛上画着的图和字后惊讶道:“四爷,这个不是你祖先的墓吗?曹操原来真的埋在我们谯郡啊。”

曹四爷看了看丁老三,不说话点了点头。

“你怎么确定这里就是曹孟德的墓穴?这里并没有什么山和水。”丁老三用力喘了几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疑惑问着。

“这里是祖先老家,而为什么说这里就是曹孟德墓穴是根据家族一则流传下来的传说有关。”曹四爷低声道。

“什么传说?”丁老三继续问道。

曹四爷摇了摇头,随后道:“不能说,或许以后这个传说就会流出来,但不是现在。”

丁老三冷笑几声,不再说话。

倒是小六子开口问着曹四爷:“四爷,这里平地那么广,我们要怎么确定曹孟德的墓穴啊?”

曹四爷脸上多了一抹自信,指着图画道:“我之前确定了这里的龙脉,然后按这图画中的龙脉复原,就可以寻找到了。

堪舆不外乎是寻龙,捉穴,察砂,觅水,定向。

而根据我说的将龙脉周围划分为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双山,八宫然后寻找符合要求的风水宝地。

首先我们知道曹操位极人臣,所以我们找官位,也就是禄位。

那么我们套天干地支,壬禄在亥,癸禄在子,甲禄在寅,乙禄在卯,丙禄在巳,丁禄在午,庚禄在申,辛禄在酉。

而图中所画的禄山在甲,丁方位。

那么我们就知道了天干中的甲,丁位,然后我们就合地支方位。

甲,丁与地支中亥,卯,未相合,在八卦宫中又以乾宫为首。

但是,又因为乾亥,甲卯,丁未又不在一个宫里,所以亥卯未,乾甲丁属于木,那么我们可以判断此地双山为木局。

双山木局长生在亥,帝旺在卯,墓库在未。

而五行木属东方,我们可推测出墓穴在龙脉东方,而东方木局又属贪狼。

贪狼星,主吉。

水如果蜿蜒流贪狼帝旺卯位,那么这家人会在朝廷做大官,子孙荣华富贵,人丁兴旺。

我们确定了禄位在甲,丁。而甲,丁又对应寅,午。

那么我们就看他的水在哪里,水口掌生,旺,死,绝这四局和辰,戌,丑,未四方墓库。

倘若水不正,就算再好也是死局。

而图中所画水为在乙,丙位。那代入我们面前的平地,查乙,丙位。

然后根据乙,丙交推出水口在戌位,也就是水口在戌。

戌水流向根据四局排,生在寅位,旺在午位,死在酉位,绝在乾位。

而曹操墓穴禄山在寅,午正对生,旺。

而双山合出来的墓库也正对未位。

还有就是我们根据刚才合的知道曹操墓穴在八卦乾宫,那么我们就找在乾宫墓穴。

古人曾说:老阳穴在乾,老音穴在坤,太阳穴在震,太音穴在巽,中阳穴在坎,中音穴在离,少阴穴在兑。

那么我们就知道了乾宫对应的是老阳穴。

老阳穴坐乾,亥。面巽,巳。右水倒左,出乙,辰方。

而老阳穴墓看上去像一个倒盖的钟,就像将军的椅子。

正坐乾宫为正位,子孙后代列三公。

所以,我们把禄山对应这块平原,找寅,午位。然后在从水口找乙,辰位,倒着走查乾位。

乾位就是曹操墓地所在!”曹四爷肯定道。

“厉害,厉害。曹四爷果然厉害。”丁老三笑着拍了拍手。

“那,曹操墓具体位置呢?”小六子还是不懂,疑惑道。

曹四爷摸了摸花白的头发,漏出残缺的牙齿,手往前伸,肯定道:“在那里!”

三个人借着月光,朝前面跑去,跑到曹四爷说的位置后,丁老三看了四周。

然后低声朝小六子道:“六子,家伙都带了吗?”

小六子点了点头,也严肃回应着。

“玉美人。”

“带了”

“洛阳铲”

“带了”

“小保”

“带了”

“不夜”

“带了”

丁老三一个一个的询问,小六子一个一个回道。

像丁老三他们这样的地耗子每次扫仓的时候都会重复检查自己的东西,确保自己在下去的时候不会忘记任何东西。

丁老三点了点头,随后抽出一把洛阳铲,旋转组装后按照曹四爷说的地方下铲子。

下到快十米深的时候,丁老三感觉自己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脸色顿时一喜,连忙抽出来洛阳铲。

洛阳铲被抽上来时带着一些青色的泥土,曹四爷凑近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指点了一点闻了一下,然后放进嘴里尝了尝,眼神顿时一亮,轻声道:“是这里,挖!”

小六子听后也抓过一柄洛阳铲组装后开始挖。

丁老三是竖直挖,小六子是斜着挖。他们说这样挖可以避免一些墓中的陷阱。

大概半个小时,两个不大的盗洞就出现在夜色中。

丁老三抽出一根绳索,把一个铁棍砸在地上,将绳索绑在铁棍上,晃了几下,铁棍稳稳的矗立平地上。

然后丁老三将绳子绑在自己身上,正准备下去时,曹四爷拉住了丁老三。丁老三迷茫的看着曹四爷。

曹四爷沉声道:“老三,这次我下去,你在上面。”

丁老三脸色一变,干笑着:“四爷,你不会是想坏了规矩吧。”说着,丁老三眼神中漏出凶芒。

曹四爷笑着摇着头,缓缓道:“老三,你想多了。

只是因为我想见一下先祖遗失的那件物品在不在这里,否则我死不瞑目。”

丁老三似乎也想起什么,不说话,默默的解下绳子,递给曹四爷。

曹四爷弯腰谢了下,然后绑着绳子弯着腰顺着洞口提着洛阳铲爬下去。

丁老三抽着烟,看着夜空中的星辰,咬了咬牙,把烟头扔在地上,朝小六子道:“六子,你跟着下去,看着曹四爷。”

小六子点了点头,麻利的把绳子绑在身上,拿着洛阳铲从另一个洞口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丁老三在上面抽了无数根烟,最终他等不及了。

于是丁老三趴在洞口,朝下面大声喊:“四爷,六子。好了吗?”

洞里久久无人应答,正当丁老三转身准备下去时,洞里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

“三哥!!!”

丁老三猛的回头,趴在地上,朝洞里吼道:“干恁孃的曹四,恁孃的搞六子。”

丁老三拿起旁边的铲子,作势想把曹四爷埋在里面。

突然,洞口飞出一块青色的狐狸样的玉石。随后传来曹四爷凄厉的吼声:“青玉狐,是青玉狐啊!我不甘心啊!

曹家啊!千年了!

曹家千年先辈付出的心血啊!

我曹四不甘啊!诸子门人,靠你们了!

跳出来,一定要跳出来啊!”

丁老三突然害怕起来,趴在洞口朝下看。

洞黑呼呼的,没有任何声音。就当丁老三疑惑时,一双红色的眼睛蓦然闪出……

丁老三吓得尖叫一声,拿起曹四爷扔出来的青色狐狸玉石就跑。

黑夜中,月光下,一个壮汉在亡命奔跑,没有目的……

皎洁的月光突然漏出一抹血色,抬眼望,一块血云掩盖着弯月,旁边的星辰都暗淡了许多……

洞中,一双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天上的血云,越来越红……”

原创文章,作者:孤灯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6%82%ac%e7%96%91/5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