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快穿恶毒女配只想好好活下去》酥酥饼干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恶毒女配只想好好活下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酥酥饼干

简介:穿成了恶毒女配楚怜,那个被她虐待几年的沈墨成了新的城主第一件事便是‘要娶她’,任谁听了都觉着不妙。“夫君身材真是健壮有力,这得足足有八尺吧?”“九尺六寸。”“夫君,天气这么热作甚要抬火炉进屋呀,莫不是…觉着我们还不够火热。”沈墨眸子裹着冰,从火炉里拿出火红的烙铁,看着那只眼角泛红的小白兔。小肚鸡肠的沈墨给她下了真心蛊,只能说他好话不能骂他不能打他,无奈之下楚怜只好出此下策––恶心他。

角色:沈墨,希望

快穿恶毒女配只想好好活下去

《快穿恶毒女配只想好好活下去》第1章 厚脸皮就能活很久免费阅读

“呵~真是乌鸦嘴转世。”

楚怜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竟穿进了小说里。

虽然她和书中的恶毒女二是同名,但是性子完全不同。

就在她愤愤不平的怒斥这个恶毒女人时,漆黑的宿舍犹如被千瓦的灯泡照亮。

这是她来的第一天。

今日是城主府的大喜日子,但是从下人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喜庆。

昔日的老城主被当众屠杀,本以为青云城就此要被攻破,谁知城中杀出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郎,他以一敌百,从敌军的尸体上踏了过去。

像个救世主把青云城的旗帜高举在城门前,又像个魔鬼一样踩在尸山上狂笑。

他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的城主––沈墨。

摇曳的暗黄蜡烛光印在墙上,桌上的枣子和花生堆成小山一看就是有寓意的。

想来楚怜也是可怜的主,把沈墨整的何等惨,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如今成了城主。

昔日楚怜可是老城主的嫡女,何等的尊贵。

要知道沈墨可是被楚怜虐待了好几年的下贱蹄子。

如今娶了楚怜,不知是福是祸。

“砰~”房门被人大力的踢开。

楚怜喜袍下的手猝然攥紧,她记得书里没有描写婚房内的画面,只是提笔点到:

楚怜次日出门,脸上有块丑陋无比的烙印––‘奴’。

一想到这她便脊背发凉,凭什么让她来收拾这烂摊子。

盖头下的小脸苍白,嘴唇都要咬破了,看着眼前的金靴咽了咽口水。

书中并没有多描写男主沈墨的长相,只是说过一句:翩翩公子模样只是假象。

沈墨的外表就是他最好的伪装。

“楚怜,可想过有今天。”他声音冷淡只夹杂了一丝笑意,却让人听了浑身颤栗。

看过整本书的楚怜脑海里不由的回想起那一幕幕被沈墨支配的恐惧。

被胡人凌辱。

住马厩。

吃的饭都是掺着泥的。

这就是楚怜最后的结局,一个字惨。

不过现在她不是那个恶毒不知天高地厚的楚怜,她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

一定……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说话!”

楚怜回神,看着金靴靠近,光线一点一点的变亮,盖头被他掀开。

这才见到沈墨的翩翩公子容颜,她只想说一句:作者你会不会描写,这……这么帅的一张脸就被你用四个字概括了?

看看这刀削的下巴,英挺的鼻梁,还有那双要吃人的眼眸,生气都很帅。

沈墨迎上那双炽炽的目光。

“看来你准备装疯卖傻?”

“没……没有。”楚怜急忙摆手,计谋在心早已安排好了,她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不能毁容。

“夫君穿这喜袍可真好看。”

沈墨半眯着眼睛看她,就当看猴子表演。

楚怜起身围着他转了一圈,假借夸赞之名,实则就是检查他有没有带什么工具,比如‘烙铁’:“夫君身材真是健壮有力,这得足足有八尺吧?”

“九尺六寸。”

“哇~那真的是很高呢。”楚怜装着一副没见过世面样子;青云城地属北方的城,男子长的高算什么。

沈墨低眸睨着,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直到看到她慌张跌坐在床榻上,他才出声:“来人!”

楚怜盯着门口两个小厮抬进来一个烈火翻滚的火炉。

她咽了咽口水。

完了。

不行,一定不能毁容,如果让她一直顶着一张诡异的脸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夫……夫君,天气这么热作甚要抬火炉进屋呀,莫不是……觉着我们还不够火热。”

“收起你狐媚的手段,你应该清楚我的性子。”沈墨漆黑的眸子里像是裹着冰,他抬了抬眉,伸出手。

身后的小厮立马从火炉里取出烙铁放置在他手里。

两个小厮退了出去。

性子?他什么性子?不就是睚眦必报,连女人都不放过嘛。

还记得书里有段是有个婢女仗着几分姿色想要勾引他,被他……被他掐断了脖子。

想想就瘆得慌。

楚怜冷汗直流,火红的烙铁就在一米处冒着热气。

她伸出手指在沈墨的胸口画圈圈,其实心肝颤的不行:“夫君,如果这样可以缓解你的恨,我是愿意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笑?为什么笑?为什么笑?

楚怜像个受惊的兔子,胸口起伏不定的看着眼前狂笑的人;笑,顾名思义就是开心。

那就是说沈墨吃这一套。

她悬起来的心刚放下。

笑声戛然而止,烙铁又近了一分:“你错了,这样做根本缓解不了我对你的恨!”

“等!等等等等!”楚怜两只素手挡在身前,慌张已经藏不住,就这情况她能好好说话心理素质已经很高了。

沈墨瞅着她眼角泛红,心里略微有些快感。

“夫……夫君既然如此恨我,那能不能念着夫妻情分,烙铁印的位置让我自己选。”

这是最后的退步了,楚怜已经无下限了,希望这副柔弱的模样沈墨能受用。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半倒在床上的美人。

俗话说得好:无声也是一种回答。

楚怜眼疾手快,她得知沈墨像是同意了;立马开始宽衣解带,她一手扯掉腰带的束缚,一只手开始扒肩膀上的领子。

冰肌如玉,白里透粉的肩膀露了出来,衣服马上要褪到胸下。

“你做什么!”

楚怜觉着那股热气离远了,笼罩着的阴影也不见,扭头一看沈墨背过身离她两米远。

她解衣服的手一顿,低头看了眼暴露在外的肌肤,心里暗爽:对呀,他是个古人。

堂堂的城主大人竟然是个非礼勿视的羞涩少年。

如此,楚怜便又重获希望。

她褪去身上厚重的喜袍,露出半个肩膀和光滑的后背走到沈墨的面前,声音颤抖又害怕:“夫君…就印在后背吧。”

“你!”沈墨又扭过身子,从后面看他耳尖泛红,想必觉着羞耻。

楚怜得寸进尺最后以一己之力把沈墨逼出了房间。

瞅着他大步离开,还假惺惺的喊:“夫君,我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

她嘴角坏笑,关上房门低头瞅了眼身上的粉色肚兜。

希望可以好好活着,才对得起今夜的牺牲了。

原创文章,作者:酥酥饼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84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