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重生之公主要娇宠》会下雪的绵羊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公主要娇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会下雪的绵羊

简介:议政掌权娇贵长公主&知天文地理清冷国师【双重生】平和二十四年,有勇有谋的娇贵长公主死于十皇子的刀下。长公主魏倾安,无论怎么样都没有想到那个唯唯诺诺总被欺负,需要她庇护的十皇子,一切都是假的,全是笑话。最后,她不甘离去。重回十五岁年,一切还未发生,她父皇母后身体安康,太子与自己还未离心。国家要护,大仇要报,这辈子,看谁斗得过谁。但是为何,国师不再清冷无欲无求,总翻过我宫墙是为何。

角色:魏靖平,长公主

重生之公主要娇宠

《重生之公主要娇宠》第1章 长公主薨免费阅读

天色阴沉沉的,乌云压在枣红色的宫墙之上,金碧辉煌的宫殿在暗云笼罩下暗沉下来,像被熄灭的光。

宽大的寝殿,还悬挂白幡,掩盖了辉煌,一片阴沉沉的,本是炎热的天气,竟有些许冷意。地上十分杂乱,还倒着几具尸体,鲜血染红白幡给阴沉的屋内添了几分色彩。

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跪坐在地上,这女子眉目间沉沉戾气,一双眼睛满是不甘,却又带着深不见底的恨意。

“皇姐,有毒酒还有白绫你选吧。”身穿明黄色衣袍,声音还有些稚嫩却冷清的少年站在女子面前。

魏倾安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沉默半晌,声音混沌的嘶哑的说:“魏靖平,字无凡,平和帝十皇子,区区一个才人之子,我小瞧你了,没想到养虎为患了。”

“放肆,你敢如此说皇上,罪加一等。”那少年身边的太监手捧着洁白绢帛,带着怒气的喊着。

“罪加一等?”魏倾安嘟囔道,突然仰头大笑:“好一个罪加一等!”她踉踉跄跄的爬起来,身边护着她的宫女连忙扶住她。

她甩开宫女的手,踉跄走到魏靖平面前带着怒气指着他说:“有罪的是你,本宫不惧生死。”突然她舒展开眉头,伸手抚摸着魏靖平的脸,低笑着,“忘记告诉你,就在你踏入本宫殿内那一刻,我就将你所作所为的罪证,公之于众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不清不白的皇位还有哪些大臣愿意追随,不知道你的皇位能不能做得安稳。”

魏靖平皱起眉头,挥手推开魏倾安的手,看着她跌落在地,冷冷的说:“皇姐,我要的从来不是皇权,不过是想搅乱你们的太平罢了。”

魏倾安跌坐在清冷的地上,红了眼眶,身后的宫女连忙过来扶着她。

魏倾安握住对方的手,沙哑的嗓子说到:“寒梅,怪我吗?莫闲,秋菊,还有春兰都因我而死,太子和国师都曾和我说过,魏靖平不是好人,是我瞎了眼才会如此。”

寒梅摇着头,哭着回握她的手说:“不怪你,公主,都是他人的错,岂会是你的错。”

魏倾安回头望着哭泣的寒梅,拿出身上的手帕轻轻为她擦去泪珠,柔和的看着她许久,将手帕塞进她手里:“寒梅,不哭,拿好帕子为自己擦眼泪。”

寒梅手里紧握帕子,全身发抖,眼里满是不舍,小声喊道:“公主。”

魏倾安轻拍她的手,抬头望着冷峻的少年,沉吟道:“我及笄那年,你故意安排人引我去御花园,看见你被欺负,让我怜悯你。后来你故意设计坠马,嫁祸太子让我对他不满,让我们姐弟不和。你知我与六妹喜爱茉莉,你制作了茉莉香借我手赠于六妹,里面加了慢性毒药,害得她生产时,出血而死。淑妃纯妃也是你借我手害死,父皇临终前,那副汤药是要了他命的药,也是你给我的。还有我在朝中的人,皆是你拉下马然后换上你的人,你却嫁祸国师,让我和国师离了心。太多了,太多事情了,还有太多人命了,都是你借我手干的,魏靖平你真是太会隐忍了。”

魏靖平冷哼一声,道:“皇姐终于聪明了一回呢,对了告诉你,夏荷是我的人。”

魏倾安盯着眼前冷酷无情,仿佛冰冷的雕像的魏靖平,噗”的吐出一口鲜血,随后渐渐平静不再有生气的说道:“留寒梅一命,给我毒酒,留个全尸吧。”

“准。”魏靖平转身离去,眼里流露出悲哀,轻声喃喃道:“皇姐,一路走好。”

身形肥硕的太监立刻上前几步,递上毒酒。魏倾安将毒酒送入口中,嘴角流出黑色血迹,身体缓缓倒下。在闭眼前,她好似听到了太子的声音,好似还有南清绝的声音,喊她安安。

她扬起嘴角说:“念之,怀泽,原谅我。”

夜里,长公主的凤鸣殿烧起了大火,天将明亮时,火势才缓缓熄灭,宫殿里,无人生还。

长公主薨。

京城外,千米外的山中,有军队停驻。

“什么,长公主薨了。”身穿明黄色衣袍男子,面色苍白,急切的问道:“怎么会,她是怎么死的。”

来报信的士兵,双手微颤,沉默几秒,哽咽说:“我们的人传来消息,公主饮了毒酒,然后夜里宫殿突然起火,公主尸体就葬于大火之中。”

“砰”茶杯掉落,碎了一地。大家往声响望去,只看紫色衣袍男子,紧皱眉头,眼里满是伤痛,嘴唇发白。

魏靖朝急忙走过去,扶住他:“国师,可还好?”

国师南清绝微微摇摇头,闭上眼缓了缓,沙哑的说:“我以为魏靖平会因长公主在朝中地位,留她一命,没曾想他如此激进,我们不能再拖了,明天就攻城。”

魏靖朝的眼眶红了,背过身去咬牙切齿的说:“好,明日攻城。”泪水夺眶而出,他抬手擦去,轻声道:“皇姐,我们会为你报仇。”

南清绝紧紧握住手中的玉佩,心念道:安安,别怕,等我。

营帐外,高低起伏的知了叫,好似在悼念死去的人。长公主的死讯,让寂静的夜不再平静,危险在不停的弥漫,所有人都在等待黎明到来。

天边微亮,寂静的皇宫被一声惊慌打破。

身形肥硕的太监,皱着眉头,低声呵斥惊慌失措的小太监:“干什么呢?急急躁躁。”

小太监扶住要掉落的帽子,气喘吁吁的说:“许公公,攻进来了,国师和太子攻进来了。”

“什么,你在这等着,我去通报。”

许成刚想进去禀报,紧闭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双绣着龙纹的青靴停在他面前。

“有多少人,可攻进城了。”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

小太监跪在地下,浑身哆嗦着,结结巴巴道:“一共……有十……十万人,还未攻进城门,不不……不过来来报信的侍卫说……说许多大人带带家中侍卫前……前往城门,说要开城门,迎……迎迎真天子。”小太监结结巴巴说完,最后说话的腔调染上了哭腔。

“迎真天子。”魏靖平把玩着手中的扳指,喃喃着。突然扳指掉落,他盯着地下碎开的扳指,捂着眼睛,低声笑了起来:“迎真天子,哈哈哈哈皇姐你给我添的堵。”

“皇上息怒。”龙辰殿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魏靖平,好好再享受几秒做皇帝的滋味,过一会你就要下台了。”

魏靖平闻声望去,只见魏靖朝和国师南清绝,迎着光一步一步走来,像驱散黑暗的神明降落在人间,来拯救破碎的人间。

连天都不帮他呢,魏靖平嘴角上扬,一副与老友叙旧的神态,轻声道:“皇兄,你来啦,等你许久了,若你早点来,皇姐就会还在呢。”

“魏靖平。”魏靖朝怒喝一声,那双桃花眼充满红血丝,藏着波涛汹涌的恨意,他的右手紧紧握住剑柄,冷哼一声道:“今日,我要拿你狗命祭奠亡魂。”

“哈哈哈哈……”突然魏靖平仰头大笑,笑的弯下腰去,紧接着他带着嚣张的笑容直起身,轻轻擦拭眼角的泪珠:“我赢了,魏靖朝。”

他往前走了几步,一双似喜非喜的双眸,从怀中拿出的玉佩紧握手中,轻叹一声说:“身份卑微又如何,我不照样搅乱了这江山,你们都败给了我。”他转身夺过侍卫的剑,指向南清绝。

他嘲讽道:“不知国师,痛失爱人的滋味如何,好受吗?”突然他歪头一笑,接着说:“不如,让你再看一眼皇姐如何。”

他抬手一挥,许公公立马进入殿内,推出一轮椅,“咕噜咕噜”的声音,让压抑的气氛,更加诡异起来。

大家都看向轮椅上的人,是一位身穿红色嫁衣,头戴金色凤凰头冠,头往下低垂,隐隐约约看出女子苍白的脸色。

“安安。”南清绝眼里露出震惊的神情,嘴里小声嘟囔。他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止也止不住,怒喝道:“魏靖平,你在干嘛?死者都不让安宁吗?”

“国师,别急。”魏靖平走到轮椅后,接过轮椅,轻声的说道:“今日引大家前来是为了我和皇姐的大喜的事,特邀你们来参观,你们不高兴嘛?”

“魏靖平。”正说着,魏靖朝突然高声打断他的话,严厉道“ 你在做什么?你故意放火让我们知道,长公主薨了,逼我们提前行动,就为了这些?我以为你只是个贪恋皇权狠毒的小人,没想到你连羞耻都不要了?你让让她死都不安宁吗?”

魏靖平笑着摇了摇头,面上带着些嘲笑的神情说:“皇兄,一开始我是为了皇权,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所有人都被我耍的团团转,这江山早被我搅乱了,我觉得无趣极了。世人都待我不好,除了皇姐对我好,我对她的感情就变了,我想把他狠狠的占为己有,所以啊这皇权有什么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皇姐。”他轻轻抚摸着魏倾安的发丝,温和的说:“生前未能娶你,那便死娶吧。魏靖朝,皇位还给你吧。”

他说完,推着轮椅进入殿内,锁上了门。大家要追进去的时候,“轰”一声爆炸声阻止了大家前行的脚步。

旁晚,火终于熄灭,一场闹剧也这样落幕。

“来世愿你生于普通人家,能快乐平安顺遂一生。”魏靖朝复杂的看着一片废墟的龙辰殿。

平和二十四年,贼子魏靖平争夺皇位失败,逝世于龙辰殿内。七月十八日,魏靖朝登基,第二年改号,永安。他登基以后,风调雨顺,成为一代明君。

永安三年国师南清绝,娶了逝世的长公主为妻。

他生前曾去清灵寺许愿,愿能重生,挽救一二,共白头。

永安十年,南清绝离世。

临终前,他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愿来生好好相爱。”

原创文章,作者:会下雪的绵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6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