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知晓》塞半妖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知晓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塞半妖

简介:她,原本因病将死之人,一朝穿越成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九州山庄江家二小姐。原主骨骼轻奇天生练武奇才,却遭人构陷先失武功,后丢小命。她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替原主虐渣男、整绿茶、恢复武功,竟一不小心混成了震惊江湖的女侠客。他,武功独步天下的邪魔歪道之首,运筹帷幄、心狠手辣。却因年少时的牵绊独独在她面前是个护短又温柔的忠犬。她既护他一时,他就护她一世。当阴谋的面纱被揭开,这风云叵测的江湖,谁又能独善其身

角色:殷衍,江知晓

知晓

《知晓》第1章 不速之客免费阅读

九州山庄山脚下,一间酒楼。

这酒楼不大,只有两层,倒也收拾的干净利索。生意看起来不错,一楼基本快坐满了,几个伙计满场飞着招呼客人。

江知晓坐在二楼靠楼梯栏杆的位置,等着上菜的工夫里一直在四处打量。她穿越来这个异世界里已有月余,还是头一回下山。瞧着什么都觉着稀奇。

蓦地她看到一楼靠近门口的那一桌坐了个白衣少年,看起来很有点眼熟。

“咦?”她奇了一声。

坐在边上一个长得极好看的少年侧首问道:“怎么了?”

这少年乃是轩辕派弟子殷衍。今日被她拉着一起下的山。

“你看楼下那个人,不是百花岛的方天峦吗?”她伸手指了指,“他怎么也在这?”

这几日九州山庄承办星宿大会,各大门派都来了许多弟子。这方天峦之前在擂台上耍的一手好鞭子,当时看的江知晓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会儿竟在这里又遇上他。

方天峦那一桌只他一个人,面前摆了几个盘子和一杯茶水,看样子已经吃了一半了。

还未等殷衍答话,就见酒楼大门口进来十几个手持兵器头戴斗笠的精壮男子,斗笠一圈还围了一层薄纱,看不清来人长相。但即便如此却隔了老远就能感受到这群人身上煞人的杀气。他们阵仗实在太大,顿时惊的原本还喧嚣嘈杂的整座酒楼瞬间噤若寒蝉。

这帮人一句废话没有,目标明确,直奔方天峦。人还未至,一把刀已经率先冲着还在喝茶的方天峦飞了过去。

方天峦明显是没料到这些人是奔着自己来的,怔了一下。好在反应快,侧身躲了过去。那把刀擦着他的肩膀直直地劈入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未来及待他再有反应,已被这帮戴着斗笠的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一个男子上去抬手抽出了劈进桌上的那把刀,冷冷地说道:“方公子,烦请跟我们走一趟。”

方天峦虽不知来者是谁,却也清楚如果跟他们走了那必然是凶多吉少的事。毕竟可没有哪户正经人家请人是这么个请法。

他掸掸袖子站起来,从腰后拿出那截先前在擂台上舞的人闻风丧胆的长鞭。

“我若是说不呢?”

话音未落,他已经甩开长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出去,逼得这帮不速之客连连向后退去。

一时间酒楼里尖叫声四起,食客们纷纷抱头向门外飞奔逃窜。躲在柜台后面的掌柜见这场面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这里面可好多人还没结账呐!

方天峦的优势并没有持续多久,纵使他武艺高强,也难敌这十几个高手群起而攻之。这些人出手极狠,而且阴招频频,完全不像武林正派人士的招数。似乎只要能抓住方天峦,他是死是活并不重要。

江知晓他们扒在二楼栏杆上观望了半天,眼见着方天峦边打边退越战越吃力,她也忍不住小声骂起来:“真是不要脸,十几个打人家一个。”

殷衍的手抚上了腰间的佩剑,“姐姐要我去帮他么?”

他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这方天峦他原先在擂台上见过,但是此前并无交情,他原本也未打算出手。可若是江知晓想要他帮忙,那他便帮。

“你打的过他们不?”

这群人看着绝非江湖混混,明显是有组织的。又人多势众。江知晓怕他吃亏。

殷衍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且笃定。“打得过。”

听他这么说,她瞬间心里就有底了。

江知晓抄起桌上的一把茶壶,对准楼下离她最近的一个斗笠男劈头就砸了过去。

茶壶“砰”一声落在那人斗笠上,弹了一下又蹦到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楼下正在打斗的人群被她这一声动静惊到,纷纷抬头往上看。就见江知晓笑靥如花地靠在栏杆上,“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楼下的人登时暴怒,飞身便跳上来三四个人。手中握着刀,一脚踹翻了他们的桌子。饭菜碗盘泼了一地。气势汹汹地奔着江知晓扑过来。江知晓望着满地还未来及吃上一口的菜,心疼的五官都要扭曲了。

殷衍一闪身将她护在身后,拔剑而出,就见寒芒一闪,剑刃如风,速度之快令人应接不暇。顷刻间便刺出去七八剑,全部正中对方腹腔和胸口的位置。

那几个人连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悄无声息地扑倒了一片。

江知晓躲在他后面看的目瞪口呆。她知道殷衍厉害,可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殷衍你牛啊……这直接秒杀啊!”她激动地拍着殷衍的肩膀夸赞。

“姐姐过奖了。”

原本还在楼下和人缠斗的方天峦这会儿也感应到楼上的不寻常,认出了他们。一个纵身跃了上来。那些头戴斗笠的男子即刻便追着他一起上了二楼。

二人来不及废话,转眼间跟这帮人又战成一团。江知晓闪到了一处角落以避免被误伤。

先前已经死了几个,现在又多了殷衍帮忙,局面一下子就扭转了。这群斗笠男们明显开始力不从心,逐渐落了下风。

在殷衍手起剑落又削掉两个人手臂,方天峦也解决掉几个的当口,剩下的见势不妙便互相打了个眼色想要逃走,却几次三番被他俩密集的招式又围了回来。

就在此时,其中一个斗笠男忽然看见了角落里的江知晓。眼珠一转,他敛声息语地在人群中寻了个缝隙,悄悄靠近,蓦地暴起,连人带刀便奔着江知晓劈去。

好在离的最近的方天峦率先发现了他的意图,在那把刀眼见着就要碰到江知晓之际他一鞭子甩出去缠上了这个男人的脖颈,手腕猛地用劲将他往后一拽狠狠拖了回来。啐道:“无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那把刀劈来的一刹那江知晓也懵了,条件反射伸手便挡。那男人虽被及时拦住,被拖走的瞬间手中胡乱挥舞的刀却还是“嘶啦”一声割破了江知晓的手臂。

她疼的“嗷”一嗓子喊了出来。

“姐姐!”殷衍一脚踹开向他扑过来的一个男人,回头就看到了胳膊上多了条血痕的江知晓。

他忽然神色阴郁的可怕,双眼猩红,青筋暴起,手指关节攥的咯咯作响。他扭过脸盯着那些头戴斗笠的男人。

“今天,全都要死。”

这短短六个字,每一个字说的都让人如坠冰窖。

这群人刹那间觉得周遭气场全然变了,一股骇人的杀气铺天盖地地袭来,令人忍不住就想即刻逃离这里。

然而未等他们有所动作,殷衍已经凌空腾起,身形一旋,以先前数倍之力出手。长剑在手中挥出一道惊人的半弧形,裹挟着惊涛骇浪般的剑气横扫而去。那剑气之强,震的人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下一秒就见这帮人颈间鲜血磅礴喷出,瞬间溅满了斗笠前围着的薄纱,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殷衍这一剑独独留下了割伤江知晓的那个男人,他此刻脖子上还缠着方天峦的长鞭,坐在地上满脸骇然望着这一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殷衍走过去,弯下腰,阴测测地看着他,突然屈指一把扣住他的颈部,直接将他悬空提了起来,脸色铁青满眼杀意。继而手指倏的一用力,“咔”的一声,竟隔着鞭子生生扭断了他的脖子。

殷衍将这具已然断了气的尸体往地上一扔,快步向江知晓走去。

“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他小心的抬起江知晓的手臂仔细查看。

“疼还是怪疼的……嘶,但是应该只是皮外伤。”江知晓疼的还在倒抽冷气。

殷衍小心翼翼地翻开她的袖子查看,伤口不算深,但是大致有两寸多长,还在往外渗血。

方天峦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过去,“先用这个止血,这是我们百花岛自制的创伤药,很有效,不会留疤。”

殷衍接过瓷瓶,没多问,直接打开,将药粉细细地洒在江知晓的伤口上。

她顿时感觉一股清凉之意袭来,原本还火辣辣的伤口一时间竟缓解了许多。

江知晓默默地在心中叹道:我这趟穿越还真是不太平啊。

原创文章,作者:塞半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5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