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在病娇夫君的心尖上反复横跳》三寸雪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在病娇夫君的心尖上反复横跳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寸雪

简介:病娇+甜宠+搞笑+沙雕爽文+双洁 公子烬嗜血善杀,最喜白肉染血,世人求神拜佛希望老天收了他。  可有人却在夜里见他在门外一脸卑微:小灯儿,外面冷,你开门让我进去吧,算盘,搓衣板,荆棘条,我跪哪个都行。  病娇版:他也想把她腿打断,骨头碾碎,锁在笼子里,在她身上寸寸烙上他的印记,看着属于他的印记,越鲜艳,他越兴奋。  可后来,他却说:骨给你,血给你,命也给你。

角色:公子烬,梁贵

在病娇夫君的心尖上反复横跳

《在病娇夫君的心尖上反复横跳》第1章 这是她不花钱就能看到的么?免费阅读

“公子烬,他有隐疾啊。”

小灯翻了翻医书,找了两个补肾的方子。

只是少了两味药。

她钻狗洞爬出了紫薇殿和重楼接头的时候,顺便和他要。

重楼听过后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一味都没有?”

重楼摇头:“一味一百钱。”

小灯冷着脸:“你可做个人吧,你不想要他的孩儿了?”

孩儿这两个字重重地刺激到了他。

重楼明显兴奋,他搓了搓手:“药方好使么?”

小灯点头:“用过这方子的都说好。”

重楼答应下次接头时在送过来,问她要多少。

小灯说:“两味各要一百包。”

重楼盯着她的眼神变了:“这你能受得了么?”

小灯想,只要公子烬能行,再给他介绍个大胖媳妇,怎么也能生出孩儿。

小灯钻狗洞回到紫薇殿时候,见公子烬房间里亮着灯,形单影只的。

她摇头叹息:“千锤百炼一根针啊!”

他这隐疾必须尽快治好,毕竟,他们之间属于合作关系。

小灯是一盏神灯,能许愿那种。

可成为真正许愿神灯前有实习任务,她随机抽了一个。

是满足赤金血后人公子烬的女儿一个愿望。

只是小灯以女医之名接近公子烬后才发现,公子烬没成亲,没女儿,还是个美强惨。

那可真是太惨了。

他还没出生他娘就死了。

六岁死爹。

七岁被法华寺主持念空大师囚禁在紫薇殿。

已经十年整。

因为体内血脉特殊,赤金血能流火焚天,念空怕他会出去作恶,所以在他脚踝上还绑了一根大铁链子,胸口还因为控制赤金血插了一根锁功针。

啊这小可怜?

完成实习任务多少有些困难。

下来的时候她特意看了一下公子烬的简历,他的官配是个叫沈相思的女人。

可她都来两个月了,四处张贴寻人启示都没找到她。

年底上面就要业绩了,她这才想给他治病找媳妇。

正巧隔壁法华寺俗家大弟子重楼也有这个想法,他想要赤金血后人。

二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制定了甲乙丙丁四个计划。

只可惜四个计划都失败,介绍了好几个良家花姑娘,可公子烬都恹恹的,压根提不起来。

那处不行是板上钉钉了。

这时,有哑巴来告诉小灯,公子烬想见她。

小灯点了点头,拍了拍哑仆的肩道:“你可以向我许愿的,以后就不用嚎个嘴阿巴阿巴的,我还得猜你的意思。”

“阿巴阿巴!”

……

紫薇殿是个牢笼,没有大门,墙高的像个筒子楼似的,进出只有一个狗洞。

可殿内青云为盖,碧玺为梁,贵且堂皇。

做牢做到这个份上也挺牛。

小灯推开烈焰阁大门的时候,发现公子烬有些不对劲。

他倚坐在墙边,半扯衣襟,半个肩从如血的红衣里透了出来,微仰着头,眼眸含水,那样子孱弱可怜。

啊这?

是她不花钱就能看到的么?

小灯皱起鼻子嗅了嗅,空气里有阳起石的味道,那是最猛最烈的药,若不和女人苟且就会血脉崩裂而死。

这谁啊,多大仇,多大恨?

为了孩儿能顺利出生,小灯刚想说为他找解药,只是她这头嘴唇还没张开,就被公子烬扑倒了。

“没想到,竟然是你!”

丫的,不是你叫我来的么?

好巧不巧的他的手按在她胸口上。

小灯毫不客气一个巴掌呼过去。

手就流血了。

难道话本子上说,刀削般锋利的脸孔是真的?

小灯定睛一看,丫的,划伤她的不是脸,是箭!

有人要搞刺杀!

“真是好手段,就那么想要我的孩子。”

公子烬眼尾猩红,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掐着她的喉咙。

小灯怒骂:都特么什么时候你还要锁喉!

她抱着他的腰一个翻身,躲避数道暗箭,可二人这一滚,直接把他衣襟扯开了,而她的唇好巧不巧贴在他喉结上。

好家伙,小灯这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想先奸后杀,本事还不小,嗯?”

公子烬手劲一收,小灯直接翻了白眼。

小灯忘了,公子烬这十年囚禁已经活成了冷血弑杀之人。

“不……”不是她,丫的,让她把话说完!

“嘶……”

公子烬低吸一口气,那双眼在小灯脸上巡了一圈,盯着她的唇看,似乎对她丰润的唇形很满意:“看起来我还不够用力,你竟然还能说出话来。”

小灯喉头被掐的火辣辣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气的她在心里把神灯总教头王老五骂了一顿。

下来时候非说不能对人用法力,把她法术封了,不然她怎么能柔弱的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腰好细。”

公子烬修长手指缠着她胸前的丝带,眼底意乱沉醉,轻嗅了一下:“也很香,闻的我都饿了……”

他的手搂住小灯的腰身,体内热血翻滚几乎快炸了,可心思却清明的很:“我不管你有什么龌龊心思,都到此为止。”

嘎嘣一声,小灯喉骨被捏碎,头一歪就死了。

她一句台词没说。

死的可太冤了。

公子烬甩手扔了小灯,自己也跌伏在她胸口上,吐了一大口血。

他血脉爆裂,身上涌出赤金血寸寸流火,濒临死亡之际,却低低笑了起来:“他们怕我,算计我,处心积虑的要赤金血后人,我公子烬偏不遂了那群人的愿……”

小灯临死前骂了一句。

他娘的,男女主都死了,孩儿彻底没了。

大结局,开席了。

原创文章,作者:三寸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4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