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赴重阁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赴重阁

简介:宣凝在渣男贱女的折磨中惨死,再睁眼竟回到了十三岁那年。这一世,她专心宅斗,手撕绿茶渣男,开起铺子赚银子,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她决心要使出浑身解数,报答前世那个为她付出一切谢世子,却都被谢世子若即若离地避开了。宣凝心灰意冷,转头想另寻桃花时,竟他被按在了墙角。谢衡赤红着眼,平时的温文尔雅不复存在,狠狠的语气里夹带着委屈:“你就不能向上辈子我追你那样,多追我一会儿?”

角色:张婆子,谢衡

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

《傲娇世子又自我攻略了》第1章 重逢免费阅读

“呦,你就是三小姐吧,还张望什么?这儿就老奴一个,老爷夫人都在忙着呢,可没那个空来迎接你!快进来吧。”

一个中年妇人倚在临清侯府偏门旁,神情懒散地看着立在大门前的两个穷酸丫头。

还小姐呢,穿成这样,一副寒酸样,连她都不如,更别说和侯府的嫡小姐宣湘相提并论了!

繁华热闹的长安街上,宣凝领着小丫头阿翠静立在青布马车旁,抬头望向前方气势宏伟的府邸。

当写着“临清侯府”四个鎏金大字的匾额浮映入眼帘,宣凝目光深深,只觉一切都恍若隔世。

实际上,她与眼前的这一切,的确隔了整整一世。

她是重生而来。

她前世的一切悲剧,就是从回到临清侯府这一天开始的。

宣凝是在乡下长大的临清侯府庶女,回到侯府两年后,她被刘氏安排嫁给程禄,却在程家备受冷落。

当时的程禄不过是个七品小官,宣凝为了讨好他,用一双在乡下做了多年粗活的手,学会了琴棋书画,还日夜出谋划策,助他成为威震天下的镇远侯。

程禄封侯之前,曾拉着她的手承诺:“待我建功立业,定要为你请封诰命。”

那日的宣凝喜极而泣,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子,说她可以不要什么荣华富贵,也不要什么诰命夫人的头衔,只希望能得他一人心,永世不分离。

可待程家恢复荣光后,宣凝做梦都没有想到,程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踢开她,将她降为平妻,又八抬大轿把她一直敬重的嫡姐姐宣湘,抬进了镇远侯府!

宣凝震惊过后又怨又恨,想质问程禄一句为什么,却被宣湘关进柴房,不到一个月便被活活磋磨到死。

临死前,宣湘一字一句地告诉了她全部真相。

原来,她心心念念的夫君程禄,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和宣湘珠胎暗结;原来,程禄曾经的那些诺言,不过是为了让她死心塌地地去帮他建功立业;原来,她在他程禄面前,始终都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贱奴……

而程禄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年内建功封侯,是那个曾对她表明心迹的温国公府世子谢衡,废了半条命挣来的。

她却对谢衡说了这世上最狠毒的话……

“你我之间血海深仇,我终有一日要亲自取你性命!”

最让她肝肠寸断的是,宣湘伏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你不会真以为你娘和你最喜欢的小丫头阿翠是被谢衡哥哥害死的吧?其实,她们是被我娘派去的人下了毒。可怜谢衡哥哥对你一片真心赤忱,屡次救你们母女的性命,却被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害得凄凄惨惨!”

“哦对了,你知道当年宋氏为什么会被休为妾室,又被下放到庄子里思过那么多年吗?其实啊,这也是我娘的手段……你别用这种怨毒的眼神看着我,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母女,实在太蠢了。”

临死前五脏六腑都要灼烧起来的痛感,宣凝永远都不会忘。她发誓,她就算变成厉鬼也要让刘氏母女还有程禄为她和母亲偿命!

没想到,再睁开眼,老天就将她送回了五年前。这一次,她定会扭转一切,让那些人,都付出代价!

“阿凝……啊不!小姐……”阿翠扶着宣凝的手颤着,畏缩得连步子也迈不开了。

她和宣凝自小一起在乡下长大,何曾见过临清侯府的大场面?远远瞧见一个身穿绸缎的婆子站在那,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都忘了我先前交代你的话了?”宣凝回过神,不动声色地拍拍她手背,以作安抚,而后从容抬步,带着她径直往大门走去。

见宣凝神态如此坦然,阿翠不禁松了口气,手也不再抖了。

她还记得宣凝和自己说过的话。宣凝是临清侯府的主子,她是主子身边的丫鬟,用不着害怕别的奴才!

“哎哎哎!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张婆子骂骂咧咧地赶过来拦住她们,却在看清宣凝那张脸的时候,舌头打结了似的停住了。

这张还未长开的脸尚显青稚,却娇而不媚,一双杏眼如秋水般波光潋滟,虽穿一身素裳,但依然掩不住那浑身的尊贵气度。

真是……像极了她母亲。就是嫡小姐那样花儿似的人站在她身旁,恐怕都会黯然失色吧。不过长得再好有什么用?庶出的永远比不上嫡出的。

那张令人只敢屏息而视的脸,在她愣神之时,忽而绽出了个嘲讽的笑:“有什么问题吗?”

张婆子被这一问惊回了神,垂眼看见宣凝身上的破衣衫,叉腰哼道:“我是夫人身边的张婆,特来接你的。这是正门,临清侯府的庶出子女进出只能走偏门!果然是泥腿子,没规矩……”

宣凝微勾唇角,侧眸轻瞥了眼阿翠。

阿翠会意,想到宣凝在路上交代她的一切,鼓起勇气走到了张婆子面前。

“啪!”

突然一声脆响,惊得所有人都屏息不语。

张婆子难以置信地捂着自己的脸,她竟然被一个乡下来的黄毛丫头打了!她在侯府办事多年,还是有几分脸面的,谁见了不得敬着三分?夫人都不曾打过她的脸呐!

气血翻涌,张婆子扬起手就想打回去,却听那道清冷如莺语的女音响起:“嬷嬷真是胆大包天。我不过是想看看自家大门,你就上赶着来要教我规矩。胆敢以下犯上,这一巴掌,是我让阿翠教教你,何为主仆,何为尊卑。”

这番教训说得张婆子脸红脖子粗,却哑口无言。因为谁都抹不开一个事实:宣凝再粗陋,也是主子;她再有脸面,也是奴婢。

没等张婆子出言赔罪,众人的目光就被一道从正大门走出的俏影吸引了过去。

宣凝也随之移目望去,竟看见了那张她死也不会忘记的恶心嘴脸!

是宣湘。

滔天的恨意被宣凝刻意压制,她故作不识地站在原地,任由宣湘看似满心欢喜地小跑过来,亲热地拉住她的手:“你就是凝儿妹妹吧?我是宣湘,比你大一岁的姐姐。我可算把你盼来了……”

这乡下丫头怎会有如此姿色?宣湘暗自提气,幸好她来时精心打扮过,否则恐怕还真会让这土丫头比下去!

“原来是姐姐,妹妹给姐姐行礼了。”宣凝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敛眸朝她福身。

“妹妹这般真是折煞我了,快快请起。”宣湘扶起她,笑带歉意地看看大门,又看看她,“张婆子是一时糊涂,忘了尊卑,回头我定会让母亲好好教训她。只是,这庶出子女只能进偏门的规矩,实在不可偏废。只能委屈一下妹妹了。”

宣凝抬眼微笑:“进自家门,走哪道门不是进?只是这位嬷嬷未免太不知规矩了,今日冲撞我这黄毛丫头无关紧要,但日后在外接物,若冲撞了贵人呢?到时候丢的,岂不是咱们临清侯府的脸面?姐姐可得替夫人当心呐。”

宣湘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直接含沙射影说刘氏驭下之道有误,脸上温婉动人的笑都僵了。

“多谢妹妹提醒。我知道妹妹好不容易回来却只能走偏门,即便嘴上不说,心中也定有诸多苦闷委屈。可规矩破不得,不如这次,我陪你走一趟吧。”宣湘热切地拉着她的手,面带宽慰的笑意。

宣凝掩住眸中翻涌的情绪,在心底暗自发誓。

终有一日,她要正大光明地从正门进出,让刘氏母女都成为她与娘亲的足下垫脚石!

她要将本属于她的一切,一一夺回来!

宣凝抬步往前走,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了,下一刻,却都被一道清冽如冰的声音阻住了脚步。

“等等。”

是他?!

在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宣凝本已平静的心立时如死水泛澜般,漾出了万道涟漪。

她随宣湘的脚步极缓地回过头去,却见那位翩翩少年郎背光而立,矜贵自持一如她记忆中的模样。

只是,她前世和他的第一次的见面,明明不是这种场合啊。

“谢衡哥哥!”宣湘两靥生霞,抿唇羞涩问,“你不是在前厅陪祖母说话吗?怎么会……”

“听闻宣凝妹妹今日进府,我是来接她的。”谢衡说着直接掠过众人惊愕的目光,走到了宣凝面前,“既然她不敢带你走正门,那我带你走。”

原创文章,作者:赴重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4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