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公主,偏执权臣他只想以下犯上》巷子酒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公主,偏执权臣他只想以下犯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巷子酒

简介:娇弱小哭包公主VS冷峻霸道大人身为大郦嫡公主,郦徽阳自小被父皇疼着,皇祖母宠着。可十五岁那年她偏偏爱上一个世间最不爱搭理她的男人!送礼物、陪吃陪聊、小心暗示、勇敢表白都似一江春水般付诸东流。这按理说没道理啊!直到外祖父霍老将军班师回朝,庆功宴之日,徽阳才明白原来这“东西”要抢着吃才香!装生气、闹生病、玩失踪……一波欲擒故纵给我走起来!

角色:郦蔷,徐汉卿

公主,偏执权臣他只想以下犯上

《公主,偏执权臣他只想以下犯上》第1章 嫡女出世免费阅读

大郦始立,皇帝郦承允治国有道,御下公允,司政南北省,一文一武、权力制衡。几年的时间里大郦就平定陶然,革戈等八个部落,结束了割据局面。

天府之朝,虽水土杰然,可毕竟建国之初,国本不牢,平淡的表象下隐藏着繁杂的势力和重重危机…..

椒房宫正殿

“啊!”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彻宫宇。

皇后霍芸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梦中,眼见着皇帝抱着孩子笑语盈盈地走来……

可这终究是梦,画面突然的破碎让她猛地睁开双眼,剧烈的疼痛又将她拉回了现实。咬紧着牙关,紧扯着被褥,她拼尽一身的力气。

东南天色转晴,夜色如水般明净,合欢花叶被露打湿,飘零几许。

终于,在深夜寅时,“啊呜~啊呜啊呜~ \”婴儿清脆的啼哭声才阵阵传来。

“禀皇上,是位公主…..“贴身婢女环柔抱着孩子,抹着泪,再也说不起恭喜的话。

郦承允坐在床边紧握皇后双手,霍芸眼角挂泪,看着不屈于天下,却在她面前折腰痛哭的男人,“承允,暖阳之日,水墨徽州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就叫徽阳好不好,你,你答应我,帮我好好照顾她。”说罢,芸皇后泪落脸颊,撒手人寰,下身的血就像一朵绽放开来的牡丹花。

丧钟鸣起,宫墙上的凤凰流着血泪,尽管待在母胎里两个时辰,小徽阳仍旧哭的高亢有力。

就这样,郦朝三年,皇后霍氏薨逝,郦皇朝夕哭临,辍朝五日,举国服缟素,宫内外遇中宫之丧,服律与京师同。

北省司政徐汉卿依律服丧中宫。

就在回府的路上,他途经淮江畔,却听见一阵喧哗。紧接着便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扎着稳步,手里还握着匕首,对着两个醉汉比划,“别过来!”一双眼睛气盛如炬,颇有摧枯拉朽之势。

徐汉卿当即遣散闹事者,将男孩领回府中。

迎着烛光,他端详着男孩,这孩子眉目英秀,在陌生的环境里也是骄傲冷静,日后为我所用岂不快哉!

徐司政欣慰的点点头,“乱于蓬蒿,止于王府,将锐气稍加磨砺,来日必前途无量。”自此,便给他取名纪淮,取纪事本末,与江淮河畔相见之意,寓其才华横溢,稳重踏实。

“以后你就是我徐某人的义子!”

小纪淮忽闪着眼睛,心想,“我有家了?”然后又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说起北省司政徐汉卿,那可是管理刑,兵,吏三部的高官贵员,忠正耿直,为国舍家,一辈子不娶妻不生子,甘为大郦鞍前马后,赴汤蹈火。

单凭这一处,就是皇帝郦承允也得亲迎亲送,敬仰三分。

由于身份尊贵,又是圣上的心腹重臣,其性格也就有些古怪、善疑,是个不好相处,铁面无情的人。即使是面对年幼的徽阳公主,徐汉卿也一视同仁,该打的打,该罚抄的罚抄,毫不留情。

郦徽阳幼年就曾和一群世家子弟师从徐府。

入学的第二年的一天,天空烟雨稠密,丝雨击打伞面,伞下一双灵透的眼睛探出来,原来,徽阳把毛笔落在了学堂,正要折回寻找。

瘦小的徽阳吃力地持着伞柄,朝着学堂方向一路小跑,由于雨水极密,看不清道路的徽阳一个不小心与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

徽阳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三姐姐,当朝三公主郦蔷。

“妹妹何故撞我?”郦蔷一脸的委屈。

“……”徽阳满心惦记着她的笔,见郦蔷存心想找茬儿,因此也就没理她,埋头一路小跑到徐府后院。

到了学桌前,徽阳左翻右找也没见到。

“妹妹在找这支笔吗?”

徽阳一转身,郦蔷站在身后,手里还拿着一支毛笔。

“是,是我的!”徽阳刚想拿过来,却被郦蔷晃了一下。

“想要?那你跟我说说你从哪儿弄来的,我怎么没看出来这支笔有多么好,你天天拿它当宝贝一样!”正说着,就翻来覆去地端详着。

徽阳课业做的好,这支笔是徐汉卿在书房奖励她的,徽阳从不攀比炫耀,别人自然也都不知道这事儿。

那可是支上好的宣笔,笔毫由秋天野兔的毛所制,刚柔得中;笔管的材料是上好的松枝,又刻有花鸟竹石的图案。徽阳从不舍得拿它写字。

以郦蔷不识货的眼光,要是落到她手里,那笔还能再要?

徽阳趁她一个不注意,就踮起脚尖去够。

眼看就快到手了,谁知郦蔷的反应也不慢,忙地攥紧。

二人就这么僵持着。

突然,也不知道从哪儿丢过来的一块石头,就这么不偏不倚的砸中了郦蔷的手腕,疼得她嗷嗷直叫,忙的松了手。

“谁啊!”左看右看也没人,郦蔷心生害怕,对着徽阳冷哼一声便跑远了。

徽阳握紧笔,悄悄地说,“谁在帮我?”周遭只有雨声,没人应答,徽阳虽然也很害怕,但还是朝着空气深深地行了一礼,“多谢!”

谁知她刚抬头就隐约听见徐先生的桌几下有动静!

闻声悄至。

一个稚嫩的声音却突然传来,“别过来!”

是个比她大几岁的小男孩!

徽阳见男孩身旁有几颗石头,便洞悉了一切,“谢谢你,哥哥。”

“……”

男孩没有任何反应,徽阳一脸的疑惑,”小哥哥, 不回家吗?为什么哭?“男孩的声音虽然冷冷的,但并不妨碍徽阳听出来,他是刚哭过的样子。

“我没有!”说到这,男孩倒是急了,他慌忙地蜷蜷身子,背了过去。

徽阳善良单纯,性子执拗,见他这个样子,便俯身缓缓地爬过去,从怀里掏出两块糕点,“这是我最喜欢的点心,送给你,谢谢你刚刚帮我。别哭鼻子了好不好?”散乱的细发,碰着男孩的衣角。

“我没哭鼻子!”男孩吸着鼻子,冷冷地蹦出三个字。

“好好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你哭鼻子的事说出去的!你是不是也被人欺负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小徽阳义正严词,一脸的严肃认真。

“……”男孩抽着鼻涕,往里钻了钻,并不搭话。

原创文章,作者:巷子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shidaxue.com/%e5%8f%a4%e4%bb%a3%e8%a8%80%e6%83%85/3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